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笔趣阁 > 重生嫁故郎 > 第14章忠奸不辨

第14章忠奸不辨

韩映秋低头,有些懊恼。

只怕说了自己是苏月遥,这男人也不会相信了吧?

不过没关系,他们之间,还有一辈子的时间可以去慢慢等待真相。

于是韩映秋也抬眸,再对洛亭阳露出了个大大的笑脸:“你的苏月遥,她会回来的!”

洛亭阳怔了怔。

看着这女人开开心心离开的背影,他也笑着摇了摇头。

从前只是听闻,韩家大姑娘温柔贤淑。

没想到,是这么个时而活泼,时而厉害的性子。

洛家在许州的店铺已经接连关闭。

只剩下了大房的几个铺子在苦苦支撑,还有一间三房的布庄勉强维生。

洛亭阳虽已成婚,却也是整日早出晚归。他仍想靠着最后的这间铺子翻身,韩映秋从前从未发觉,他是如此不服输之人。

不过听闻许州商会的会长白岳即日就要从京中返回许州,今年京中对许州商会十分重视。若洛亭阳想抓住这个机会,也未尝不可。

果不其然。

头一日听闻了许州商会的会长白岳回许州了,洛亭阳就兴致冲冲地回府,叫洛则夫妇给他用心准备一场大宴。

他要宴请白岳!

这位白岳会长,韩映秋也是知道的。

他今年不过二十出头,是许州商会有史以来最年轻的会长。

他家世显赫,虽说是行商人家,但家中从政之人也多,有一位堂哥正是当今朝中五品的侍郎。

白岳的亲姑姑,更是当今圣上后宫里头的白贵嫔娘娘,这也奠定了他们白家在许州不可撼动的地位。

因为年纪相仿,所以白岳从前与洛亭阳的关系还算是不错。

不过白岳一向都不喜苏月遥,从来觉得苏月遥太过高傲,对洛亭阳也不好。

此时听闻洛亭阳请宴,又知洛亭阳再娶,他自不会推辞。

白岳回来的这一日,许州又下起了蒙蒙细雨。

韩映秋陪同洛亭阳一起,在门口迎着白岳。

就瞧着白岳那奢华至极,挂着宝石铃铛的马车,由远及近,带着玲玲响声,高调极了。

便是他要下马车,也自有人提前给他撑了伞。

韩映秋就瞧着一个身材修长的男人,穿着一身仙鹤祥云的锦袍,缓缓下了马车。他模样俊秀,眉眼笑容之间,不大像是一个生意人,反而更像是那高中榜首的书生,志得意满中还带着几分儒雅温润。

他也是这许州最张扬的男子,如今年过二十还未娶妻,却日日流连花丛片叶不沾身。

他下了马车,便迎上前来:“亭阳,咱们可真是许久都不曾见面了!”

其实韩映秋有些看不起这白岳,毕竟周家将洛家打压到这般地步,他白岳也未必全然干净。

至少作为朋友,他没有帮到洛亭阳什么,反而选择了冷眼旁观,便是韩映秋不喜的性子。

此刻洛亭阳也笑着上前,眼眸之中看不出真假地夸赞:“此去京中一行,你越发志得意满了。只怕再过不久,这小小许州,便容不下你这尊大佛了。”

“哈哈哈——”

白岳笑的张扬:“亭阳,你说话总是这般叫人舒心!”

他又看向了韩映秋:“这位便是新夫人了吧?亭阳好福气啊!”

韩映秋对他微微行礼,洛亭阳却收敛笑意,做出个“请”的姿势:“入府吧。”

白岳入府,四顾观望,口中啧啧:“虽娶了新夫人,你这府中陈设倒是和那苏月遥在的时候没有两样。”

他非要这么戳人伤口吗?

韩映秋敛眉,只觉得这个白岳是个笑面虎。

果然,落座之后,白岳倒是开门见山地对洛亭阳道:“其实我知晓你今儿请我来是为何。但我也只能同你说一句,一月之后的那场选料,京中那边已经定下来是周家了。亭阳,你别白费功夫了。”

一月之后,是三年一度的宫中选秀之日。

这给选秀的女子们做衣裳,可以一件肥的流油的美差。

从来南方织造都看许州,而许州织造则看洛家和周家。

以前这样的事情,便是想都不用想,自然会落在洛家的头上。

只是竟是不用往日,一月之后说是有一场选料大赛要在许州进行。洛亭阳以为这是个机会,却没想到宫中早就将这机会默许给了周家。

饶是如此,洛亭阳也半点儿不闹很,反而笑道:“我总要试一试。”

白岳叹息一声,亲自给洛亭阳斟满一杯酒:“亭阳,你们如今拿什么和周家争?你那布庄子里头有点儿手艺的绣师,都被何家和周家给分了去了。就说是织造之人,也没剩下几个。我可听说了,你们现在连庄子上的蚕庄都被周家给压了一头。要我说,你还是放弃吧。”

他说来轻松,也让韩映秋皱了眉。

洛亭阳更是绝不可能接纳如此建议:“那又如何?赛场之上,方见分晓。”

白岳将杯中之酒兀自一饮而尽,而后摇头:“罢了,就知道与你说不明。”

洛亭阳却对白岳举起酒杯:“我只问你一句,你可知周玉和将月遥弄去了哪儿?”

白岳皱眉:“你还想着苏月遥呢?要我说,那样的女子,她走就走了,有什么好稀罕的?她就没将你放在心上,你这深情模样,实在是划不来。”

这话,韩映秋便不愿听了,嘀咕道:“难不成和你一样,日日流连花丛,二十啷当岁还不娶妻?”

白岳眨了眨眼,这才正视韩映秋:“我这日子,岂不逍遥自在?”

他没生气,倒是叫韩映秋惊讶。

却仍嗤之以鼻:“只知逍遥而不知梦想之人,我与你多说无益。”

白岳上下打量韩映秋:“我还需要什么梦想?又不似和你们一般,要在这许州苦苦挣扎。”

韩映秋都不知,他到底是说话直爽,还是言外有意。

于是冷笑道:“自然了。毕竟你若有朝一日在这境界,未必能做到我夫君这般。蜜罐子里头长大的人罢了,你逍遥你的就是,何苦来嘲讽我们?”

她意有所指:“你与周家利益勾连是你们的事。我们洛家不过求个机会,也叫你如此闲言碎语不成?”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