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笔趣阁 > 三国从忽悠刘备开始 > 第104章 止不住的连环弄巧成拙

第104章 止不住的连环弄巧成拙

“三国志上何进被杀董卓进京具体是几号?貌似记不清了,唉,都怪上辈子看书,遇到支干记日法都懒得去推算具体农历日期。不过反正不是这个月底,就是下个月初了吧。

何进的部署都因为我的出现而多了一些新的动作,张让、赵忠会不会提前憋不住?貌似很有可能。而只要张让动手了、皇帝被劫出城,那么对于董卓来说,他其实是想什么时候进城护驾就能什么时候进城护驾的,后续整个时间线都会提前……”

从何进那儿回来之后,当天晚上,泡在自家的澡桶里,李素发挥自己得到了临时加成的智商,把自己这个扰动因素加进来后,可能出现的变故大致脑补推演了一遍。

总的来说,他的估计结论就是:张让动手可能会提前!何进死与董卓进京之间的时间差应该不受影响!但董卓进京后直到废帝的耗时会大大延长,甚至到董卓不得不等待河东步兵大军援军抵达才彻底摆平形势。

当然了,这个过程一旦拖长,董卓要想不被赶出去、不在这段时间差里发生变故,他肯定也要给各方让渡更多利益,比如给党锢名士世家大族封更多官安抚他们,拔擢更多像蔡邕、王允那样的人一起分享权力,等等。

人事权,内政权,都是董卓可能要牺牲的筹码。

总的来说一切应该还在掌握中。

泡完澡,李素美美睡了一觉,继续静观其变。

第二天,赵云就把李素带进城的卫队扩充到了五百人,典韦也快马赶回了鲁阳。第三天,鲁阳那儿的骑兵开始北上并伊阙关外,一切都很顺利。

……

八月二十二日傍晚,比历史上张让谋诛何进提前了大约三天。

十常侍中剩余的人,在嘉德殿旁的偏殿内密谋着,很多人的额头已经见汗,显然知道一切已经到了生死关头。

为首的张让,已经是个五六十岁的老宦官,不过面目并不像后世电视剧里演的那么丑化,反而是个皮肤很光滑、略微白胖的人,连皱纹都不太看得见。

能在几任皇帝身边得到重用的宦官,往往长相都不差,否则皇帝天天看着糟心早就失宠了。

张让也不废话,直接跟老搭档赵忠还有其他几个同僚吩咐:“大将军召外兵愈盛,原本听说董卓逡巡不前,是被大将军敕种邵阻止,故而董卓要等后军。

我素知董卓豺狼也,等他兵马远多于大将军嫡系兵马时,董卓此人可是什么都干得出来的。到时候就算大将军敕命他不前,他都会自行其是!届时,你我皆齑粉矣!

但若只是怕董卓胡为,倒也可以再观望三四日,不至于不得不发。但听说前日大将军又加注了一路外兵,是征西将军刘备出上庸道的骑兵,那些都是幽州精锐,昨日已有五百骑进城了,明日还会有三千骑抵达伊阙,到时候,太后定然恐惧,再也不敢阻止大将军,既如此,不如今夜就动手!拼个鱼死网破,或许还有一线生机!”

如果李素在场的话,他听了这番话,一定会惊叹于:他李素,居然成了逼迫十常侍提前动手的最后一根稻草!

对于张让之谋,赵忠低头不语,显然知道无论如何都难有好下场,只能是赌一把了。

赌了九死一生,不赌等死无生。

“只能如此了……”赵忠叹道。

随后段珪、郭胜等人皆附议,倒是问到了十常侍中的“著名给排水工程师”、掖庭令毕岚的时候,毕岚稍微有些抗拒,他节外生枝地强调道:

“但是,我听说那领幽州骑兵的使中郎将李伯雅,与他背后的征西将军,素以忠于朝廷为名,我们未必没有一线生机——

要知道,大将军只是在一般情况下,可以代替少主下调兵的钧命。但是,唯有一种情况,当大将军钧命与太后称制的天子明诏相违背时,对于那些绝对死忠于朝廷、不知变通、不敢权变之人而言,则当以太后称制天子明诏为准!

既然那李素忠义无双,不会私相授受、不会为了自己的升迁富贵而枉顾朝纲私下投靠大将军,我们何不以太后名义宣召李素入宫宣慰,让他承诺一言一行直接听命于太后?如此,我们岂不是还能指望他帮太后抵御大将军借董卓威胁太后的胡为?”

毕岚可能是天生对其他喜欢给排水专业的人有所好感吧,灵帝活着的时候喜欢玩喷泉水塔自来水,毕岚有机会大展身手。现在听说朝臣中有个忠义无双、但私生活方面又跟灵帝志趣相投、都喜欢泡澡喷泉自来水,难免对李素比较关注。

毕岚这番话,本为原本历史上所无,显然是纯粹的蝴蝶效应。

听到张让耳中之后,张让也忍不住微微点头:对啊!既然李素那么死忠朝廷,那就试试让他直接忠太后和少帝啊!平时大家把何进与太后视为一体,才给了何进专断之权,如果太后和何进意见不一,对绝对愚忠之人当然是直接忠太后了!

如果只是让太后先宣召李素进来问问态度,也浪费不了多少时间。今晚还那么久呢,就算第一波没成功,太后召完李素再召大将军,也还有时间……

而且,说不定同样在京中手握一支较小兵权的李素,进宫后又活着出去,能进一步衬托“太后今晚召见外将并无恶意”,从而降低何进来时的戒心……

“既然耽误不了多少时候,咱就试试吧,反正原计划也是九死一生,就当多浪费一个时辰,多一条死马当活马医的路数——你们以为呢?”张让正式表态。

其他几个都没反应,唯有兼任大长秋的赵忠质疑:“大将军与太后毕竟是亲兄妹,夤夜召见也就罢了。那李素不过是外镇中郎将,而且年轻俊朗,夜入后宫实在不妥!我辈忠于先帝、肃清宫闱,宁死不可使太后行事落人话柄!”

稍微说句题外话,十常侍们的官职,都是以“中常侍”为主,这是个秩比两千石的官,名义上属于九卿中的少府的属官。

而赵忠在这些人当中,额外兼任的“大长秋”官职,是秩正两千石的,比中常侍还高半级。大长秋只设一位,相当于后宫总管,负责皇后、太后的事务,对不许外人秽乱宫闱负有直接责任。

汉灵帝在世时,常称“张常侍是我父,赵常侍是我母”,就是因为赵忠管的是后宫、而张让管的是朝政。

赵忠此人虽然政事上卑鄙无耻、嫉贤妒能,但有一说一在本职工作上还是尽职尽责的。历史上皇宫被攻破之后,张让段珪他们因为管政务,挟持了皇帝跑了,赵忠却没敢挟持太后出宫(当然别的常侍有试图劫,但是被卢植阻止了),最后何太后在哪赵忠就在哪,他留在宫里被人砍死也没敢擅离职守。

不过,此时此刻他的立场,显然不会被其他火烧眉毛的常侍接受。

张让当机立断:“谋大事不拘小节,有我等在侧伺候、不离太后左右,怕什么秽乱宫闱,说句难听的,那李素如此年少……哼哼”

赵忠叹了口气,无力阻止,还是让张让去何太后那儿花言巧语,求何太后以天子名义召李素进宫,看他肯不肯带兵兼职保护宫廷。

……

李素当时正在家里吃晚饭,听说居然太后以皇帝名义召见,也是吓了一大跳。

“卧槽!你们去杀何进啊!召我干什么,我虽然带了五百人进雒阳,又不是我要指挥这五百人来杀尽宦官!你们冤有头债有主啊!尼玛可千万别玩脱了啊!”

李素内心几乎立刻怕死崩溃了,直接丢下饭碗往后一缩,浑身觳觫,跟疟疾打摆子似的。

“中郎何故失惊?”旁边跟李素一起吃饭、时刻保护他的赵云,连忙关心。

李素看来传旨的宦官还没走,顺势说道:“可能是在秦岭时染的疟疾又复发了,这才打摆子——我上个月不是在南阳染病停了半个月没赶路么,说不定是没好利索。还请稍待片刻!”

遇到李素装病,那传令宦官暂时也没办法,就给他半炷香的时间解决,如果不行那就要传太医了。

李素顺势支开宦官后,赵云才低声问道:“中郎可是知道些什么?”

李素:“大将军调外兵进京,天下人都知是要威逼太后屠杀宦官,如今典韦的两千五百铁骑明日就要到伊阙,他们却这时候召我这种带兵将领入宫,我怕不是太后旨意,而是十常侍矫诏!”

赵云一惊:“这……那不如我们多带护卫,护送中郎入内?万一不是矫诏,抗旨不遵可是大罪啊。”

李素摆摆手,想到历史上何进的下场:“若真是矫诏,十常侍岂会允许护卫从骑一起入宫。”

赵云想了想:“可是……京师兵马全部在大将军手中,北军、金吾卫,分别由吴匡、张璋、袁术、丁原四人统领,十常侍要害人,最多只能让一些宫内宦官临时拿起兵器充数吧?”

李素怒其不争地拍了赵云两下:“那又如何!宦官的刀一样锋利,一样杀得了人的!”

赵云一咬牙:“既如此,不如请中郎一会儿浑身穿着明光铠、外罩朝服,到了宫门外,就算其他人被拦下,只要我一人以具体领骑军将领身份,求一同入见。

若太后真是要问兵马之事,我一起去也不算越理,仅我一人他们也不会提防。进去之后,如若真有宦官作乱,哪怕有数百人,我定保中郎重新杀出宫来!到时就大声喊破,说是宦官矫诏!”

李素想了想,都有点后悔派典韦亲自去接剩下的两千五百骑兵回来了,要是典韦也在,多带个人多点保险多好啊!

他咬着嘴唇:“就算我巧言令色,让他们不提防你跟随,但进入内宫,肯定是不能携带枪矛长槊等兵器,你只能阴藏一并宝剑,甚至不能太长……”

赵云傲然道:“这又如何?不是我看不起那些宦者的武艺,若是他们都用刀剑,我一柄剑杀百人保中郎退出也是绰绰有余。他们若是以戈矛长兵谋害,我杀而夺其矛即可。”

李素深呼吸了三口,终于下定决心,把门口的传令宦官喊进来,说自己打摆子打完了,身体无恙可以进宫,但自己并非这支部队的实际领兵将领,所以要赵云一起,免得太后问话时答不上来误事。

这个借口总算通过了,对方表示可以这么安排。

然后李素就带着一些人,到了宫门口,然后只有他和赵云二人进入了嘉德殿。

“但愿只是让我来假装给何进试探陷阱的,那样他们就不会对我这种小虾米下手、暴露真实动机……”李素心中对自己默念安慰两句。

只能相信整个宫里的武装宦官都打不过赵云了。

忠义无双这种戏,果然演得用力过猛还是有副作用的呀。

——

PS:感……非常感谢CrEeD的盟主!又要有后续几天的连续爆更了。我慢慢还。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