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笔趣阁 > 重生嫁故郎 > 第11章大嫂的不甘

第11章大嫂的不甘

—此刻的周家,是气氛阴沉。

从韩家回来之后,一路上周玉和都在给韩英秀脸色看。

他不顾韩英秀身怀有孕,下了马车就急急往书房而去。

韩英秀只能快步跟在他的身后:“爷,您慢些走!我有话想和您说,您慢些走!”

周玉和不耐回头,瞪了韩英秀一眼:“今日你在韩家,也太放肆了些。秋儿是你的姐姐,你要时刻尊她重她。”

韩英秀没想到,周玉和是为这事儿而生气,也是气都不打一处来:“我今儿还不够尊她重她吗?”

周玉和冷哼一声:“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表面看着恭敬,实际上打的是什么主意!”

韩英秀上前,拉扯了一把周玉和:“爷,如今我才是您的夫人,您怎能这样对我?”

谁知周玉和是不耐至极,一把甩开了韩英秀:“夫人?你最好认清你自己的身份!”

韩英秀一个趔趄,便摔倒在地。

周玉和却连头都不回一下,扬长而去。

只留下倒在地上捂着肚子流泪的韩英秀,和一旁手忙脚乱的丫鬟们。

韩英秀愤怒地看向了洛家的方向:“韩映秋,你给我等着瞧!”

韩映秋觉得,自己对洛亭阳的态度还算是有效。

至少……他看到自己的时候,不再总是冷着一张脸了。

而且到了晚间,他主动将自己的被褥放在了床下小榻之上,反而将大床让给了韩映秋。

择日一早,韩映秋正给洛亭阳准备早餐,大房那边便传来了消息,说叫所有人都去正堂,有要事商议。

韩映秋到了正堂,发觉洛家一家子都围在正堂,说是大伯洛容只怕命不久矣。

他们之前在说什么,韩映秋是不知。

不过见着韩映秋回来,大嫂朱娇娇就起身,一副高傲姿态:“弟妹回来的正好!”

未等韩映秋反应过来,她就用手敲了敲一旁的桌子:“虽然三弟不在这里,弟妹如今也是能当家做主了。我是有正事,要同弟妹说。”

原来在这等着她呢?

身后的确不见洛亭阳身影,韩映秋却坦然又大方:“大嫂直言吧。”

朱娇娇扬起头颅,一副骄傲面容:“今儿大家伙都在这,我便也清算一番就是。自咱们洛家丢了皇贡资格的那一日起,便是日渐败落,如今若不是靠着我们大房的几个铺子撑着场面,只怕早就过不下去了。”

洛家丢了皇贡之资不过短短几月,已然被周家压得抬不起头来。

韩映秋记得,当年洛则将一些稳定的商铺交给大房打理的时候,就是想要以备不时之需。防着有朝一日万一洛家败落,大房的这些铺子便作为洛家“起死回生”的资本。

只是洛则没想到,这事儿如今竟是会被朱娇娇拿上台面来,当做要挟的资本:“当日给你们办这场婚礼,也都是我父亲做主,我们大房出的银两。我昨儿和我们家爷细细盘算了一下,发觉花费不少。今日你既站在这,咱们不如清算一番?”

此话一出,别说是韩映秋了,就是洛则都是皱眉看向了朱娇娇:“大房媳妇,你什么意思?大家都是一家人,这笔账你也要如此精打细算?”

朱娇娇对洛则说话,稍稍收敛,但并不打算让步:“这是自然。正好二叔也说到这了,我到不妨同大家直说。我和我们家大爷商议了一番,觉得咱们如今还是分家而过的好。”

分家?

不过就是看着二房和三房都落魄了,大房的手上还攥着如今洛家唯一赚钱的铺子。

朱娇娇的心思,谁不明白?

“咳咳咳——”

听到她这么说,吕氏就仿佛被气着了一般,突然就开始剧烈地咳嗽了起来。

洛则忙着给吕氏倒水,洛扶柳心疼自个儿的父母,起身便开始与朱娇娇对峙:“大嫂这是什么意思?从前我们二房和三房都还好着的时候,你花了多少钱,我们也没和你算过。如今见着我们落了势,你们就要分房了不成?”

“不不,我们不是就这么定了,还是要再考虑一下的!”

洛庭文害怕洛扶柳这快人快语的样子,忙拉扯了一下朱娇娇,想缓和一番。

这是洛则最不想看到的结果:“何至于闹到这般地步?”

朱娇娇疾言厉色,掩去了她眉眼之中的几分妩媚,反而多了戾气,越发丑陋:“本是早就该说的,想着到底是阳哥儿办婚事,我就没提。但现在洛家既然是这样了,咱们就各人顾着各人的命吧。分家,对谁都好。”

她指了指后院,狮子大开口:“如今整个洛家都是我们大房一力支撑着,这宅院自然是要归我们了。”

最是贪婪之人,却要做出一副大度模样:“二妹妹孤身一人无所依靠,若还愿意帮衬着我们,便留在我们的身边,自不会亏待了二妹妹。”

她看向洛亭阳和韩映秋:“至于你们三房,爱去哪儿去哪儿。我给你们宽限一月的时间搬出洛家,否则便是大棒子赶出去,也别怪我不顾念旧情。”

“好不要脸!”

洛扶柳已经气的七荤八素。

吕氏也是再度咳嗽了起来心下凄然:“这些年,我们待你们大房不薄。如今大哥病重,你们二人在这里胡言乱语些什么?”

朱娇娇却是已经心思笃定了下来,给了他们最后的“警告”:“我话已至此,你们自个儿想想看吧!若是分家,咱们尚且留的情面。你们的铺子我也给你们找好了出路,周家愿意高价收,就卖给周家。剩下的那点儿钱,也够你们过半辈子了,我仁至义尽。”

“混账!”

洛则被她气的胸口不住起伏:“我就是死,也绝不会将铺子卖给周家!你妄想!”

朱娇娇扯了一把洛庭文,心满意足地站起身来:“由不得你们说什么了,我言尽于此,你们好自为之吧!”

她要走。

却在路过韩映秋的时候,忽而就被拉住了。

“你做什么?!”

她愤怒转身看着韩映秋。

“啪——”

韩映秋却毫不犹豫,一个巴掌就甩在了她的左脸之上:“这一巴掌,是打你不敬公爹和婆母还有大伯的不孝。他们三位长辈都在,这洛家的事情,还由不得你做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