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笔趣阁 > 重生嫁故郎 > 第4章他还是从前模样

第4章他还是从前模样

周玉和仍然不想走,但周家人也已经扛不住周围的议论纷纷,拉扯着周玉和往外。

只是在到了门口的时候,周玉和愤怒的声音仍然传来:“我不会放弃的。秋儿,我一定会将你接回身边!”

周家人离开之后,这厅中就安静了下来。

洛家一片死寂,唯有片刻之后的洛亭阳对主婚人道:“继续吧!”

“咳咳——”

所有人都不明白韩映秋究竟是为何与韩英秀换了婚,但都到这地步,主婚人也只能将错就错:“送入洞房——”

周围自有丫鬟上前要扶着韩映秋,韩映秋却是摆了摆手,看着脚下的石板路,凭着自己的记忆走向了后室。

她在洛家三年,这里的一砖一瓦都是按着她的喜好铺就,她又如何不会认路?

洛亭阳要在外头应付宾客,韩映秋回到他们的婚房,方才发觉这里并非是后院正室,而是西厢房!

西厢房通常都是给客人居住的地方,也不知为何今儿竟做了婚房。

然而进房之后的安静,让韩映秋越发地不适应。

她兀自摘了盖头,果然瞧着房中只有两个丫鬟:一个是随着她一同嫁过来的韩英秀的丫鬟小芬,还有一个是洛府的家生丫鬟。

看着她摘了盖头,小芬都有些吓着了:“大姑娘……这使不得!”

韩映秋却没有理会她这个韩英秀的“帮凶”,环顾四周发觉这里没有半点儿装饰,丝毫不像是婚房,这才对那洛府的家生丫鬟问道:“翠翠,为何婚房选在了厢房?”

那丫鬟眼中的惊讶一闪而逝,才低头回道:“回夫人,是少爷的意思。”

韩映秋点头,却是越发好奇了起来:“走,带我去正室瞧瞧。”

说着她就要出门,却吓得那翠翠跪在了地上:“夫人,使不得啊!今儿是少夫人和少爷的大喜之日,少夫人不能乱跑。”

其实正室距离他们这里并不远,韩映秋听着后院里的安静,心下了然:“反正也不会有人来闹洞房,少爷也得在前头喝酒喝上好一阵,我就去看看,绝不乱动。”

她是当真好奇,洛亭阳将她曾住过的那正室弄成了什么模样?

翠翠拗不过韩映秋,连丫鬟小芬都瞪了翠翠一眼:“我们大姑娘屈尊下嫁给你们家少爷,难不成连个正房都住不了吗?让你带着过去你就带着,哪儿这么多废话?”

“闭嘴!”

韩映秋只觉得她聒噪,瞪了她一眼,吓得小芬忙低了头不敢再说。

翠翠为难,不肯上前,韩映秋也不恼,只是自顾自地往外走:“也罢,你不带我去,我自个儿去就是了!”

她脚步倒是快,翠翠也得跟上。

走到了那正房跟前儿的时候,韩映秋却发觉房门上了锁。

翠翠正要劝韩映秋回去,就瞧着韩映秋熟稔地从一旁摆着的一盆已经盛开的迎春花盆下头找到了这正室的钥匙,不费半分力气就打开了正室的大门!

这锁门的想法,还是苏月遥的习惯。便是在苏家她也是总觉得若出门之后,房间的门要上锁才好,因为她不喜旁人随便进入她的房间。到没成想,洛亭阳也保留着她将房门钥匙放在右手花盆下的习惯。

然而真正让韩映秋惊讶的,是她打开门之后所看到的一切——

偌大的楠町院正房之中,所有一切的陈设和布置,都和当日苏月遥从洛家离开的时候一模一样!连她扔在桌上的一件已然不要的白纱浅袖长裙,都好端端地还放在桌子上,仿佛在等着主人重新将它穿在身上!

或许唯一有所改变的,就是在这正房之中,挂满了苏月遥的画像!

从进门的入眼处,一直到里面的床榻旁,所有的墙壁上,乃至窗户上头,都挂满了苏月遥的画像!

每一幅画像上的苏月遥,是神态各异。宜喜宜嗔,或柔或刚,全然都是从前苏月遥在洛家生活的点点滴滴。

有些连他自己都已经忘记了的场景,却出现在眼前的画像之上。她不知她是什么时候坐在长亭之中拈花一笑,也不知她是在什么地方举起一枚宝石对日光相看,更不明她为何会赤脚蹲在廊下给看着锦鲤抢食*

画像之中的苏月遥,鲜活得仿佛就在眼前。

可以见得,作画之人是将对苏月遥所有的情谊都落在了笔下,含恨带痴,倾注一切的心思。

而每一幅画像的角落最不起眼的地方,都拓下了洛亭阳的印章。仿佛连他选择印章的地方都是那么小心翼翼,生怕破坏掉画中苏月遥的半分美感。

这满屋的情浓,叫韩映秋红了眼眶,心下酸楚。

“少夫人,求您回去吧!”

翠翠看到这般模样,吓得是三魂没了七魄地跪在韩映秋的跟前儿:“求少夫人快些回去吧!”

“这简直太放肆了吧?!”

反而是小芬,看到这满屋的画像,便是气急上前,一把就将眼前的一副画扯了下来:“如今是咱们大姑娘嫁了过来,少爷怎能还留着前夫人的画像呢!?这女人谁知如今是生是死,她——”

“啪——”

韩映秋未等小芬将话说完,已然一个巴掌落在了她的脸上!

然而却是来不及了,小芬手脚利落,已经将眼前的一副苏月遥拈花一笑的画撕成两半!

那笑容也随着画像而分割开来,叫韩映秋皱了眉头:“放肆!谁叫你动这画的?!”

“放肆!”

韩映秋还未发落小芬,却听得身后突然传来了洛亭阳的声音!

他也看到了小芬所为,大步跑上前来,一把将门口的小芬拽开,在看到苏月遥的画像被分割两半之后,倏然愣在了原地。

不过须臾之间,韩映秋就感觉到眼前男人的寒意仿佛要将周遭一切都冻结。

她忙将小芬手中半张画像拿了过来,却被男人一把抢了过去:“你不配碰她!”

愣了愣,韩映秋才反应过来,洛亭阳说的是她不配触碰画像之中的苏月遥!

韩映秋没想着瞒着洛亭阳,抬眸便道:“其实我就是——”

“韩映秋,你要干什么?!”

然而还未等韩映秋将话说完,洛亭阳怒不可遏的眼已经看向了韩映秋。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