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笔趣阁 > 重生嫁故郎 > 第13章夫妻之间

第13章夫妻之间

而洛亭阳也是毫不留情地直接将朱娇娇的手甩给了躲在一旁一言不发的洛庭文:“大哥,管好你的夫人!别忘了大伯如今还在病榻之上,你们想分家,问过他的意思了吗?”

朱娇娇哭喊着,洛庭文只觉得洛亭阳的眼神要将自己给吃了,忙低了头劝说朱娇娇:“走吧,别闹了!”

朱娇娇知道,面对洛家其他人,她是没有了胜算。

干脆狠狠地拉扯了一把洛庭文:“洛庭文,你是不是也和他们一样,觉得是我在胡闹?!”

洛庭文低了头,沉默便等同于默认了一切。

“好,好啊!”

朱娇娇捂了自己疼痛的脸颊,恶狠狠地等着洛庭文:“那咱们就和离!我倒是要看看,你洛庭文没了我朱娇娇,要怎么办!你非是要被洛家这些人给欺负死不成。”

她笃定了,洛庭文不会和离。

谁知洛庭文的心里,其实早就已经对朱娇娇一而再再而三的撕扯哭闹不耐了起来。

他狠狠地挠了挠自己的头:“你闹够了没有?”

朱娇娇愣了愣,却越发上前推了一把洛庭文:“你什么意思?”

洛庭文却忽而就愤怒了起来:“如今父亲还在病重你,你不说侍奉在他老人家的跟前儿警校,竟是整日闹着要分家要和离。你打的什么主意,当真以为我不知道不成?!”

韩映秋点了点头,倒是看出来这位大哥还不算是太懦弱无能。

“好啊!”

未等朱娇娇说话,洛庭文就狠狠地拍了拍一旁的桌子:“你要和离,我便如你所愿!”

这话一出,朱娇娇果然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地看着洛庭文:“你说什么?”

洛庭文冷了脸,仿佛下定了决心:“我说,我要与你和离!”

朱娇娇惊讶至极。

韩映秋却上前,走到洛庭文的跟前儿劝道:“大哥不要冲动,和离不是小事。”

“哼!”

朱娇娇也冷哼一声,以为是韩映秋他们妥协了:“三弟妹这说的,还算是人话。洛庭文,你如今给我道歉求饶,或许我还能给你一个机会!”

这般地步,她仍如此放肆,叫洛庭文越发恼羞成怒了起来:“今儿谁也别拦着我,我非要与这不知礼仪孝道的女人和离不成!”

韩映秋却又摇了摇头:“大哥,和离之意,是指双方以和为贵,一别两宽方能各生欢喜。可如今……”

她冷冷看了朱娇娇一眼:“大嫂如此模样,又怎么算是以和为贵?”

她这话,是叫所有人都不大明白:“那你是什么意思?”

然而还未等韩映秋说话,洛亭阳也上前一步,顺着她道:“意思是,大哥不该与大嫂和离,而是该休妻。”

韩映秋笑着点头。

他们果真想到一起去了!

洛庭文也明白了,同样点了点头。

朱娇娇的眼神之中,忽而闪过了几分慌张:“休妻?!他凭什么休妻,你们洛家又凭什么休妻?”

她要问,韩映秋便耐心解释:“据我所知,大哥大嫂成婚已经三年有余。三年之中,大嫂日日比大哥起的都晚,岂不是懒惰?”

看着朱娇娇脸色一点点惨白了下来,韩映秋的话却说得越发淡然:“如今大伯重病在床,大嫂不仅不尽孝侍奉,还与大哥整日撕闹,是不孝公婆,七出之一。”

朱娇娇后退一步,韩映秋也上前一步:“想来当着咱们的面儿都是如此,大嫂私底下更是没少说闲话。口出恶言,离间家族和睦,乃七出之二。”

她竖起两根手指,对朱娇娇惋惜摇头:“七出之条大嫂犯了两条,还想和离,只怕不成。唯有休妻,方才是正理。”

韩映秋这一字一句说的都掷地有声,让一旁的洛扶柳都是抚掌赞同:“不错!大嫂若真不想过了,让大哥休妻便是。但我们洛家,绝不出和离之名!”

朱娇娇自知自己是落了下风,也只能伸手指着韩映秋:“你……你们一家子合起伙来欺负人!”

她跺了跺脚,对着洛庭文狠狠地啐了一口:“想休妻,门都没有!我非是要与你和离不成,你们等着瞧!”

说罢,她便愤然拂袖而去。

留了洛庭文在这堂中颓然坐下,捂着自己的头痛苦不已:“我这是造了什么孽。休妻,必须要休妻!”

韩映秋也不知该怎么安慰洛庭文,只是轻轻扯了扯洛亭阳的衣袖:“咱们走吧?让大哥一人冷静一下。”

洛亭阳还算是乖顺地跟着韩映秋出了正堂,不过一出门,便对韩映秋道:“今日多谢你。”

他总算会对自己说一声谢了?

韩映秋的脸上,即刻就绽了笑容:“都是一家人,不必言谢。”

洛亭阳低头,看着因为自己的一句话就欢喜起来的小女人,眼中却带几分茫然:“你……若有朝一日,你完成了你所想,我必定不会休妻,而是和离,算全你今日维护洛家情谊。”

韩映秋脸上的笑容,就僵了僵。

知道他的心里一直以为自己嫁给他是有所图,他做好了和离的准备。

洛亭阳似是也怕惹了韩映秋的伤心,忙解释:“其实你该是个不错的夫人,可惜我的心里唯有月遥一人。”

连韩映秋自个儿都不知道,她是该高兴还是该难过了:“可她……不是已经与你和离了吗?”

洛亭阳低头,不知怎地,当着这样的韩映秋,好像那些曾藏在心里以为谁都不会说的话,自然而然地便能说出口了:“若和离是她想要的结局,那我也愿给她。只要她开心……”

他不再多言,却叫韩映秋的心头好似梗了一块大石头一样地难过了起来。

洛亭阳却抬眸,直视着头顶那耀眼的阳光,轻叹一声:“我多希望,有朝一日,她突然出现在我眼前,然后告诉我,她过得很好。”

许州没有人知道苏月遥究竟去了哪儿,只有韩映秋知道,她早已变成了一具尸骨。

她张了张口,忽而就想告诉洛亭阳,她就是苏月遥!

却瞧着洛亭阳突然低头看向了自己,眸中带笑:“我不管你与周玉和到底打的什么主意,但还是多谢,你今日相护。”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