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笔趣阁 > 我若修仙法力齐天 > 第一千四百七十四章 隔楼相望(求订阅)

第一千四百七十四章 隔楼相望(求订阅)

李鸿儒前往西海紫云山千花洞的速度很快。

待得回大唐时,他飞纵就慢悠悠了起来。

他不时还带着百眼魔君这个残废四处大吃大喝,待得踏入三月下旬,李鸿儒才一路吃喝到荆州城。

“你速度太慢了,早知道我在那什么北天门秘境拄拐过来!”

“你懂什么!”

“我怎么不懂了?”

“你得想想毗蓝婆菩萨回千花洞,再想想她可能寻救兵,咱们能避开还是要避一避的,毕竟我又不是真武帝君!”

“你说的似乎有道理!”

百眼魔君瞬间就被李鸿儒说服了。

跟随了李鸿儒这么久,他只觉对方已经成为了自己的亲兄弟,什么事情都为了自己着想。

“只是咱们速度这么慢,我很是担心错过机缘啊”百眼魔君低声道。

“你无需担心,我来过这处地方,这地方只有一个秘境,要等几日才能开启!”

“你怎么知道这么多?”

“我来找真武帝君的麻烦,那我肯定要多知晓点信息,若非我脑袋不清醒,我记得的事情肯定更多!”

“可惜了!”

百眼魔君看着李鸿儒,只觉不免一阵阵唏嘘。

两人现在的关系亲如兄弟,但他有点担心以后双方分别久了,这个尖牙魔君就忘了他。

毕竟对方的脑子有问题,难于避免这种智障性问题。

“你怎么变了容貌?”

“你也赶紧变一变,免得夺取天地灵根后被人追查!”

“你说的话非常有道理!”

荆州城中,百眼魔君只觉李鸿儒心思细腻,压根没他这般心思粗狂。

没有经历社会复杂,妖类不乏一些弱智的单纯。

百眼魔君很是好奇这位尖牙魔君过去到底经历了什么,脑袋的智商居然比他还高。

想到李鸿儒提及自己时不时的提及自己失忆,百眼魔君只觉对方很可能是在人类社会中历练太多,导致脑子冲击太大出了问题。

“咱们这几天就在这处酒楼吃喝吗?”

随着李鸿儒钻进一处酒楼,又定了长期包厢的要求,百眼魔君不免有着好奇。

“咱们就在这儿吃吃喝喝等待秘境开启”李鸿儒道。

他来到了金多多往昔带着来过的酒楼,又有着依窗的眺望。

时间愈发临近秘境争夺,此时带着百眼魔君,李鸿儒也没法去找师兄汇合,而且他还承诺了上官福阳不插手秘境之争。

但李鸿儒对上官福阳的应对有些兴趣。

他此时趴在这处酒楼,就是想看看能不能撞见对方,又看看对方有什么资本。

若是出现了一些意外情况,他不免要怂恿百眼魔君干点缺德事。

“百眼,若有人霸占了那秘境,咱们该怎么办?”李鸿儒随口道。

“只要入了秘境,我就显出本体偷偷钻过去”百眼魔君低声道:“我还能在地下打洞,别人看那毒灵根好好的,实际上已经被我趴在下面啃掉了。”

“万一他们逮到你呢?”

“我显出本体后的纵地速度可是很快的,怎么可能被逮到,待我脚长出后,我能纵地更深,让人想挖都挖不到,若不是被那老婆子扎了针,我现在多多少少也会是一方人物!”

身为魔君,百眼魔君还是有些自信。

他还介绍了自己能随时动用的蜈蚣毒。

“你看看,只要我手这么一拿酒杯,那杯中就被我下了毒”百眼魔君低声道:“我这毒在体内,想下手极快,虽然没法毒死大修炼者,但毒到别人行动迟缓,让自己逃命不成问题。”

“高手!”

李鸿儒赞道。

“现在腿没了,端不得‘高’了!”

百眼魔君悻悻地提醒了一声,这让李鸿儒抿了抿嘴,一时不知道要如何回复这心急火燎的蜈蚣妖。

但靠着酒楼的窗户,他倒是看到了往昔熟悉的上官福阳。

金多多说的没错,对方确实喜欢来这处酒楼。

百眼魔君的心态有着心急火燎,上官福阳则是一脸难看,又有老罴化成的壮汉跟随在后,金多多化成的矮子则是跟随在了最后。

李鸿儒估计上官福阳等人已经看到了真武宫的法旨,只是不知这些人是否发现了公孙举等人的落脚处。

他目光扫了一眼,随即有着收回。

待得过了一会儿,他已经听到上官福阳等人预定包厢的声音。

捧着酒杯时,李鸿儒也动用了灵脉五经的能力,启用着耳窍的能力。

酒楼中巨大的喧嚣声响传来,李鸿儒也只得皱了皱眉头,等待偷听上官福阳等人的话语。

“怎么办怎么办呀?真武宫居然将那片秘境收归了回去!”

金多多急躁的声音传来,这让李鸿儒心中有了确定。

这帮人果然去了秘境入口,看到了真武宫悬挂的法旨。

“不该是这样,龟哥蛇哥都没通知到我这件事!”

上官福阳的声音也传了出来。

“他们离珞珈山太远了一些,想过去要请很长时间的假期,估计没我们这么自由”老罴道。

“如来佛祖和真武帝君打了一架,真武帝君打输了,心情或许有点不好”金多多低声道。

“这不乏可能”老罴赞同道:“但这也是一件好事!”

“哦?”

“我们又不需要霸占真武宫管辖的秘境,只是借助秘境种种药,待得秘境开启,你显形去吐点龙涎香就是了”老罴道:“干完这事就跑,待得大药成型,咱们拔药走人。”

“那这不是和以前一样吗?”金多多疑惑道。

“就是一样啊”老罴道:“真武宫收不收回秘境对我们没影响,影响的只是公孙举他们!”

“我就怕万一!”

“怕什么万一,我们不敢交恶真武宫,公孙举他们还敢抢真武宫的秘境不成?”

……

有了老罴的安慰话,上官福阳的忐忑和担心少了一些。

三人陷入了进食。

李鸿儒灵脉五经的能力暂收。

“原来是你?”

公孙举提及的妖龙与老罴的话语一一对应,李鸿儒总算清楚了上官福阳的妖身本体。

“你们龙族到底有多少个能吐龙涎香的龙?”

李鸿儒晃了晃袖兜,一道法力覆盖,应龙珠中才不情不愿探出了一颗白龙的脑袋。

“你?”

“易容变化了一下,莫要大惊小怪!”

见得李鸿儒的一身黑袍,又带着一丝中年的模样,敖烈一时有些愣,待得李鸿儒吐槽了一声,他才清楚了李鸿儒的真实。

“你这变化倒是有模有样,难于看出什么破绽?”敖烈道。

“你兜里还藏了一条龙魂,这是哪来的小东西!”

见得李鸿儒与敖烈说话,百眼魔君也插嘴了进来,但没什么人鸟他,百眼魔君也只能悻悻在旁听。

“吐龙涎香?”

只是清楚了李鸿儒的问题,敖烈的一双眼睛有着来回的转换。

“我久久没回西海,已经不太清楚当前的状况,以往除了四海龙王靠着修为吞吐龙涎香,剩下就是我们西海之龙,涉及我二哥敖通,我,还有小妹敖娈!”

“哦?你们西海龙宫血脉返祖的比率怎么如此高?”

敖通就是渡九九天劫被炸到尸骨无存的那条妖龙。

能渡九九天劫,这也证明着敖通妖血的等级。

真龙血脉苏醒不是想复苏就复苏,这种返祖血脉的概率非常低。

西海龙宫除了大太子敖摩昂,剩下的太子公主齐齐中招,这种高比率让李鸿儒觉得极为不科学。

但借助敖烈的话,李鸿儒已经确定了上官福阳的真正身份。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