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笔趣阁 > 法爷永远是你大爷 > 675 降世我也可以呀

675 降世我也可以呀

别说圣女吓呆了,连后边坐在王座上的教皇也吓呆了。

让女神道歉?

这什么鬼操作?

那可是神明,圣洁无双,温暖世人,尊贵无比的光明女神。

凡人别说看她一眼,连听到她的声音,都得感动地流泪痛哭。

让女神向凡人道歉?

这怎么可能?

教皇先是觉得荒谬,然后就是愤怒。

他看到舒克就要走出教皇厅,伸手挥出一道光明屏障将门口挡着。

接着他跌跌撞撞从从王座上跑下来,快速跑到舒克身间,带着惊恐的表情问道:“你说的是真的吗?”

他不觉得舒克是在说谎,圣武士不能随便说谎,而且舒克受女神的宠爱,这是众所周知的事情。

另外就是光明女神其实挺好说话的,他们这些高层都知道这一点。

所以……他觉得舒克真有可能说动女神下来道歉!

但这样子的话……异端审问局的谋划就成了笑话,他的伪装和默认前者的行动,也成了笑话,这会让他觉得自己就像是个小丑。

神明向人类道歉?

这会让女神的尊严丢失,而暗中搞起这件事情的异端审问局,和自己……岂不是让整个神教丢脸的罪魁祸首?

“你不能去这样做!”教皇死死地抓着舒克的披风,他的表情甚至已经有了些扭曲:“你不能这样折辱女神!”

“我没有折辱她。”舒克很冷静地说道:“我尊敬她,亲近她,我理解她的理念,我也将我的想法告诉她,我们彼此之间,有足够的沟通,她不会将这点事情当成是侮辱的。”

教皇怒吼道:“但整个神教,所有人都感觉到侮辱,这你也不在乎?”

“只有你们这些野心家我得。我个人感觉,你已经不适合当教皇了。”舒克无奈地摇头:“你在乎自己的脸面,更多于在乎女神的脸面。”

“你放屁!”教皇忍不住爆了粗口。

但这时候,他脑袋一歪,睡了过去。

原来是圣女走到教皇身后,对后者用了睡眠术。

圣女的实力也很强的,不比教皇差多少。

况且教皇的注意力全在舒克身上,没有防备圣女,这才中招。

舒克看着倒在地上的教皇,又看着圣女,说道:“谢谢你站在我这边。”

“我觉得你说得挺有道理。”圣女脸色微红。

随后舒克继续往前走:“圣女冕下,接下来我要去异端审问局一趟,打哭那帮疯子,你愿意帮我吗?”

“当然可以。”圣女眼睛笑得像是六月的朝霞。

“加上我们。”

空中降下三名圣武士。

刚才他们一直在教皇厅的上空,用法术听着下面的对话。

舒克自回来,就受到其它人的关注。

毕竟他是圣者,他与女神对话最多,也是最理解女神的人。

“谢谢你们。”舒克感激地说道。

“不用谢,我们只是在践行女神的理念。”其中一个金发帅哥伸出大拇指,露出洁白的牙齿,嘴角还闪耀着似乎并不存在的光芒:“犯错就要认,无论他是什么身份。这是女神的教导,现在你愿意劝说女神降世完成这一教义,我们很感动,真的很感动。”

舒克松了口气,看来女神没白宠这些圣武士……虽然也有个长歪的,但总体来说,都是好孩子啊。

而此时,罗兰正在树林里和安多娜拉研究人类的繁衍之道。

两人纠缠在一起,空气中弥漫着刺激的味道。

将安多娃拉翻了个身,让她背对着自己,两人继续温存。

这时候,罗兰看到远处圣域金色结界内,有光影快速闪动,大约两分钟后,就停止了下来。

“应该是舒克在肃清内部反对势力。”罗兰点点头。

接着安多娜拉被摆出了四个姿势,花了近半小时,罗兰已经感觉到腰好酸了。

只是,安多娜拉似乎还没有尽兴,还在粘乎乎地缠着他。

没办法,从系统背包里拿出瓶龙肉试剂,直接灌下。

现在龙肉试剂对他已经没有属性上的增幅效果了。

不过还有其它用途的,比如说瞬时补充体力,是长时间战斗的必备良药。

他这才喝下龙肉试剂,就看到突然空中一道金光降下。

很大的光柱,至少有十多米粗。从无高高的天空中垂下来,直通圣女厅。

这道光柱中,蕴含着强大的精神力量。

那是一种超脱于正常生物的精神力波动。

广阔,深悠,却又圣洁无比。

这样的精神,似乎能洗涤一切的邪恶的精神。

罗兰在这一瞬间,甚至感觉到,安多娜拉的身体,似乎都没有任何意思,没有任何乐趣了。

这种男女间龌龊的事情,真是太糟糕了,没有一点意思,自己都在干什么啊,浪费时间浪费生命。

这样的想法激荡着他的脑海,差点就让他进入贤者时间。

但随后,他灵魂内部的精神意识,立刻反击了起来。

将那种影响他心灵的精神力量排挤了出去。

如果不能从这种状态立刻挣脱,估计很长一段时间内,罗兰对女人都不会有兴趣了。

然后他深深地吸了口气,不爽地说道:“这女神,如此圣洁……看来缺爱啊。”

这时候,安多娜拉回过头来,她的眼神比刚才更媚,甚至还多了一股巨大的感动,眼睛中似乎都有泪痕?

罗兰有些惊讶,安多娜拉这是怎么了?

安多娜拉温柔地说道:“原来你对我的爱,已经能超脱神明的控制了吗?”

她是传奇,接近半神,光明女神的灵魂神力对她影响极少。

但她刚才能感觉到,罗兰在一瞬间着了那种灵魂神力的道,差点就进入肉体超脱的境界,但硬生生自己走了回来。

所以她很感动很感动。

这种误会……罗兰颇是无奈地啧了声,然后便看到光柱中,隐约有个圣洁的女性身影,降临到了圣域中。

随后魔法协会,王室的魔法结界都消失了。

“女神都降临了,看来舒克能把事情摆平了。”

罗兰松了口气……这样子的话,魔法协会,王室,光明教会这三方势力,肯定不会再打起来,自己在这两个势力中的隐藏利益,也能保住了。

接着他的心情便放松下来,开始专心摆弄安多娜拉的造型。

等到傍晚的时候,罗兰才带着安多娜拉往圣域里走。

安多娜拉双颊艳红,看着妖丽无双。

进到王城中后,罗兰直接去拜访了魔法协会,找到了会长艾尔福德。

他坐在艾尔福德的对面,而后者双手放在桌面上,表情有点煞白。

“之前女神降临了?”罗兰问道:“会长,你见到了光明女神的神降体吗?”

“看到了。”艾尔福德点点头。

“感觉怎么样?”罗兰继续问道。

“漂亮吗?”安多娜拉插嘴问道。

艾尔福德看了眼安多娜拉,随后无奈地说道:“感觉相当不好。”

“这就是不太漂亮了?”安多娜拉有些不可置信:“不是说光明女神容貌和生命女神是同一级别的吗?”

嗯……生命女神是第一美神。

“神明站在你的面前。”艾尔福德看着自己的双手,他枯老的双手在发抖:“她的精神力如同海洋般宽广,而你只是海边的一只蚱蜢,随随便便掀起的海浪,对你来说就是海啸……这时候,你还会在意她美不美吗?我光抵抗她的精神力同化,就已经快竭尽全力了。现在整个魔法协会,有三分之一的法师,隐隐有想当光明信徒的念头。不过还好,光明女神没有刻意洗脑,这只是她无意识的影响,过上两三天他们就能自己清醒过来的。”

罗兰啧了声。

随后艾尔福德又干笑起来:“不过我还算是好的,当女神向我们道歉的时候,我还能很矜持地弯腰表示受不起,爱德华国王当场下跪,痛哭流涕……一直在忏悔自己的罪恶,连自己九岁的时候,偷吃了侍女身子的事情都爆了出来,啧……等他过上三四天,清醒过来后,估计会羞臊到自己找个老鼠洞钻进去,躲起来。”

说到这里,艾尔福德的神情好多了。

人类就是这样的,只要有人过得比自己更惨,有了对比,再困难的事情,感觉上都会轻松许多。

罗兰想了会,说道:“我见过爱德华国王两三次,以我对他的了解,这人脸皮厚,估计不会把那点事情当作什么丑事,反而会对外说,自己在光明女神面前,忏悔了自己的罪恶,现在他已经是一个纯正,善良的人了,是个大好人。没有人比我更懂忏悔。”

艾尔福德细细一琢磨,然后露出恶心的表情:“你这么一说,确实是那家伙的作法,算了,不管他了……你居然没有受到任何影响,光明女神降临的时候,你也在圣域附近吧,做了什么,居然免疫光明女神的精神侵蚀?”

罗兰和安多娜拉两人,同时露出了尴尬的表情。

艾尔福德人老成精,他看这两人的微妙的小模样,立刻明白了什么,一直不正经的钛合金老狗眼,差点就从他的眼眶里瞪出来:“你们居然……”

话说到这里,罗兰正愁着怎么摆脱这尴尬的对话时,整个空间,他周围的一切,突然静止下来。

随后周围所有的一切都在一阵阵扭曲,越来越快,大约十多秒后所有的影物都破成碎片,然后又以极快的速度重组,拼揍成新的空间和景物。

罗兰着在一座淡蓝色的高台上,高台以中心,有一道道白色的圆纹,按相同的距离,扩散出去。

在平台的周围,是高低错落的,无数的蓝白纹色高塔。

这有点熟悉的环境……罗兰愣了下,然后反应过来。

魔法神国。

果然……就在下一秒,粉色头发,穿着=浅蓝半透明长裙的魔法女神出现在罗兰的面前,空气中开始弥漫着微微的清香。

她指了指地面,蓝底白纹半透明的木质桌子出现在两人中间,随后是两张椅子。

美味的果酒也出现在桌面上。

罗兰走过去坐下,拿起酒壶,先给魔法女神倒了杯,然后又给自己倒了杯。

“蜜斯拉女神,你拉我到神国来,又有什么事情吗?”

“也就是说,我没有事情就不能拉你上来聊天?”

罗兰摇头:“当然可以,和美女聊天我一向很乐意的。”

“美女?”魔法女神呵呵笑了声,没有嘲讽,也没有欣喜,这只是个语气助气:“我们女神就没有丑的,你夸我们美女,一点用都没有。不过你这人倒是挺大胆的,就算是魔神见到我们,即使是敌对状态,他们也是对我们说声‘尊贵的某某某’,他们不敢夸我们的容貌的,会觉得这是对我们的亵渎。”

罗兰一听这里就好奇了:“那夸你们,你们会生气吗?”

“那倒不会。”魔法女神拿起酒杯也抿了一口:“但也不会高兴,毕竟你只是说出一个事实,对我们来说,即不是奉承,也不是侮辱,我们为什么要高兴,或者生气?”

有意思,神明的想法,果然和普通人有微妙地不同。

罗兰脑海晨一瞬间思索了很多事情,随后他问道:“女神这次就是想和我聊聊天的?”

“有这意思,但我想问问,你知道光明女神她神降于凡世的目的是什么吗?”蜜斯拉自顾自地说道:“我和她的关系一般般,也就懒得去问了。她神降的时候,我把视线投过去,意外地看到你当时也在场。”

罗兰愣了一下,随后感觉有点窘迫。

光明女神降世的时候,他正和安多娜拉快活,也就是说,被魔法女神看了个正着。

似乎是看到了罗兰害臊的表情,魔法女神这时候反而冷笑了一声:“我们神明探视世界,什么事情没有见过,你那点男女之事见得多了,有什么好害臊的。”

罗兰深深地吸了口气,让自己的心态变得平和,问道:“蜜斯拉女士,我现在可以回答你的问题了吗?”

蜜斯拉微微皱眉头,她隐隐感觉到,罗兰突然对自己产生了点点疏远的情绪。

但这皱眉的痕迹很淡,很轻,没有人能发觉。

“你说吧。”

罗兰便将自己的知道的事情说了一遍。

“极有可能是听从信徒的了劝告,降世向凡人道歉?”魔法女神愣了下:“光明女神是出了名的不喜欢离开自己的神国,几百年都懒得动一下,因为这点事情就降世了?这怎么可能?不过也有点可以理解,要是你劝我的话……嗯。”、

她后面那句话,说得很轻很轻。

罗兰没有听到。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