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笔趣阁 > 重生嫁故郎 > 第2章再嫁故郎

第2章再嫁故郎

韩映秋坐在喜轿之中,低头把玩着手中鸳鸯觅食的帕子,便听得外头喜婆子声音轻轻响起:“大姑娘,咱们这样做是否太冒险了?”

韩映秋心中笃定,将那帕子死死捏在了手里:“我给她一个去周家扬名立万的机会,她当该感激我才是。叫你传的话,你若传到了,她自不会怀疑。”

喜婆点头,倒是机灵:“大姑娘放心,奴婢一说是大姑娘要与她换衣裳穿,她高兴都来不及。虽问了奴婢一句,奴婢也按着大姑娘的话说您喜欢鸳鸯戏水这伉俪情深的寓意,她便没有怀疑。今儿府中忙乱,也不曾有人发现大姑娘和她换了花轿呢!咱们先到洛家,等周家反应过来,只怕已经晚了!”

韩映秋靠在了喜轿之上,将早就备好的一小包价值不菲的首饰从喜轿的帘幕之中递了出去:“今日事毕,你便远走高飞,永远不要再出现在许州。”

喜婆忙接了那一包首饰,打开一看,里头连韩映秋的祖母送她的价值千两的羊脂玉镯子都有,也是喜出望外:“大姑娘放心,奴婢连马车都备好了,等会儿送了大姑娘入洛府,奴婢便远走高飞,永世不再出现在大姑娘的跟前儿!”

洛府和周家,乃在许州的两头。

韩映秋的花轿先到许州东头的洛府,不知是因为这是洛亭阳续弦的缘故,还是因为洛家如今已然满门凋落。便是大喜之日,洛家门口也是人丁稀疏。

唯有大红的喜缦和灯笼随风摇曳,在证明着洛家今日是嫁娶大日。

“新娘到——”

喜婆喊了一声之后,本该是新郎官来踢轿门。

可洛家门口,却是安安静静。洛亭阳眸色清冷地站在门口一动不动,若不是他这一身红,只怕瞧见的还以为今儿是丧日而非喜日呢!

“咳咳——新郎官踢轿门咯——”

喜婆子虽心下胆寒自个儿掺和了这三家的事情,但想到即将带着那么多珠宝远走高飞,也是要继续提醒洛亭阳。

可洛亭阳仍旧纹丝未动,洛家其他人的脸上也毫无笑意。

就在喜婆子要喊第三声的时候,轿中的韩映秋,却亲自起身走出了轿门——

“姑娘,这使不得啊!新娘子的脚如何能沾地?!”

喜婆子忙上前要将韩映秋背在背上,韩映秋却是摇头,兀自扶着喜婆子:“带我入府吧。”

浅浅一声,叫上头的洛亭阳皱了眉。

也叫周围所有人,都对着韩映秋指指点点了起来。

洛亭阳终于走下来,将手中红绫递给韩映秋,却低声道:“你不是韩英秀?”

他的耳朵这般灵敏,自己在他身边三年,怎地竟是从来不知?

韩映秋接过那红绫的一端,当她能再一次站在这男人的身边,再一次给他一个完整的婚礼的时候,竟是觉得眼眶都红了:“我不是韩英秀。”

男人的脚步略有停顿,很快便走上府门前的台阶,声音低沉,略带沙哑:“你是韩映秋。”

“是。”

随着男人的脚步,韩映秋走上台阶,跨过火盆,听着他再也没有从前那明朗张扬的声音,心下微酸。

他怕这男人恨极了周玉和也恨极了韩家,忙接了话头:“若想报仇,就将这场婚事安稳进行下去。让他也失去所爱之人,方才明了你心头憎恨。”

“呵——”

洛亭阳冷笑,脚步却越发坚定:“他周玉和,也该尝尝失去所爱之人的滋味!”

他们二人同步上前,让韩映秋想到了自己还是苏月遥的时候与洛亭阳的那场婚礼。

洛家重视她,所以是满城鲜花,十里红妆地想要迎她进门。

她却从头哭到尾,还不愿跨洛家门口的火盆。最后几乎是洛家老夫人来求她,又灭了火盆之中的两块炭火,她这才勉强跨入。

拜堂之时,她也不愿低头弯腰。是洛亭阳拉扯着她勉强完成了婚礼,更是没有叫人闹洞房,生怕惊了她。

可惜从前的她不知人间真情,错信了周玉和那背信弃义之人。

如今的这场婚礼虽不算那般盛大,但在她心里,也算是补偿了几分从前的遗憾。

“一拜天地——”

“二拜高堂——”

“夫妻对拜——”

她拜得认真,却能感觉到洛亭阳如同从前的自己一般,不愿弯腰低头。

也好,欠他的,以这种方式归还,她甘之如饴。

“送入——”

“慢着!”

就在拜堂的最后一步,外头忽而传来了吵闹的声音。

似是听到了周玉和的动静,韩映秋抓紧了红绫,知道该来的还是要来。

在洛家小厮家丁们的拉扯之下,周玉和却仗着人多势众,还是突破重围,进入了正在拜堂的洛家正厅。

周玉和也一身红衣,几乎跌跌撞撞地闯入。

洛家如今连家丁都遣散许多,他们拦不住带了打手喽啰的周玉和。

周玉和进门上前,便要拉扯韩映秋。

韩映秋本能后退,洛亭阳到底挡在了她的跟前儿,抬眸瞧着周玉和:“你做什么?”

“哼,丧家之犬,给我滚开!”

周玉和与洛亭阳一般身高,直视洛亭阳的表情气急败坏:“洛亭阳,你好大的胆子,竟敢将我们二人的新娘掉包。你若识相,就给小爷我滚开,不要招惹是非,将秋儿还给我。”

韩映秋的心里忍不住生出千万把的刀剑来,想要杀了眼前的男人。

从前的她对周玉和从未有过怀疑,更是将韩映秋韩英秀姐妹都当做了最好的朋友。

韩映秋的手从小受了伤,不能织绣,苏月遥便事事帮衬,自己绣下的东西必定会送韩映秋一条!

对韩英秀,她更是关切有加,以为韩英秀一个庶女苦楚,将毕生所学倾囊相授!

万没想到,韩英秀连同周玉和欺骗自己,也欺瞒了韩映秋。

他周玉和对韩映秋的真心,又能算得上几分?!

洛亭阳虽在商场之上落败与周玉和,但此刻气势上,他却是半点儿不输。

他挡在了周玉和与韩映秋之间:“周玉和,你别太过分!今日是我大喜之日,你若胡闹,我一样不会放过你!”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