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718 新发现

黄金之子很善良,很和气。

这是普通人对玩家的看法。

黄金之子很傲气,没有什么尊卑观念。

这是贵族对玩家的看法。

黄金之子很嚣张,不近人情。

这是大多数游戏职业者对玩家们的看法。

各个阶层对玩家的总体看法不同,那是因为他们的利益诉求不一样。

玩家始终是玩家,无论内部有什么样的利益纠纷,但对外的时候,总体给人的感觉是差不多的。

现在的情况亦是如此。

两个巫妖感觉眼前这黄金之子的联络员非常不讲道理。

沃利斯忍不住说道:“既然我们是同盟,那么你们帮我们对付一些我们不擅长的敌人又怎么样?我们帮你对付你们觉得棘手的敌人,这不是你们常说的双赢吗?”

“不,双赢不了,一旦我们向那些霜狼氏族的人动手,倒霉的就会是我们。”这名男玩家斯条慢理地说道:“你们想必也打听过我们的情报了,那么黑叶子事件,你们应该听说过的。”

两个巫妖互相对视了一眼。

这事他们还真听过。

但更多的只是觉得黄金之子这种不死的怪物,也有会被限制的时候,真是大快人心。

可现在因为这个限制,而导致自己这边没有办法让他们借力,就很不爽了。

“但如果再这么下去,霜狼氏族把我们的营地全拆了,那你们也会间接受损。”

这名玩家哈哈笑了起来:“我们有什么受损的地方吗?既然不能合作了就换合作对像,这不是很正常的吗?”

“你们这是打算背信弃义?”

“我们即没有签合同,也没有签契约,我们从来没有从你们身上拿过一枚金币,背什么信,弃什么义?”玩家笑完后,打了个呵欠:“我们只是有共同的敌人,暂时联合在一起罢了。”

死尸的脸很僵硬的,但沃利斯气得连脸都扭曲起来。

迦尔纳在一旁默不作声。

好一会,沃利斯说道:“你们就不怕我们把你们想对付罗兰的事情透露出去?”

“透露出去呗。”玩家无所谓地笑道:“那我们就真正没办法合作了。”

“你们不怕?”

“你们不了解我们黄金之子内部的情况。”这玩家眯起眼睛笑道:“我们虽然经常会因为利益关系打生打死,但本质上,并不算是真正的仇人。我们对罗兰并没有深仇大恨,我们只是想让他当不成第一罢了。”

玩家死亡后会损失人物总经验的百分之十,所以罗兰只要死亡一次,就会从LV12掉到LV11,到时候就未必再是全服第一等级了。

况且,如果能杀罗兰一次,未必就不能杀罗兰第二次。

沃利斯哼了声:“你们的事情我不想管,但如果你们的事情真被罗兰知道,想必你们也不会好过吧。”

“无所谓啊。”这名玩家眼神变得冰冷起来:“到时候我们就和霜狼氐族一起围剿你们呗。反正巫妖都该死,你说是不是?”

嚣张,极其嚣张。

沃利斯作为巫妖活了一百多年,什么时候受过这样的气,当下脸色一沉,就要动手。

但也就是在这时候,旁边一直没有说话的迦尔纳伸手拦住了他,然后问道:“沃利斯对你们的事情不感兴趣,但我不同。我是女人,我很喜欢打探流言蜚语的。朋友,你刚才说,你们很多人想要罗兰死,这是为了什么?他是你们黄金之子中最强的人,而且我们打探到的消息中,他作为法师,也不是那种喜欢故意出风头的人,更和你们大多数黄金之子没有利益之争,为什么?”

“你打听这些做什么?”玩家看着迦尔纳问道。

“你们黄金之子不是常说吗,联合可以联合的力量,把朋友搞得多多的,把敌人搞得少少的。”迦尔纳有些不解地说道:“这不是你们的行事方法吗。为什么对付罗兰的时候,你们就不想这么干了?既然这么多人想他死,就找多些你们的族人过来一起帮忙啊。”

“人多嘴杂,容易露底。”

“看来你们想杀罗兰的事情,在你们自己族中,都是件站不住脚的事情啊。”

这名玩家对迦尔纳的讽刺,毫不在意。

他后退两步,说道:“反正霜狼氏族你们自己对付,我们只共享罗兰的情报,也只会帮你们对付罗兰,其它事情我们一概不管。”

说完话,这名玩家走了。

只是他转身后,表情相当不好看。

对付罗兰,并不是一两个势力,而是一个很隐秘的,私底下正在串联进行的事情。

很多时候,名声本身就是一种能让他人妒嫉的东西。

罗兰很多时候,挡了太多的人‘路’。

这些人包括但不局限于土豪,知名UP主。

以往的游戏,除了纯竞技游戏外,土豪们呼风唤雨。

扔到游戏中的钱越多就越强。

而竞技游戏,则是知名UP主们各显神通。

纯粹的技术流,拼反应,拼意识,就算是搞笑担当,都总能有自己的一席之地,能让观众们惊呼连连。

但在这游戏中,这两种路线都行不通了。

土豪扔再多的钱,都不会让别人有太大的崇拜感,反而会唾弃。

‘这败家崽玩游戏扔个几千万,连前五都进不去,人家罗兰白手起手,纯赚上亿,不但能做全服最好的装备和药剂,自己实力还是全服第一,人比人气死人。’

这样子,罗兰像座大山一样,挡在他们面前,使得他们扔钱的行为,就像是个笑话。

土豪们毫无游戏体验。

而UP主们更加郁闷,以往对键鼠模式的熟络操控,所谓过人的战斗意识,在这游戏中通通不管用。

顶多就是玩游戏玩多了,有玩游戏的经验,算有点点先期游戏优势。

但这依然没有用。

这游戏更注重对世界的探索,对世界的了解,对自身的思考和认知,就算是战士,粗野之余,也得学习很多东西。

新的世界,新的语言,如何处理人与人之间的关系。

看穿NPC的恶意,不能被人欺骗。

任务前的砍价还价,恶劣环境下的准备和应对工作等等。

这就是一个真实的世界。

只是多了‘剑与魔法’这个规则罢了。

但这些偏偏是绝大多数UP主的弱项。

天天坐在家里玩游戏直播的人,又有多少人真正懂得与外人沟通,懂得尔虞我诈的人情世故?

很多UP主几乎是天天在游戏中直播翻车。

做任务翻车,经营势力翻车,连野外求生都时不时会翻车。

硬菜不行,来点理论的吧。

于是他们想解说各职业的优缺点和打法。

结果被直播间的玩家们直怼:说那么多干什么,先把你的排名打到前100再说。

或者常被拿去和高手比较。

而这里面,出现最多次数的人名,就是‘罗兰’。

比如说这样的。

UP主:战士这个职业呢,对上谁都有一半以上的胜率,毕竟战士也是可以拿弓的,特别是一米半长弓,有效射程至少四百米,任何脆皮见了都怕,可以有效牵制敌人的远程手段。

网友:罗兰表示很淦,和我比射程?

UP主:盗贼这个职业呢,是法师的克星,只要是等级差不多,并且特化了隐身能力的盗贼,轻松干翻法师,毕竟只有千日做贼,没有千日防贼。

网友:罗兰表示,我站着给你偷,你能在半小时内打破我的盾,算我输。

UP主:你们应该学我,经营NPC的关系网,要做到圆滑,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

网友:罗兰表示自己刚进游戏半年不到,就已经是魔法塔的会长了,手握大权,你连一个小组织的头目都还没有当上。

类似这样的情景,同一个直播间中,至少会出现五六次。

然后每天不停地重复。

时间久了,再能忍的UP主,都觉得恶心。

然后有些实在忍不下去的土豪和UP主们,便偷偷联合了起来,准备要把罗兰搞下去。

他们也没有想着要去杀罗兰在游戏中的亲朋好友,就是单纯地想把罗兰的等级弄低就行了。

只要罗兰不再是全服第一,他们做的事情,说的话,才有说服力。

至于为什么他们会和巫妖合作,那只是一个巧合。

在买卖玩家尸体的合作中,他们无意间谈到了罗兰的事情。

巫妖们垂涎罗兰的身体。

黄金之子们的身体太有活性了,无论是做成死亡骑士,还是做成皮套,都是最上等的。

而身为全服第一法师的罗兰,天赋好到吓人。

无论是魔力掌空,还是施法免材,都是神级天赋。

这人倘若死亡,留下的尸体,如果能占为己用,把这身体好好保养,用上几十年,冲击传奇巫妖绰绰有余。

都想罗兰死,然后双方便一拍即合。

这名玩家回到自己的穴室中,打开了浏览器,输入一个论坛网址,登录帐号后,他留下了关于关于今天和巫妖们对话的视频。

等了大约十多分钟,他的贴子下就有个匿名人士回复:撤回来,我们不能为了杀罗兰,就把自己弄成红色,虚拟舱现在贵得离谱。巫妖们如果挡不住霜狼氐族就算了,我们换其它的势力,总有其它人想要罗兰项上人头的。

而罗兰这边,他将搜索的事情交给凤凰公会以及霜狼氏族后,便又开始研究魔法,同时精简很多比较有意思的魔法。

比如说:造油术,造糖术之类的。

当罗兰在一众科学家面前,把葡萄糖凭空合成出来之后,这些人个个沸腾了。

‘我的天,魔法可以代替光合作用,真不可思议。’

“如果深挖下去的话,说不定能合成淀粉,甚至是脂肪。罗兰,你该学一下化学了。”

“不是,你们想想,他凭空把空气中的二氧化碳和水单独抽出来了,那么他是不是能把海水中的氘给抽出来。”

短暂的沉默后,科学家们沸腾了。

他们个个脸色发红,激动地不行。

特别是负责人,他很期待地看着罗兰,但什么话都没有说。

因为上面交待过,罗兰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他们只有配合的义务,没有命令和提意见的权力。

罗兰看他们这么激动的样子,又看看负责人的神色,然后问道:“能不能给我看看氘的分子或者原子图,然后再给我运几吨海水过来,我想试试。”

罗兰虽然不是学化学的,对物理也不太精通,也就是高中生水准,毕竟他大多数的精力都放在代码研究和算法研究上面了。

但这并不意味着,这些简单的常识他会不理解。

氢的同位素,海水中有大量储备,但单纯想抽出来,相当麻烦。

“谢谢你。”负责人主动拉着罗兰的手,激动地说道:“我们会把这事向上面报名的,无论实验成不成功,你都会被记一功。”

罗兰耸耸肩,表示无所谓。

然后又过了几天,海水运回来了。

而罗兰在这几天里,把氘的资料大致看了一遍。

甚至大量的科研人员在他耳边,给他说这玩意的数据。

罗兰一边听,一边想办法优化法术模型图。

等到海水运回来那天,罗兰测试了一下优化过后的法术,结果提取出来了大量的氢气。

没有氘。

他没有气馁,继续优化法术模型。

科研人员们个个都很紧张,却又帮不上什么忙。

因为直到现在,他们也没有弄明白,罗兰使用法术的原理是什么。

又过了几天,罗兰把法术又优化了一遍,还是失败了。

他考虑了很久后,发现可能是缺少‘果’的关系。

原本的法术模型中,并没有氘的‘描述’。

最后,他把小许愿术加了进去。

这一次,在一阵子夸张的五彩魔法特效后,他成功了。

些许氘气体被存在一个密封的特制窗器中。

但随后罗兰晃了一下,五孔喷血直接倒在了地上。

直接吓坏了所有的科研人员。

护理班以最快的速度把他送进了护理间中,随后大量的医生和护士从最近的三甲医院里被往调过来。

在他们心情忐忑的时候,一个科研人员把扫描图递了过来。

所有人一看,都吓得头皮发麻。

那些图纸上,显示出罗兰的身体背后,有一个隐约的人形。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