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笔趣阁 > 重生嫁故郎 > 第8章与她同

第8章与她同

为什么……

他越来越频繁地想起苏月遥,就仿佛她其实并不曾离去?

“吱呀——”

正当洛亭阳恍惚之时,韩映秋便推门而入。

她今儿也没有穿着一身新妇该穿着的红色,反而是一身浅淡的水色百合曳地长裙。

她懒懒地梳了个堕马髻,只简单点缀几根珍珠钗环,却是另一种清秀淡雅的美。

与苏月遥不同,苏月遥的美是炽-热而又明媚的,她总爱热烈的颜色,仿佛一团火焰,所过之处,叫人久久无法忘却。

韩映秋却更像是那春日里的一缕风,带着些许的凉意,却又迎着暖阳的柔和。

洛亭阳坐起身,揉了揉因宿醉而疼痛着的眉心:“以后我住软塌,你睡大床。”

“好。”

韩映秋没有拒绝,给他端了一盆热水:“洗漱吧。大伯不大好,父亲方才吩咐说让你今日找个大夫来。”

洛亭阳点头,并不习惯这种柔和又安宁的早晨。

他走近韩映秋,指着榻上团成了小蛇一般的被褥问道:“你是故意的吗?”

韩映秋愣了愣,不明所以。

洛亭阳的眼中,多加几分寒凉:“自昨日,你便总是学着月遥的模样。学她的语气,学她的习惯。我不管你是为了什么,但月遥就是月遥,没有人能替代她,请你以后不要再做这等无用功了。”

这男人还真是……

韩映秋都不知该说他敏锐,还是说他愚蠢。

将打湿的帕子递给洛亭阳,韩映秋试探性地对他眨了眨眼:“那若……我想要替代苏月遥在你心里的位置呢?”

她就差告诉他,她就是苏月遥了。

洛亭阳眸中神色一冷,将湿帕子打落在盆中:“没有人能替代她。”

他警告一般地盯着韩映秋:“你不是月遥,也别妄想成为月遥!”

好吧。

韩映秋低头浅笑,克制又矜持:“那你也别多心。既心里只有苏月遥,便一心想着她就是。别管我做什么,我若有朝一日要坑害与你,你只管对付我好了。”

洛亭阳不解。

从知道韩映秋和韩英秀互换嫁给自己开始,他就万分不解。

这时而冰冷,时而热情,又时而像是站在自己的对立面的韩映秋。

她到底要做什么?

因为洛家大伯的病,整个洛家并没有多少洛亭阳娶亲的热闹。反而像是陷入了死寂,波澜不惊。

许州名医早已看过洛家大伯,说他病根深重,如今又遭了一场洛家大难,只怕无力回天。

傍晚,大房的院子里,便传来了朱娇娇的哭声。

她自不是为公爹而哭,竟是哭自己命苦,要跟着洛家一同败落。

她心有不甘。

哭声经久不止,韩映秋的房中,却没有因朱娇娇而有什么变化。

烛光温暖,洛亭阳坐在案几之旁,细算着手中账本,侧颜认真又坚毅。

韩映秋也坐在床榻之上,取一条扇面,用这双生疏的手练习着绣法。

片刻之后,便感手腕疼痛,有些懊恼。

却不知何时,洛亭阳已站在韩映秋的身前,垂眸盯着她手中石岩翠竹的扇面,冷哼一声:“这世上,无人能比月遥绣法。你学她做这双面织绣,实在自不量力。”

韩映秋苦笑。

若不是这身体的手腕早年受了伤,她能做成这丑陋模样?

于是韩映秋抬眸,不甘示弱:“是是是,谁也无法和你的苏月遥相比。我又不是绣给你的,丑不丑的,也无需你与我多言!”

她分明是生气,语气里却多几分自然而然的娇嗔。

洛亭阳眉心微皱,不再多言:“睡吧,明日还要回门。”

烛光熄灭,他们二人各躺一榻。

韩映秋转身,安然睡去。

心里只道:你今日这样对我,日后总会后悔!洛亭阳,我等你后悔的那一日。

四月二十二,许州城中细雨霏霏。

倒春寒让一早的许州,便露水遍地。

周家和洛家的马车,同时踏破那露水重重,朝着韩家而去。

是韩家两位女儿的回门之日,热闹至极。

韩师爷亲自在门口张望迎接着,就瞧着洛家的马车先一步抵达。

韩师爷不喜洛亭阳,但韩映秋到底是他最疼爱的女儿,他自然也要给洛亭阳几分笑脸。

洛家用了一整辆马车装回门的送礼,虽说已经败落,但到底让韩师爷笑开了花儿:“哎呀,你们回门来就是让我最高兴的事情了,还拿这么多东西做什么?外头冷,快些进屋!”

韩映秋从前在家中,是父亲的掌上明珠。

母亲走得早,韩师爷害怕若续弦了旁人要欺负韩映秋,便迟迟没有续弦。

家中的一切,都交给了韩英秀的姨娘平氏来打理。

平氏的膝下除了有韩英秀,还有一位男儿,也是韩家唯一的男丁。

可惜他平日对诗书无甚兴趣,所以韩师爷便将他送去了军中历练,年初归家省亲之后便不曾再回来了。

此刻迎了韩映秋和洛亭阳进门,韩师爷便小心翼翼将韩映秋拉去了一边:“丫头,你和三丫头是怎么回事?你不是该嫁去周家的吗?”

他是瞧不上洛亭阳,也瞧不上已经败落了的洛家,平日里与周家走的也更亲近些。

韩映秋瞧着前头的洛亭阳,才微微一笑:“爹爹放心,他对我很好。”

韩师爷不信,却看着女儿的神色的确比平日里更加欢喜,到底不曾多言什么。

回门之日的时辰本是有定数的,他们也要在娘家用过早餐和午饭之后,方才能回府。

这早餐已经摆在桌子上许久,却不见周玉和和韩英秀人影。

惹的韩师爷眼中不快,平姨娘也三番两次着小厮丫鬟去催促。

过了时辰两刻钟,周玉和与韩英秀的马车,才姗姗来迟地出现在韩家门口。

周玉和早就换下身上大红,眸色之中多带了几分不耐,进门甚至都没有和韩师爷打招呼。

看到坐在正厅的洛亭阳,他更是敌意重重。

再看韩英秀,像是昨儿哭过了一般,眸色之间都是脂粉也压不住的通红。

她虽如今已怀有身孕,却衣着单薄,神色小心,更是连连呵欠,看样子是昨夜二人吵了一架。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