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笔趣阁 > 重生嫁故郎 > 第9章姨娘之争

第9章姨娘之争

更让韩师爷尴尬的是,女婿回门,竟是半点儿礼物都没带。

韩师爷招呼一声,周玉和就坐在厅中主位上,神态倨傲:“昨夜秀儿闹脾气闹到了半夜里,所以我也疏忽了,没准备大礼回门,还望岳父不要见怪。”

周玉和对韩家的态度,与从前判若两人。

韩师爷心里不快,却也不敢招惹,忙摆手:“无妨无妨,你们回门就好。早饭已上桌,快些来用饭吧。”

堂中正坐韩家一门,周玉和却不将任何一人放在眼中。

一个早饭吃得沉闷,除了洛亭阳偶尔给韩映秋夹菜惹的周玉和眼中生出许多恼意,便没有了旁的响动。

许是因为早饭太过尴尬,饭菜一撤,韩师爷就忙起身对周玉和道:“周贤婿挪步,我这里得了上好的秋风打斋图,周贤婿可要与我同去书房,品鉴一番?”

他也没有厚此薄彼,又看向了洛亭阳:“我为洛贤婿也准备了一份春茶毛尖,同去品尝吧?”

周玉和看向洛亭阳,二人的眼神里仿佛电光火石擦闪而过。旁人也瞧得出,大多寒暄两句就告退了去。

他们一同随同韩师爷去了书房,韩映秋则浅浅一笑,看向韩英秀:“妹妹,还未恭喜你,身怀有孕。”

韩英秀只觉得,韩映秋和从前不大一样,但却一如从前一般,扑在韩映秋的面前便是哭诉:“姐姐,他怎能那样对我?”

平姨娘却多了个心眼儿,拉了韩英秀一把,不叫她说话:“秀儿,瞧着你精神不大好,我给你请了大夫来。你去后堂,叫大夫诊脉吧。”

她是要支走韩英秀,韩英秀自然明白。

果然韩英秀离开之后,平姨娘便对韩映秋冷了脸:“大姑娘,你这般做派,是否太过分了?说到底,秀儿也是你的亲妹妹,你们血脉相连,你如何能如此坑她?”

韩映秋装作不解:“不知二姨娘说的是什么意思?周家如今可是许州首富人家,三妹妹嫁给周家,难道不好?”

“哼——”

平姨娘仗着自己是长辈,从前韩映秋也算是尊敬她,此刻反而在韩映秋的跟前儿拿起了架子来:“若真那么好,你自个儿怎么不嫁?”

韩映秋收敛眸中笑意:“我是没有三妹妹那个福分,能还未成婚便先有孕。”

“你——你说话小心些?!”

平姨娘恼怒,将手中碗盘摔在桌上。

韩映秋站起身,冷笑嘲讽:“这话可是你自己亲口说的,我半句都不曾多言。”

平姨娘只觉得今儿的韩映秋和往日不同,越发气都不打一处来:“你心知肚明,秀儿那性子,压根就压不住周家一门。可若是在洛家,她反而能如鱼得水。你却非要将她坑害到周家去,你安的什么心思?”

人人都以为,如今的洛家已经跌落云泥,好掌控。

韩映秋缓缓走向平姨娘,气势压人:“姨娘与我说话,且要三思!真当旁人都是傻子了不成?她一个未婚之女,带着身孕嫁给洛家,还不得被沉塘?我这是在帮她,而不是在害她!”

说着,韩映秋也将双手抱在胸前,冷冰冰地盯着平姨娘:“再说了,你且去问问三妹妹。洛家与周家,她想选那个?她那虚荣又浮躁的性子,可不是随了平姨娘你了?”

韩映秋从前从未说过这样的话,平姨娘心下暗惊:“你知道些什么?”

从前的韩映秋是被韩师爷保护的太好了,对平姨娘的那些腌臜手段一概不知。

如今苏月遥成了她,方才从记忆中得知,她这手腕落下的病根,且有平姨娘的一份“功劳”呢。

于是韩映秋面对平姨娘,便是再无半点儿从前的温柔:“姨娘做下的那些恶事,你我都心知肚明。从今儿开始,你最好别来招惹我。我腾不出手收拾你,但不代表我能对你容忍再三。”

她眸色冷峻,给平姨娘最后的警告:“从今儿开始,你再对我有半分不敬,且可试试看我会如何。反正你不过就是个姨娘,说白了便是我们韩府的奴!对一个奴,我可没那么多耐心!”

看着韩映秋如此,平姨娘都不由地后退了一步。

手中的筷子也有些拿不稳地掉落在地,她咽了一口唾沫,不敢多言。

韩映秋方才略微舒了一口气,转而又换上了一副笑脸:“平姨娘,日后且对我和姑爷恭敬些。咱们井水不犯河水,才有好日子过。”

平姨娘心下不甘,却不敢招惹这位大小姐。

只能眼看着韩映秋走向了后园,而后狠狠地摔碎了手中的茶杯。

后园之中,还未去看大夫的韩英秀,正在责打一个嬷嬷。

韩映秋定睛一看,可不正是原身的乳母金嬷嬷吗?

金嬷嬷从前跟在韩映秋的生母身边,后来做了韩映秋的乳母,在府中一向都被礼待有加。

此刻却跪在韩英秀的跟前儿,受韩英秀鞭笞责打:“你算是个什么东西,也敢来冲撞我?!我如今可是嫁给了周家,做了正头的主母,也叫你们这些个奴婢,敢小看我不成?!”

她手起柳条落下,打的金嬷嬷闷哼出声,脸色涨红。

“三妹妹!”

韩映秋忙上前,喊了一声韩英秀。

韩英秀手中的柳条顿在半空,看向韩映秋的眼中带着复杂的委屈。

金嬷嬷跪着向韩映秋挪来:“姑娘回来了?姑娘,将老奴带去洛家伺候姑娘吧?”

韩映秋拉扯她起身,皱眉对韩映秋斥责:“这是干什么?一回来就撒泼?”

韩英秀低了头,在周家受气,回家还要受气,越发地不快:“大姐姐也要来欺负我了不成?”

韩映秋冷哼一声:“带着你的人,快点儿回你的房间去。不要再惹事了,你自个儿也说了,如今是做正头主母的人了。难不成还这般娇纵,只怕是要惹的周玉和更讨厌你。”

这话说的难听。

叫韩英秀倏然抬眸,对韩映秋怒不可遏:“大姐姐也知道,他心里头只有你!如今我算什么?”

说罢,她竟是自个儿哭了起来,而后跺了跺脚,就跑开了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