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笔趣阁 > 重生嫁故郎 > 第1章重生成渣男心中白月光

第1章重生成渣男心中白月光

春分这一日的许州,寒意料峭。

已和离的洛家三夫人苏月遥,自离开洛家便不知所踪。

苏月遥带恨重生了,从许州师爷韩家嫡长女韩映秋的闺阁之中醒来,成了韩映秋!

春分过后,许州桃花盛开。

已无人记得苏月遥,只有洛家三公子洛亭阳,仍发疯了般四处寻着她的身影。

世人都说,洛亭阳为苏月遥疯了。

他竟冲去新晋许州首富周家闹事,指责周玉和杀了苏月遥,最终被官府押入牢中!

韩映秋坐在妆台之前,瞧着镜中眉目如画清丽典雅的面容,依然觉陌生。

那双剪水瞳眸之中,燃烧着的是炽热的复仇之火,老天给了她苏月遥一次重生的机会,重生在韩家嫡长女韩映秋的身上,周玉和的心头所爱!

周玉和,背信弃义,毒害父亲,又亲手杀了她!

不用等下辈子,这辈子哪怕入地狱,她也要亲手他拉扯进深渊火海!

洛亭阳,苏月遥上一世欠你的,这辈子十倍还你!

从门外而入的丫鬟,带了街市上最新鲜的糕点回来,也带了街市上最新鲜的流言回来:“姑娘,今儿外头可都闹翻天了!洛家如今虽已家道中落,但洛家老夫人还是带了千金去衙门,将洛家公子给赎出来了呢!”

衙门早已和周玉和沆瀣一气,谁也不知道苏月遥是真的被周玉和害死的。

丫鬟的语气看热闹一般:“说来好笑,您知道那洛家公子出了衙门,第一件事是什么吗?他竟不知从哪儿抢来了一把剑,说要去周府杀周公子呢!

现在连一个小丫鬟,也能嘲笑落魄洛家:“若不是洛家老夫人哭喊着拦了他,只怕他是真的要杀了周公子。姑娘您说,他就为了那么个女人,值当吗?”

是啊,苏月遥也想问一问洛亭阳,值当吗?

她当日被迫嫁给洛亭阳,甚至连婚礼之上都在给洛亭阳脸色。

婚后洛亭阳处处容忍她,疼爱她。她却一心只想着周玉和这个负心之人,辜负了洛亭阳,还害得洛家从许州首富之位跌落谷底。

为何……为何洛亭阳对她还是如此……

“真傻——”

苏月遥眼中的恨意,慢慢的变成惆怅,垂眸轻叹,眼眶却微红。

丫鬟并没有察觉,仍旧念叨:“小姐,您说洛家公子是不是真疯了啊?不是已经和离了么?这苏月遥也是,父亲欠了周家那么多钱骤然病逝,她自个儿先嫁洛家和离后自己又跑了,和周公子有什么关系?要我说周公子才可怜,钱都打水漂了……”

“闭嘴!”

韩映秋再也听不下去,呵斥丫鬟,丫鬟虽不解她在生气什么,却不敢再多言。

本以为这场闹剧就要这般结束,谁知择日又上演一场更热闹的大戏:和离不久的洛亭阳与许州新贵周玉和,同时登门许州师爷韩家,求娶韩家嫡长女韩映秋!

很明显,洛亭阳也要周玉和体会痛失所爱的感受。

许州众人都说他不自量力,他却仍飞蛾扑火。

韩映秋是周玉和的青梅竹马,听闻两家早先便定下了婚约。

少不得洛亭阳又要在周玉和的面前受辱。

最后还是韩家将韩映秋许给了周玉和,又将庶女韩英秀许给了洛家,算是两不得罪。

周洛两家不约而同,选择四月二十嫁娶之日。

如今最热闹的,大约便是韩家。

“姑娘,三姑娘来请安了!”

身后丫鬟端了旁人送的礼进门,脸上满是喜气洋洋。

韩映秋伸手抚了抚眼帘,拂去眼中恨意浓浓,转而挂上一抹清淡笑容:“叫她进来吧。”

“姐姐,姐姐!”

不过片刻,韩英秀便笑着进门。她也是要做正头娘子的人了,毫不掩饰心头喜悦:“妹妹今日特来谢姐姐大恩!”

韩映秋从前总是温柔善良的样子,苏月遥便学着她的模样,柔声道:“妹妹如何行这般大礼?”

韩英秀却不起身,反而越发高兴了起来:“多谢姐姐引荐妹妹去苏月遥那儿,叫她同情妹妹这庶女之身,收了妹妹为徒,否则妹妹怎能有一手如此好的绣法本事呢?姐姐放心,即便妹妹嫁入了洛家,日后妹妹手中的绣品,定然全数交给姐姐和姐夫,还求姐姐姐夫疼惜妹妹,助妹妹彻底掌控洛家!”

韩英秀!!

亏得从前将她当做受人欺负的可怜小庶女,苏月遥心下不忍,又瞧着她有天赋,这才将一身本事教给她。

没想到,她竟早早投靠了周玉和。所做的一切,都不过是为了能取代苏月遥!

洛家如今如此落败,周玉和还要利用韩英秀斩尽杀绝,控制洛家?!

决不能让他们得逞!

韩映秋伸手,将韩英秀从地上扶起来,笑着对她道:“妹妹放心,你既做了这些事,姐姐一定铭记在心。妹妹的好日子,可还在后头呢!”

韩英秀瞧着韩映秋眸色之中似带了几分阴鸷,越发小心:“姐姐可是这两日累着了?妹妹今日叨扰姐姐了!”

“无妨。”

韩映秋叫丫鬟取了身旁龙凤戏珠的喜帕来,轻抚上头龙凤桀骜,却嗤笑一声:“这龙凤也太过耀眼,还是妹妹的鸳鸯戏水更浓情蜜意些。”

韩英秀的喜服是鸳鸯戏水,皆是用了从苏月遥那里学来的技艺所绣。

她此刻恨不得要拿到韩映秋的跟前儿谄媚一番:“姐姐这是哪里的话?周家对姐姐是用了心思的,就瞧着龙凤呈祥上头的东珠,每一颗都是价值连城。周家哥哥对姐姐的心思,是妹妹都羡慕呢!”

韩映秋不置可否,挥退韩英秀。却在成婚前夜,将自己的龙凤呈祥送去了韩英秀那,与她的鸳鸯戏水相换。

她们二人匆匆换上之后,忙忙碌碌的韩家便送出了两位女儿。

龙凤呈祥的气派恢弘,自是要送往那龙凤飞腾的喜轿之中,一路往周家而去,是十里红妆的热闹。

鸳鸯戏水的小家碧玉,便送入了鸳鸯双-飞的喜轿之中,一路往洛家而去,却是满目凋零,送亲人数都寥寥可数。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