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笔趣阁 > 三国从忽悠刘备开始 > 第76章 赵云小儿,汉中大将杨任在此!(四更)

第76章 赵云小儿,汉中大将杨任在此!(四更)

张卫毕竟是一方大将,也是张鲁手下的头号武臣,带兵智商还是有一点的。

他知道骑兵走大路可以夜路追击,而步兵翻山抄近路必须有视野,眼下天色已晚,不能盲目一涌而出。

但他也不会浪费任何一点时间,所以立刻传令,让所有明日四更要出发的步兵,现在全部抓紧休息、提前睡觉,以便到时候可以精神饱满赶路。

与此同时,张卫趁着步兵主力出击前的最后几个小时,谨慎复盘了下近日周边的军情——尤其是这股汉使从何而来,肯定是要弄清楚的,否则他出兵了都会睡不着觉。

张鲁军的斥候、哨探、细作,全速运作起来,或把这几日发现的蛛丝马迹汇总上报,或以半夜时间为限,立刻北上往来路搜索,即使来不及找到汉军,至少也抓一些百姓回来拷问。

张鲁半夜没睡好,后半夜三更过半,才有几个负责细作的小校把他喊醒,汇报了最新的情况:

“禀将军,根据抓回的百姓拷问,北面河池一带,近日确有兵马调度,我们全力刺探,也只知是半个月前皇甫嵩在陈仓击破了韩遂,那股偷越的汉使应该是之前就被滞留在陈仓以北,或屯郿县,或屯美阳,闻皇甫嵩破凉州贼后,才从陈仓翻越秦岭。”

“河池有兵马?多少人?谁的旗号?冲我们来的么?”张卫紧张地一骨碌从床上爬起来。

小校不确定地说:“似乎人数不多,或者说,最初挺多,后来又走了不少。汉军行迹甚秘,有些猎户、药农出身的百姓都被扣留了,极个别走脱的,我们问了之后,都说是汉军要去下辨,迂回绕击天水。至于汉军将领旗号,是左将军皇甫嵩的。”

张卫想了想:既然是皇甫嵩的旗号,而且河池一开始兵多,后来又消失了一部分,那极有可能真是从陈仓城溃围出来后临时追杀搜索的部队。

从秦岭之间绕行去天水,虽然有故意套远路的嫌疑,但也是能解释的。说不定是韩遂在陇山渭水河谷中堵得太死,皇甫嵩无法绕到敌后出奇兵前后夹击呢。

这种军事行动也确实需要保密,因为万一被韩遂提前知道了,西凉军从冀县分兵南下、在祁山道口当道扎营,把皇甫嵩的偏师堵在山谷里,那就出不来了。

把这些因果想了一遍,张卫心中一块石头落了地,他沉吟自语道:“久闻皇甫家时代为将,不问朝政,只知军事,跟大鸿胪、大宗正也没什么交情。想来他跟也不至于为那些抚慰四方的汉使大动干戈重兵护卫,既如此,我军可放心全力追击汉使!”

大鸿胪执掌跟蛮夷胡族的外交事务,大宗正掌彻查宗室。皇甫嵩太有名了,他跟九卿各部的交情,也是周边军阀早就掌握的重要情报。

张卫对皇甫嵩太了解了,以至于现在反而灯下黑产生了误判。

又过了一个更次之后,张卫放心地亲自率领五千步卒作为中军,开拔启程去追李素。

同时,他还跟留守阳平关的副将杨昂约定了传讯方式:如果汉使身边的亲卫战斗力太过精锐,一时拿不下,那他随时在高处燃起烽烟,杨昂可以再酌情添兵助战。

……

相比之下,李素的部队倒是不着急,他知道自己与张卫军已经拉开足够距离。

所以前一天晚上打着火把、沿着西汉水东岸南下又走了五十里左右,看看时间差不多晚上戌时末刻(九点),他就下令找了一处道旁相对险峻的地方扎营休息,好好睡一觉养足精神。同时也不忘分批分出哨兵警戒。

另外因为是轻装赶路,他们没带帐篷,只是用一些额外的驮马运了毡被保暖。

农历二月中旬夜里还有些寒冷,又没时间构筑坚固营寨。李素就吩咐士兵草草砍了好几十棵大树,把主干丢在山谷主道上设置路障,把树杈拿来生起篝火取暖。

一千精兵美美睡了大半夜,到黎明五更天的时候,最后一批轮到值夜哨戒的周泰,跑来把李素和赵云典韦喊醒,一边还让士兵全部熄灭篝火余烬以免暴露行踪。

周泰递了一块浸了冰凉山泉水的麻布给李素擦脸,一边询问命令:“中郎,北山坳口那边听到大批马蹄声响,看不分明,怕是有数百到数千骑队追赶,应该是张卫的追兵了,离咱折只有几里地了,眼下如何是好?是躲是战时跑?”

李素用湿麻布狠狠擦了擦脸,冻得一激灵,人也清醒了些,他用力晃了晃脑袋:

“子龙,有把握一时击退敌军么?竟不知敌军多少……但我估计,根据战前打探军情,如果全是骑兵,不会超过三千骑才对,汉中之地产马不多,张鲁军的战马都是北地越秦岭山谷贩售而来。”

赵云锐意允诺:“中郎放心,兵法云‘百里而趋利者可撅上将军’,算算时辰,张卫昨日傍晚得报,派骑兵通宵奔驰至此,赶夜路百余里,已然是人困马乏,我军睡了一夜,以逸待劳,只要稍微清醒一下,埋伏击破数倍之敌根本不在话下!”

李素点点头,暗忖果然刚起床的时候还是赵云的智商比较在线。

他这种文弱书生,低血压魔王,没吃早饭脑子都动不出来。

他自己想着吃早饭,就不禁郢书燕说地问了出来:“士卒仓促喊醒,可有时间用些干粮恢复体力?”

赵云笑道:“哪还有时间吃饭,杀退敌军再吃不迟,敌军赶路肯定也没吃饭呢,咱不吃亏。”

李素揉揉脸:“好歹让士兵们喝口水缓一缓。”

“这是自然。”

赵云说完就去安排士卒上马、列队、布阵、埋伏,有条不紊。大约几分钟后,山谷中的张卫军骑兵队就追到了。

……

杨任和亲弟弟杨昂,是张卫手下的两员最得力副将,也是汉中军少有的骁勇之士。

昨晚军议时,张卫自己决定带领中军追击,让杨任带骑兵先行缠住李素、杨昂留守阳平关。

所以,杨任就风风火火打着火把策马行军了一个通宵,中间只是稍微休息了两次,每次不过一两刻钟,让士兵喝点水吃点东西,其余时间都在赶路。

杨任此人颇为自大,他也知道这样急吼吼行军是有问题的。

但因为听说汉使的护卫不过几百人,而他有两千六百骑,所以哪怕人困马乏也不要紧,堆都把敌人堆死了!

就在这时,前军终于传来了一点提神的消息:“将军,前面谷道被大树垒断了,需要搬开才能继续追赶。”

杨任微微一紧张:莫非是使团还敢埋伏自己?还是因为知道有可能被追,仅仅想破坏道路迟滞追兵争取时间?

“全军戒备,分出些人手搬开树木!”杨任谨慎地下令。

幸好,他的疑惑并没有持续多久,谜底就被揭开了。

乱木堆背后,乃至两侧的山坡上,数百名丹阳兵或弓或弩,纷纷起身开始放箭,一时间数百根箭矢交叉攒射,把堵在乱木堆前的杨任亲兵射得人仰马翻。

杨任大急,但心中仍抱有希望:“乱木不多!不要慌!速速冲开此处!”

李素昨晚也没花多少时间,毕竟也不知道敌人会不会来,否则准备工作不就浪费了么。

以至于杨任觉得稍微多些尸体垫脚、木料堆被推平,就可以跃马冲过去了,无非是爬坡的时候要损失一些速度和冲击力,另外还得躲避障碍耽误点时间、让部队稍稍脱节,这些似乎都不是大事。

在绝对的战力优势面前,小把戏都不用怕!

付出一两百人的伤亡与慌乱之后,杨任终于带着心腹骑兵冲过了乱木堆,试图追砍那些已经收起弓弩后退的丹阳兵。

呵呵,凭借着简陋工事迟滞骑兵、射完箭就想走?

杨任内心对这些丹阳兵的怒火,可比阿金库尔战役中法兰西骑士团对布列塔尼长弓狗的恨意更加炽烈。

但可惜的是,丹阳兵不是长弓狗,李素这次的护卫也不仅仅只有丹阳兵。

杨任翻过障碍立足未稳,就看到一个银枪白马的雄壮猛将,已经带着五百骑兵列好阵势挥枪向他冲来。

“我乃汉中大将杨任,来将受死!”杨任本就被撩拨得怒气未消,见状立刻把所有怒火转移到赵云身上,针尖对麦芒地挺枪对刺,丝毫不惧。

这也不是什么单挑,就是两名骑兵将领带着军队沿着山谷朴素的对冲。

“这些汉中人是不是与世隔绝久了,都不知道外面的世界天外有天?”赵云心中忍不住怜悯地疑惑了一秒钟。

但他也不至于因此轻敌,枪势还是一如既往的肃杀,丝毫不留手。

“噗嗤~”

杨任颈血飙飞,满眼不可置信:草率了……忘了自己赶路一夜体力不支,要是好好吃顿饭睡一觉再战,一定能挡住这一枪的……

直到眼前慢慢变黑,杨任还在内心这样安慰自己,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怎么这么虚?看架势还以为好歹会尝试挡住我这一枪,居然一沾即死。”赵云都有些意外,他看杨任的招式,还以为可以打上三五回合后才刺伤对方。

不管了,趁着杨任被一枪封喉,赵云翻身冲杀,一杆银枪如飘瑞雪,纷纷杂杂连杀数十人,顿时把杨任的亲兵团击碎,如同二十楼阳台上丢下来的西瓜那样碎。

赵云自忖打了两三年仗,还真没遇到过骑兵对骑兵的冲锋中,如此爽快的。

那些跑了一夜没睡觉的张鲁军骑兵,简直一捅就东倒西歪。

“快跑啊,杨将军被那疯将一枪就杀了!”

张鲁军骑兵被赵云沿着山谷掩杀倒退了五六里地,留下好几百具尸体,还有更多哀嚎的伤员。这伙骑军的战力起码折损了一小半。

“不可冒进,赶快与汉使保持距离,扎营固守,敌不动我不动!快通知张将军赶来增援!”杨任手下那些幸存的小校见赵云没有再追,连忙约束部队做出调整。

只要咬住赵云,赵云就不敢全速行军,就要分出精力防备他们,这样就能给张卫争取到时间了。1603367562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