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笔趣阁 > 重生嫁故郎 > 第15章女先生明心玲

第15章女先生明心玲

“嘿——”

白岳在许州也算是“横行霸道”了多年,什么时候被人这般嘲讽过?

他起身,越发好奇地盯着韩映秋:“亭阳,你这位新夫人倒是有些意思啊!此话说的是不错,但这世上可不是弱肉强食吗?”

韩映秋也起身,毫无畏惧地盯着白岳:“你怎知,我们便是要那被强食之若肉?不过要个机会,你给就罢了,不给说这么多做什么?落井下石,最是忘恩负义之人罢了。”

“阿秋!”

看着韩映秋还真是生气了,洛亭阳也起身,拉了韩映秋的衣袖。

韩映秋还以为,他要自己忍耐。

却没成想,他也是意中有意的开了口:“他是山巅上的老鹰,自瞧不上咱们这在泥潭里挣扎的鹞子。你又何苦与他说那么多?牛头不对马嘴,算是我今儿请错了宴就是。”

他们二人一唱一和,倒是将这白岳弄得哭笑不得:“你们夫妇二人,没成婚两日,倒是默契的很!”

“罢罢罢!”

他再度倒了一整杯酒,对他们二人举起:“是我说错了话,我给你们洛家赔罪了还不成吗?你们若想参加一月之后的选料大赛,我给你们报上名就是。只是到时若被周家侮辱,可别怪我没提醒过你们啊!”

说罢,他将杯中之酒一饮而尽,倒是干脆利落。

韩映秋还以为,就该送客了。

谁成想,白岳死皮赖脸地又坐了下来,神神秘秘地对洛亭阳道:“我这回去京中,还找了个人回来,你难道不想见见?”

没等洛亭阳回答,他就对着外头拍了拍手。

便有一素衣女子,袅袅而入。

她与旁的女子不同,只穿着一身斜襟浅灰的素衣入府。她也没有梳额外的发髻,只是将所有的头发都拢在一处,学着男人的样子在头顶高高束起了发冠。

但这素净的打扮,不仅仅没让这女子显得太过男相,反而让她本就灵秀的面容之中,多了几分英气和爽朗。

看到此人,韩映秋也愣了愣,眼中露出几分信息:“明心玲?”

明心玲,乃是许州最出名的女先生,也是从前苏月遥的至交好友。

只不过洛家出事之前,明心玲被京中一位富贾瞧中,高价聘去了京中给他府中的女儿教书。

从前原主韩映秋也见过几次明心玲,只是不太相熟。

韩映秋还以为,她这辈子都无缘再见明心玲了。

她一眼就认出了明心玲,倒是叫刚进门的明心玲有些意外:“韩姑娘认得我?”

韩映秋才意识到自己的身份不对,忙笑着解释:“明姑娘不是也认识我吗?明姑娘博学多才,许州人人皆知。”

明心玲垂眸,却对韩映秋冷冷淡淡,反而对洛亭阳十分热络:“许久不见,我方才知晓月遥的事情。很抱歉,她最需要我的时候,我没能在许州。”

她是苏月遥的至交好友,对韩映秋有敌意也还算正常。

果然,洛亭阳对明心玲也十分客气:“她必定知晓你这份心意。”

“哈哈,怎么样,我这礼物送的不错吧?”

白岳在一旁抚掌笑道:“从前明心玲便是住在你洛府做教书先生,如今仍让她住着你看可好?”

明心玲的家里和洛则夫人有些远亲关系,所以的确一直以“表小姐”的名头住在洛府。

此刻韩映秋和洛亭阳都心知肚明,只怕是明心玲在京中遇到了难事,这才回到了许州。

但不多问,是他们给明心玲的尊重。

洛亭阳的眸色显然生出几分不悦,明心玲却上前,用大礼对着洛亭阳行了一番:“若有时间,还请你带我去祭拜月遥。”

洛亭阳眸色渐冷:“也许她还活着。”

韩映秋心头微痛。

其实洛亭阳该知道,苏月遥已经死了。

只是他盼着苏月遥还活着,才会如此。

明心玲也黯然神伤,好在一旁的白岳也轻咳一声,开了口:“我今儿来,还有一事要与你们说和一声。”

洛亭阳不解。

白岳好似有些尴尬,从袖子里掏出了一封地契。

韩映秋上前,亲自从白岳的手中接过那地契。

只是余光之中似乎看到了明心玲不满地瞪了她一眼,她也不知自己是何处招惹了明心玲。

韩映秋将地契放在了洛亭阳的跟前儿,洛亭阳看到上面的字据,便是眸色一冷:“大房将祖宅卖给你了?”

洛家的祖宅并不是他们现在居住的这个院子,而是在城外的一个小庄子上。

洛家祖辈便是从那祖宅之中白手起家,才有了今时今日的地位。

所以祖宅对洛家来说,绝对是不容侵犯的。

哪怕洛家人没有可居住之地,也绝不会打祖宅的主意。

然而此刻,祖宅被卖出的地契就在洛亭阳的跟前儿,让洛亭阳的额角青筋都不由地跳动了起来。

白岳叹息一声,甚至眼神之中带了几分同情地看着洛亭阳:“想着你们大房就是瞒着你的,特意来同你说一声。我昨儿还未回来的时候,他们就将地契给我拿过来了。开的价我能接受,所以就收下了,你可别见怪。”

在商言商,洛亭阳自能明了。

他将地契放在一旁,对白岳举杯:“多谢。”

白岳也举起杯来:“你放心,你们洛家祖屋我不会动。盼着有朝一日,你能将这祖屋再买回来。”

至此,韩映秋才意识到,白岳虽是个商人。

但也还算是个有情义的商人。

于是韩映秋也对着白岳举杯。

却不成想,看着韩映秋如此,白岳竟是将杯子放下。

韩映秋不解。

坐在白岳身旁的明心玲,却冷了眸子:“你虽占了月遥之位,但实在是配不得喝咱们这一杯酒。”

韩映秋哭笑不得。

却也有些心头难受了起来。

原来人是要等到死了之后,方才知道还有这么多人都在爱着自己。

只是作为韩映秋,她不能认输:“我为何喝不得?”

白岳没有说话,仍是明心玲冷笑道:“你和周玉和是什么关系,难道咱们心里没数吗?周玉和将洛家害成这样,你凭什么喝这杯酒?”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