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笔趣阁 > 法爷永远是你大爷 > 716 信仰崩塌了

716 信仰崩塌了

从地洞中瞬移出来,罗兰发现五位妹子依然守在洞口附近。

她们看见罗兰,都聚了过来。

“怎么样了?”索莉莎主动问道。

罗兰点头,然后他拿了二十五枚金币出来,交给索莉莎:“麻烦你们保护我的后方了。”

“太客气了。”索莉莎笑笑:“我们什么都没有做什么,就能赚这么多。”

索莉莎这话也只是客气一下而已,再让她和同伴们把钱吐出来,是不太可能的。

罗兰当然也不会再在意这点小钱,他说道:“既然是事先说好的,那怎么说都得履行承诺。老实说,你要建立一个召唤法塔,是件很麻烦的事情,钱不太够用吧。”

听到罗兰这么说,索莉莎叹了口气,很郁闷地说道:“把事情做了我才知道,建立一个势力有多难。”

“其实呢,我们的魔法协会已经快真正建起来了。”罗兰用一种很真诚的语气说道:“要不我们结个盟,以后有什么麻烦的事情,也可以互相支持一下。”

索莉莎摇头:“我建立召唤魔法塔的原因,就是不太想依靠男人。”

“但总有你们女孩子不方便办的事情。”罗兰缓缓说道:“结盟而已,不需要经常往来的。”

“这对你有什么好处?”索莉莎奇怪地问道。

“好处挺多的。”罗兰说道:“我们男人间的利益斗争太多了,有些事情,有些麻烦,不方便请同性玩家朋友出手,你们更容易信得过。”

“比如说?”

罗兰抬头看着远方,说道:“比如说巫妖在霍莱汶肯定不止这一处隐秘营地,他们在霍莱汶,应该还有几处。”

“所以说,你想继续让我们帮你把巫妖找出来?”

“对。”罗兰点头说道:“依然是找到一处隐秘营地,五百金币。你们不需要出手,找到通知我就行了。”

“成!”听到有钱赚,索莉莎立刻答应下来:“老板这么大方,只要你是魔法协会的会长一天,我们召唤魔法塔和你们就是盟友关系。”

投之以李,抱之以桃。

虽然做不到这种程度,但索莉莎也愿意和罗兰搞好关系。

毕竟她现在也明白,召唤魔法塔全是妹子,然后独立于整个玩家体系,不沾不惹任何因果,不与外界往来……这种理想的状态,是不可能的。

她们身上烙下的是‘黄金之子’的印迹,而且,任何组织要想发展,都少不了与外界的交流。

与其和那些有严重大男子主义倾向,歧视女人,把女人看成物品的封建势力合作,倒不如有事找找同样是玩家的各大公会。

比如说湿地城,也比如说罗兰新建的魔法协会。

事情谈妥了。

两人都很满意,都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

嘱托她们搜寻巫妖营地时要小心些后,罗兰便传送离开了。

他回到了德尔邦城,把自己势力的所有重要人员都召集了起来,开了一个短会。

“我们最近被另一个势力盯上了,他们的目标是我,但我相信他们会有很大的可能对你们动手。所以从现在开始,德尔邦城的安保程度要进入戒备状态,城卫军和黑沙帮要注意有没有可疑人士。”罗兰环视着会议室一圈,继续说道:“另外你们尽量不要离开德尔邦城,即使是有商业方面伙伴邀请,也不要出去,尽量推了。”

众人都点点头。

“我们的战力很强,无论是凯奇还是安多娜拉,都是顶尖的强者,所有的黑暗势力成员见了他们都得头痛,我估计他们不可能进得来德尔邦城。”罗兰抬头看了看头顶上挂着的,那群圆润可爱的小果蝠,继续说道:“所以我担心他们会把你们引出去。”

勇者家族待的地方,风能进,雨能进,黑暗势力不能进。

众人都点头,表示明白了。

随后罗兰又说了些需要注意的小事项,短会便结束了。

会后,安多娜拉走到罗兰身边,问道:“要不要通知丝特芬妮一声,或者接她过来我们这边住一段时间!”

“通知她是肯定要的。”罗兰微笑道:“但接过来住就没有必要了,她可是法兰斯女王,保护力量很强大的。况且那里还是光明圣域,黑暗势力脑子有病才往那边走。”

“但之前不是有两次黑暗势力潜伏下来了?”

罗兰笑得更开心了,说道:“那岂不是更好,丢了两次脸,光明圣域现在可真是把黑暗生物恨得不行,现在他们的安保力量已经很强了,如果短期内再让黑暗生物混进法兰斯王城中,估计除了圣武士的高层,都得清洗一遍。”

这倒是!

安多娜拉放心下来。

丝特芬妮是她的好闺蜜,也是她的好战友,自然是要关心的。

随后罗兰瞬移去了法兰斯王城,因为在女王加冕仪式上代表了魔法协会,现在他可是名人。

见到他,王宫侍卫很快就去通知了丝特芬妮,随后被带到了寝宫之中。

把巫妖的事情说了后,罗兰本想离开的,但被丝特芬妮留了一晚上。

第二天才精神抖擞地离开。

这次罗兰直接传送到了霜星王国,传送到了冬狼部落附近。

他去找冬狼圣女,也不知道是运气好,还是运气差,他又参加了一次冬狼圣女的祭祀舞。

就是穿着红色丝绳清凉服装,跳得很风骚的那种。

等祭祀舞结束后,所有信徒都是低头离开的。

只有罗兰从头到尾抬着脑袋欣赏。

不得不说,冬狼圣女跳的这舞蹈,真的很带劲。

看了让人意犹未尽。

而冬狼圣女给自己披上一件白色的兽皮衣,包裹着自己的身体,然后赤足踩在冰面上,缓缓走到罗兰面前。

然后盘脚坐下。

一点也不担心自己因为盘腿时,会春光大露。

“你可真是不害羞啊,知道我不会杀你,就使劲往死里占我便宜。”冬狼圣女幽幽地说道:“你是不是觉得我好欺负啊。”

“这是我的祭祀奉金。”罗兰将十枚金币拿出来,放在冬狼圣女面前:“你的舞蹈就是艺术品,我是用欣赏艺术的眼光看待的,绝对没有任何不纯的心思。”

冬狼圣女瞄了罗兰的下腹一眼,然后呵呵冷笑两声。

但她还是把十枚金币收起来了。

霜星王国唯一的特产就是小鱼干,这玩意向外卖不了多少钱,所以霜星王国里的人虽然不太愁吃穿,但钱是很缺的。

金币的购买力相当惊人。

“你的心情似乎不太好。”罗兰等对方收好金币后,问道:“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情?”

冬狼圣女银白色长长睫毛抖了一下,然后问道:“你怎么看得出来的。”

“你的舞蹈,充满了犹豫和迷茫,不再像之前那么活泼和有朝气了。”

微愣了一会,冬狼圣女微笑起来:“看来你确实没有撒谎,你看得懂舞蹈。只是如果你的生理反应没有那么明显,说服力就更强了。”

“人之常情,这是男人见到顶级美女,顶级艺术的正常反应,你不能要求我压抑我自己的天性。”罗兰义正严辞地说道:“说说你的难处呗,说不定我能帮得上忙!”

冬狼圣女奇怪地看着罗兰:“你想追求我?”

“也不是,就是单纯地想和朋友聊聊天。”罗兰想了想,说道:“虽然确实是有些讨好你的嫌疑,但并不是男女之情。”

冬狼圣女是一个很有意思的女人。

同为圣女,她比光明圣女多了人味,少了神圣的感觉,多了风雅骚韵,少了纯洁可爱。

这女人对人性有很强的认知,所以罗兰没错得,与其在她面前说些场面话,倒不如直接把话说透。

冬狼圣女微笑起来,寒冷的世界似乎吹来了一股暖风。

随后她的表情又垮了下来,蜷起一条腿,上身压低,将脸压在膝盖上,很郁闷地说道:“我们的冬狼女神跑了!”

罗兰下意识瞄了一眼她大腿根部,随后觉得这不妥,又立刻移开视线。

没办法,这是男人的本能反应,他不是故意想看的。

倒不如说罗兰立刻把视线移动,已经很有自制力了。

冬狼圣女只有一条长长红绳在身上绑了几道线,挡住了一些关键的点而已。

她这一抬腿,不该给人看到的东西全露了出来……毕竟只有一道红绳贴过的地方,能遮住多少东西!

罗兰随后露出疑惑的表情:“冬狼神不见了?”

“不是不见,是跑了。”冬狼圣女一脸快哭出来的表情:“被一个外来的人类拐跑了,她就留下一句话,说我们该自立了,她也要追求爱情了,就跑了。”

罗兰大为佩服:“什么男人这么厉害,我记得书籍中记载,冬狼女神的本体应该有一百多米高吧。”

“她能化身成正常少女形态的啊。”冬狼圣女想了想,说道:“听目击者说,是个穿着金甲的人类,似乎是光明神殿的人。他是骑着一条红龙过来的。”

哦……罗兰知道是谁了。

然后生出了一种:‘这不奇怪’、‘原来如此’的感慨。

“所以,这是我最后一次跳祭祀舞了。”冬狼圣女都快哭出来了:“从此以后,我就不再是圣女了,我们霜狼氏族也不能再用冬狼作图腾了。”

信仰崩塌了!

怪不得一幅无精打彩的样子。

连被人用视线占便宜都不在乎了。

“那么你们霜狼氏族以后有什么打算?”罗兰问道。

“就在这里待着吧,过一天是一天。”冬狼圣女有气无力地说道:“反正又不需要我们拯救世界。我听老人说,以前人类世界每隔两三百年,需要我们去打败大魔王的,但后来人类世界出现了勇者,也就不再需要我们了,现在连冬狼都不要我们了。呜呜呜,为什么我们这么惨,我们又没有做错什么,冬狼女神为什么要抛弃我们。”

这下子,冬狼圣女真哭了起来。头顶上的白色犬耳也垂了下来。

哦……现在罗兰真不知道怎么办了。

他又没有信仰,不知道应该怎么安慰这个哭泣的女人。

更让人无语的是,就冬狼圣女现在的打扮,罗兰根本不知道应该不应该碰她。

罗兰只得沉默。

不过好在,哭了一会后,冬狼圣女自己抹干净了眼泪,她头顶上的耳朵重新立了起来:“对了,你来找我,肯定是有事情的吧。有什么地方我能帮得上你吗?”

罗兰松了口气,点头说道:“我想请你们霜狼氏族,为我找些人。”

“找什么人?”

“北地巫妖的营地。”罗兰微笑起来。

前两天,罗兰和那个巫妖战斗的时候,虽然后者什么都没有说,什么都没有透露,但罗兰还是发现了线索。

对方的黑暗魔力里,夹杂着北地寒霜魔力的味道。

这是一种很神奇的感知能力。

就像品酒师喝一口红酒,就能说出这杯酒的产地,是赤道上的某个偏僻到鸟不拉屎的小岛,南纬多少度,西经多少度,并且用某个品牌的特殊肥料栽培,每天的光照达到多少小时,雨水有多少,每天要剪掉多少片叶子来保持葡萄藤的活力,最后还得用十七岁少女的口水,滴入葡萄酒桶中发酵,才能产出这样,喝了能让人露出高-潮脸一样的极品味道。

得益于罗兰强大的精神力,随着等级的提升,他也能分辨魔力的味道了。

前提是他得去过那个地方。

罗兰上次来霜星过,路途上就遇到过巫妖。

在那时候,他就记下了北地寒霜魔力的味道。

所以那个巫妖以为自己什么都没有说,什么马脚都没有露。

但却不知,罗兰早就找到他的根脚了。

“你说的应该是我们霜星国边境附近的那群巫妖吧。”冬狼圣女皱了下眉头:“他们很麻烦的,天天钻地底,所在的地方,臭不可闻,很恶心。”

“我愿意出高价。”

冬狼圣女提不起兴趣,她对钱不感兴趣,但为了族人,她还是愿意听一下罗兰的出价。

“找到一处巫妖营地,五百金币。”罗兰给出了与凤凰公会一样的价格:“我可以先提供一百枚金币的活动资金。”

“多少?”冬狼圣女睁大了漂亮的眼睛。

“五百金币,先提供……”

嗡!微微轻响。

冬狼圣女本来坐着,两人之间的距离,间隔至少有一米,但她却突然出现在罗兰的眼前。

依然保持着刚才的姿势

只是距离却没有了。

两人贴得极近,她的前置装甲,甚至微微触碰到了罗兰的胸膛。

这样的速度……不比安多娜拉差。

“太好了,这任务我们接了。”冬狼圣女眼睛中,迸发着强烈的光芒:“北地巫妖是吧,他们现在是我们霜狼氏族的目标,谁也抢不走。”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