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笔趣阁 > 重生嫁故郎 > 第5章丫鬟出头不袒护

第5章丫鬟出头不袒护

韩映秋忙后退一步,却还未来得及反应,就瞧着洛亭阳已经大步踏入了房间之中。

风从房门外吹进来,将房中的画卷吹得猎猎作响。

洛亭阳不顾一切地扑向了房中的画卷,对韩映秋身旁的丫鬟怒道:“还不关门?!”

丫鬟吓得忙去关门,韩映秋敛去眼中的惊诧,心头微震:“抱歉。”

洛亭阳没想到,韩映秋的第一句话,是道歉。

那所有想发的脾气,便全部都堵在了喉头发不出来。

他只能有些厌烦地看向了韩映秋:“别以为帮了我,你就能在洛家为所欲为了。”

苏月遥从前在洛家,可不是为所欲为?

他的偏爱,果然只给一人。

韩映秋点头,再后退一步:“我知道了。”

扯了扯自己身上被风吹乱的衣襟,韩映秋从前对洛亭阳都从未这么温柔过:“夜深了,歇着吧?”

这一次和上一次一样,同样没有闹洞房。

只是上一次是苏月遥不愿,此时只怕是洛亭阳不喜了。

在这满屋子都是苏月遥的画像之间,洛亭阳缓缓走向了韩映秋。

他的眸中,带着恨:“别以为我会感激你。我不知道你千方百计要嫁入洛府到底是什么目的,我只问你一句,苏月遥在哪儿?”

他的心里还抱着一丝期盼,期盼着苏月遥仍活在世上。

韩映秋没有办法忽略洛亭阳眼中的星火之光,却只能别过头:“我不知道。”

对苏月遥的死,她另有打算。

却还未等韩映秋在说什么,洛亭阳已然欺身上前,手也伸向了韩映秋的脖颈:“你是周玉和的人,怎会不知苏月遥在哪儿?!”

他厉声质问,手中虽然没有下狠手,但也叫韩映秋开始有些疼了几分,更惊吓几分。

她本能地拍打着洛亭阳的手挣扎,洛亭阳却是不肯放过她:“我再问你一遍,苏月遥在哪儿?你们是不是已经杀了她?”

“咳咳咳——”

韩映秋心下竟生出几分凄然:果然洛亭阳,是只会对苏月遥温柔的吧?

明明该高兴,怎么心下反而几分怅然?

从前……从未见过洛亭阳这般模样。

一直以为,他是温润君子。

“三少爷,放开三少奶奶,您竟她弄疼了?!”

好在一旁的翠翠看到这一幕,也是吓得“扑通”一下,便跪在了洛亭阳的跟前儿拉扯着洛亭阳的衣袖:“今儿是少爷和少奶奶的新婚之日,少爷快些放手啊。”

洛亭阳不懂。

他都这样了,眼前的韩映秋不是应该害怕、恐惧甚至绝望吗?

为什么她的眼中,始终都是平和,甚至嘴角还带着微笑呢?

还有许多洛亭阳看不懂的情绪。

她的眼神,让洛亭阳觉得熟悉,不可置信的熟悉。

这些情绪,就如同一盆冷水,当头浇在了洛亭阳的头顶——

让他浑身寒凉,终究还是松了手,放开了韩映秋。

“咳咳咳——”

韩映秋捂着脖子,大口喘息。

头顶传来了洛亭阳冰冷的声音:“我今儿睡在这里。”

韩映秋点头,再后退一步,声音因为方才的事情有些沙哑:“好,我不会打扰你。”

她转身要走,洛亭阳的声音却在她的身后再度响起:“往后我会一直住在这间房。”

韩映秋点了点头,顺势出门。

翠翠匆忙跟上了韩映秋,还想帮着洛亭阳解释:“少夫人别生气,我们少爷只是一时之间接受不了与苏家姑娘和离的事情,其实他平日里……”

“无妨。”

韩映秋的声音很平静:“他需要多少时间,我都可以给他。”

洛亭阳,我们还有一辈子,可以相互纠缠。

小芬方才被洛亭阳吓着了,一直不敢说话,此刻却是不满开口:“三少爷这是什么意思?少奶奶,要奴婢说,咱们就要让三少爷知道咱们的厉害。”

韩映秋回头,眸色森冷。

小芬不敢说话,低了头。

韩映秋没有犹豫,便对小芬挥了挥手:“从今儿开始,你去后头柴房做工吧。”

“什么?”

小芬震惊。

要知道,在韩家的时候,她虽然只是韩英秀这个庶女身边的丫鬟,可好歹也是大丫鬟。

本今儿还在窃喜,终于能伺候在大姑娘韩映秋的身边,日后吃香的喝辣的少不了这洛家都是她们的了。

此刻忽而听闻韩映秋这话,是惊出一身冷汗。

她忙跪在地上:“奴婢做错了什么,还请姑娘责罚,不要丢下奴婢啊!”

韩映秋脚步未停,对小芬已经厌烦至极:“让你去你就去。”

两句话的功夫,韩映秋已经走远。

留下小芬一人跪在冰冷的石板路上不知所措。

这一夜的许州,本该热闹的周家与洛家,却都在入夜之后安静了下来。

周玉和辗转反侧,想到此刻韩映秋正和他最大的敌人洛亭阳躺在一张床上,他就忍不住对身侧之人嘶吼怒骂。

韩映秋躺在偌大的喜床之上,身旁空无一人。

可她的心,却比这夜还要宁静。

择日,韩映秋就起了个大早。

先吩咐了翠翠去周家送一封信,又收拾妥当之后,一早便去了前厅,给公婆请安。

记得从前苏月遥在洛家,是从不必请安的。

洛家二老因着洛亭阳的关系,也纵容着苏月遥的一切任性。

甚至有时候大房和二房都看不下去,在二老跟前儿说苏月遥的坏话,二老也从不为难苏月遥。

韩映秋没找到洛亭阳,只能一人来到前厅。

除了大伯洛容因为生病没来,洛家的所有人都在,自然也包括洛家二老。

昨日盖着盖头,没瞧见他们二人模样。

今儿一看,韩映秋心下吃惊:不过短短时日未见,他们二老竟然苍老成如此模样?

洛则乃洛亭阳的父亲,从前也是许州城中意气风发之人。

虽五十出头的年纪,但他成熟稳重,为人风趣,走到哪儿都是挺胸抬头,鬓角连半点儿白发都没有的。

如今他却是半头华发,神情萎顿,哪有从前半点儿风姿?

再看洛则的夫人吕氏,从前她保养得益,身材珠圆玉润,却人人都说她有菩萨一般的慈悲面容。

可经历了这么多,她如今已然是眸色之中带了厉色,脸上皮肉也松泛了几分。

女人的苍老,或许便是一夜而就。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