笔趣阁

笔趣阁 > 法爷永远是你大爷 > 504 基友的乌鸦嘴

504 基友的乌鸦嘴

丝特芬妮-法兰斯是大公主的全名。

几乎所有人类国家的王室成员,都是用国名作为自己的姓。

这个风气,本身也是法兰斯国王室带出来的。

作为大公主,国王最宠爱的大女儿,丝特芬妮从小就没有受过委屈。生活一路顺风顺水,虽然她当时的脾气比较骄横,但本质还不算坏和差,其它势力的大佬们,也懒得和一个少女斤斤计较些什么。

直到她十六岁那年,实在太无聊了,便接下了去出使霍莱汶的任务。

然后便是她第一次被人揍。

被同龄人揍,差点哭了。

而且她还没有发怒的理由,毕竟在对方的婚礼上出言不逊,被人揍一顿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况且那时候的丝特芬妮,并没有现在这么大的势力,就算她想对付霍莱汶国,也不是那么轻易的事情。

毕竟封建割据的国家,即使王室对各地领主的掌控力再高,想因为这点小事而派出一支远征队来对付霍莱汶国,是不可能的事情。

然后这个揍得她差点哭出来的安多娜拉,在丝特芬妮的心目中,就有了相当特殊的地位。

她一进到房间中,便看到安多娜拉正在贤惠地给罗兰铺被子。

两人拉下兜帽,丝特芬妮看着安多娜拉,奇怪地说道:“为什么不找个女仆来干这些事情,你即是王后,也是传奇级别的大剑士,无论哪一个身份,做这些活计,都不应该。”

“给自己男人做饭,帮他铺被子,有什么应该不应该的。”安多娜拉回过身来,看着丝特芬妮:“这是妻子的本份。还是说,你们法兰斯王室的女人,都不懂夫妻相处之道的?”

嗯!

丝特芬妮表情凝重:“虽然罗兰阁下是黄金之子,但你真没有必要这样。”

说话的时候,她一脸心疼的神情。

罗兰在旁边插话说道:“你们三个聊吧,我到客厅里坐会。”

三个女人一台戏,罗兰不想掺合进里面。

他主动走到客厅,顺便帮这三人关上了卧室的门。

这次他开始没有推导魔法数据,也没有看论坛,而是进到公会系统的聊天界面中,@了舒克。

罗兰:舒克你还在不在法兰斯王城,我现在也到这里了,明天找个时间聚下聊聊天啊。

舒克:你也过来了?等等……我就在十几分钟前听说,有个黄金之子的法师,怼了一顿大公主丝特芬妮,不会是你吧。

罗兰:应该是我没错了。

舒克:啧,厉害厉害。明天早上八点左右,在城里的月光石酒馆见面呗,刚好吃过早餐。

罗兰:行。

舒克:我这里还有点事,明天见面再聊了。

随后罗兰便无事可做了,他便开始打开系统界面,继续推导着‘自爆小火球’术的数据。

沉迷于研究中的时候,时间是过得很快的。

大约半小时后,卧室房门推开,丝特芬妮大公主走了出来,她经过罗兰身边时,说道:“罗兰阁下,如果有可能的话,希望明天下午,你能带着安多娜拉来参加我举办的下午茶。”

罗兰沉吟了会。

在他看来,所谓的下午茶,无非就是女人间聊些八卦罢了。

与其去参加这样的活动,倒不如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就算不研究魔法,看看论坛,看看现在的沙雕网友们,又搞出了什么大新闻,更加快活。

当然,这也是他比较直男的想法。

换作其它那些懂得撩妹子的男性玩家,早就立刻答应下来了。

毕竟丝特芬妮真的很漂亮,身材又好。

“如果阁下实在不能到场的话,让安多娜拉过来也行的。”

大公主这一句话,便露了她的真实目的。

原来自己是附带的,罗兰无奈地耸耸肩:“明天再说吧。”

“请阁下一定要考虑我的意见。”丝特芬妮稍稍加重了点语气,但也并不严厉:“我可是很希望阁下也能来的。”

这算是补救?

罗兰轻笑不说话。

见罗兰这样油盐不进,丝特芬妮微微啧了声,然后转身带着沙伦离开。

就在两人离开房间几秒后,安多娜拉从房间中出来。

她坐到罗兰身边,挨着他,说道:“这个大公主和以前不太一样了。以前的她骄横又霸道,但现在,却愿意听人说话了。”

“人总是会成长的嘛,特别是被你打了一顿之后。”罗兰微笑道:“你明天打算参加大公主的下午茶吗?”

“嗯,还没有决定。”

现在安多娜拉对大公主的感观改变了许多。

她确实是想参加大公主举办的下午茶的,因为大公主说了,只会请几位熟悉的贵妇前来。

不会有其它的男人。

这样子的话,也不会让罗兰吃醋,或者让他产生什么误会。

就是……她又很想陪在罗兰的身边。

罗兰见她这小小纠结的模样,笑道:“明天我要去和老朋友见个面,带上你也不太好,正好大公主邀请你,你就答应吧。”

住在一起有一年多了,罗兰自然很清楚,安多娜拉是很喜欢和朋友一起喝下午茶的。

她就是靠这种方法放松自己的精神,并且进行社交活动。

在霍莱汶的时候,只要不刮风下雨,安多娜拉总会请城主夫人和其它贵妇过来喝下午茶。

几个女人喝着几杯果酒,吃着几块糕点,就能非常开心地聊到傍晚。

还意犹未尽的那种。

听到罗兰这么说,安多娜拉点点头:“那明天我会回来早些的。”

第二天,罗兰洗漱一番后,便去了月光石酒馆。

刚进到酒馆里,罗兰就看到了舒克。

这小子身边围着三个女酒侍,正在叽叽喳喳地给他介绍着酒馆里的招牌酒,和招牌菜肴。

而且这三个女酒侍之间的气氛似乎有点不太好。

而舒克一脸无奈的模样。

罗兰走过去,在舒克对面坐下。

舒克随意说了几种菜品,三个女酒侍不得不离开去做准备。

三个女侍走三步,便停下来回望一眼,相当不舍的模样。

罗兰见状无奈地摇头:“不愧是你,去到哪里,永远都是招蜂引蝶的。”

“很正常,谁叫我那么帅。”舒克理所当然地笑笑,然后问道:“你怎么来这里了?”

罗兰便将事情的起由说了一遍。

听完后,舒克有些奇怪:“确实,我们是和魔法协会最近会有些合作,但都是些比较小的事情,没听说有什么大事吗!”

罗兰摊摊手:“那我就不清楚了,反正我来只是想蹭蹭书看的。”

“可能是保密事件吧。毕竟我们圣武士不需要处理内政,没有告诉我们也很正常。”舒克无所谓地点点头。

罗兰左右看了看,问道:“你家小龙女呢,没有跟来?”

“她还在睡觉,龙族都比较嗜睡。”

舒克说话的时候,有个女酒侍把一碟肉菜端上来,她把领口拉得很低,露出两团大肥肉,还对着舒克抛了个媚眼。

可惜舒克完全装作没有看到。

这女酒侍很失落地走了。

舒克用刃叉给自己的碟子里扒拉了些肉块,吃了口,继续说道:“你最近待在王城中也得小心些,我总觉得不太对劲,好像要发生什么事情。只是可惜我来这里的时间太短,也没有建立起自己的班底,完全是瞎子,很多事情都只能凭感觉来判断。”

“不关我事,我只是路过的围观群众。”罗兰没有觉得什么大不了:“就算法兰斯王国发生内战,我只要瞬移走了就行了,事挨不到我身上。”

舒克羡慕道:“能传送就是可以为所欲为啊。”

“你还好意思说我?每月什么都不用干,就能得到十几枚金币,又有坐骑龙,而且圣武士的地位又极高。这样子你还羡慕我,你是不是人啊。”

舒克微笑道:“都是羡他人得意,看不到己有他无。”

随后两人在酒馆里吃吃喝喝聊聊,虽然在现实中常见面,但在游戏中聊天,却别有另外一番滋味。

因为时间够多。

在游戏中聊六个小时,现实世界也不过才过去两小时,而且还是在夜晚睡眠状态中的。

从早上,一直聊天了傍晚。

什么都聊,游戏中的,游戏外的,很多时候,和朋友聊天只是要个感觉,具体聊什么根本无所谓。

等罗兰回到魔法协会的客房中发现,安多娜拉早已经回来了。

她正在准备着晚餐。

“今天的下午茶还开心吗?”罗兰站在一旁,倚墙而立,问道。

安多娜拉转过头来:“还行,丝特芬妮挺照顾我的,其它贵妇人说的绯闻,我听不明白,她总会解释给我听,而且法兰斯王室提供的果酒,要比霍莱汶王室提供的果酒好喝很多。”

罗兰看得出来,安多娜拉确实开心很多。

在红色魔法塔的时候,虽然安多娜拉也喝下午茶,但大多数时间都是自己一个人独饮。

偶尔会拉上小猫女,但小猫女哪懂怎么‘喝’下午茶啊。

所谓的下午茶,在贵族妇人眼里,是社交手段,是情报交换场所,更是人际关系的培养。

猫女就是纯粹地喝果汁,吃蛋糕。

几乎不怎么说话的。

非常无聊。

很快晚餐做好,两人在客厅把刚菜肴放到桌面上,正准备开吃的时候,响起急促的敲门声。

罗兰打开门一看,发现外面站了几个黑袍士兵。

领头的士兵急促地说道:“阁下,非常抱歉,能不能带着你的家眷到飞舟停靠广场集合吗。副会长被暗杀了,我们需要你们的配合,找到凶手。”

罗兰:嗯?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