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笔趣阁 > 重生嫁故郎 > 第10章她的跋扈

第10章她的跋扈

看着她的背影,韩映秋也只是摇了摇头。

不过是自作自受,日后总要成仇。

金嬷嬷站在一旁,又给韩映秋跪下:“姑娘,老奴不该给您惹事。”

韩映秋摇头,扶了她起身,思忖片刻,才道:“去收拾东西,一会儿同我一起走吧。”

金嬷嬷欢喜应了一声,也不顾身上伤痛,便跑去收拾了。

韩映秋回到了自己的闺房,只觉得熟悉又陌生。

熟悉的是,韩映秋原本的记忆中,这里是最安心的地方。

陌生的是,她苏月遥的闺房,只怕此生也南回了。

她寻了纸笔,写下一封书信,交给了翠翠:“托你将这书信送去给一人。”

不知在闺房坐了多久,洛亭阳来了。

他不是头一次进女子闺房,却还是低了头,眼睛也没有乱看:“要用午饭了,我们走吧?”

这不合规矩。

韩映秋起身,却还是点头:“也好,那我去与父亲讲一声。”

洛亭阳却伸手拉住韩映秋:“不必。我瞧岳父大人为难,便与他说过,我们先行。”

韩映秋愣了愣,知道若洛亭阳一人,是不怕周玉和。

左不过是想着不要因为他和周玉和之间的不和而叫所有人没法好好吃午饭,才想避开周玉和锋芒。

韩师爷也是,虽说这些年对韩映秋不错。但实在是个性子软顿的,说是八面玲珑,其实就是谁也不想得罪。

这样的人做师爷还不错,处理家事便少了几分决断。

韩映秋对洛亭阳点头:“好,那我们走。”

谁知出了韩家的门,洛亭阳也不上马车,竟是兀自带着小厮离开,丢了韩映秋一人上马车,倒是尴尬。

韩映秋叫翠翠打听缘由,方才知是方才周玉和与洛亭阳二人一同前来,两人如斗鸡一般,明争暗斗。

后周玉和于文采之上略输一筹,一气之下竟直接毁了他那幅好不容易才得来的秋风打斋图。

眼瞧着事情不妙,韩师爷忙出来打圆场。周玉和勉强给了他面子,拂袖而去,听闻去了韩英秀那里。

洛亭阳这才主动请辞,怕午饭的时候他们二人又红脸,韩师爷也应了,说择日请他们夫妇二人再回来吃饭便是。

韩师爷墙头草的模样,让翠翠都不由地摇头愤怒:“姑娘,不是奴婢要说什么,可他将咱们当做了什么?召之即来挥之即去不成?咱们送了那么多礼,周家却是空手而来,要走也该是三姑娘和三姑爷走才对!咱们家姑爷也是,为什么要答应呢?”

翠翠的心思,韩映秋明白。

心下怅然,却明白洛亭阳的想法:“原也可以留下,不过他是骄傲之人,自不愿与人相争到面红耳赤的地步。若不是为了苏月遥,他只怕这辈子都不想再见周玉和。罢了,让他去安静些时分也好。咱们回府就是。”

谁知这回到洛家,也不安宁。

韩映秋才歇了没片刻的功夫,外头就叮叮当当地忙了起来。

她起身,看到是大房的人,正在将一箱子一箱子的东西,往他们的院子里搬过来。

他们搬来的东西,正是洛亭阳书房里头的东西。

箱子里大多装着的都是文房四宝,还有一摞又一摞的书。

而那些洛亭阳还未完成的画作,则是被毫不留情地直接扔在了院子里的地上。

韩映秋皱眉,翠翠也上前,拉扯了一下大房的管事的:“这些都是咱们少爷的东西,你们这是干什么?”

管事的丝毫没有将翠翠放在眼中,扯了一把自己的衣袖,便冷哼一声:“是我们夫人的意思,如今大爷身子不好,夫人找了人来看风水,说是三少爷的书房便是这府中最好的屋子。向阳温暖,适合养病。”

朱娇娇连洛亭阳的书房都想占了?

可还未等韩映秋说什么,那管事的就拂了拂袖子:“咱们也是听命行事罢了。”

而后将东西扔下,便扬长而去。

带着苏月遥还未完成的面容的画作散落一地,叫韩映秋心疼地蹲下身子,开始小心收拾了起来。

而洛亭阳也回到府中,走到门口便听到了院子里的争执。

他站在院子门口,看着韩映秋小心整理自己为苏月遥的画作,心头不知是什么感觉。

翠翠也未曾看到洛亭阳,只语气心疼:“少夫人,还是我来吧。这都是前少夫人的画,不值什么,您去歇着吧。”

她是怕韩映秋难受。

韩映秋却坚持自己动手:“你说错了,这才该是世上最值钱的东西。一人的真心,是用什么都买不来的。”

这话不仅让翠翠愣在了原地,眼眸之中有些触动。

更让站在院子口的洛亭阳心头微动。

他二话不说,便上前,也蹲在了韩映秋的跟前儿:“我自己来。”

这男人突然的出现,可吓了韩映秋一跳。

她到底站起身来,指了指东厢:“那我着人将东厢房收拾出来给你做书房可好?”

东厢房朝阳,也是这院子里最温暖的一间房了。

谁知洛亭阳却皱眉抬眸,盯着韩映秋:“你本不必如此。”

韩映秋不解:“不必如何?”

洛亭阳拿着一张快要完成的苏月遥的画卷起身,将画卷在韩映秋的面前展开:“不管你做什么,都比不上她。所以你不必在我的身上白费心思。”

他认真的模样,却让韩映秋“扑哧”一声笑出声来:“你放心吧,我不会死皮赖脸地非要你对我好的。”

洛亭阳有些懊恼。

他发现不管他对韩映秋如何,这女人好像都能以笑脸面对自己。

不知为何,他想起苏月遥的笑。

韩映秋走上前,认认真真地将洛亭阳手中的画卷好:“你画你的苏月遥,我做我的少夫人,咱们两不相干就是。你且放心,我不会吃醋。”

这是什么话?

洛亭阳一时竟是不知,他到底是想让韩映秋吃醋,还是不想让韩映秋吃醋啊?

韩映秋却大大方方地将地上的画卷也捡起来,而后一股脑地塞进了洛亭阳的怀中:“去吧去吧,你这书房里,还有许多东西都要收拾呢!”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