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笔趣阁 > 三国从忽悠刘备开始 > 第117章 桑拿巴山夜雪时

第117章 桑拿巴山夜雪时

几天之后,一切水到渠成。

李素毕竟也是肉体真实年龄即将十八周岁的血气方刚年轻人,天天看着别人秀恩爱撒狗粮这怎么受得了?怎么能忍?

跟蔡琰好歹也是两年多的感情培养下来了,就算不说那些方面,光是师兄妹之间的默契还是很深厚的,一起著书立说吟诗作对抚琴吹箫,感觉已经不用再特地找了。

张飞婚礼后的第四天,也是蔡琰每个月的亲戚走后两天,十月二十二,李素算算日子很安全,准备给师妹一个惊喜。

这天晚上,他很有默契地提前跟蔡琰吃过晚饭。

而蔡邕因为暂时去不了巴郡,最近在南郑这边也想重建一个临时的“东观”或者说“兰台”,把雒阳弄来的藏书重新分门别类陈列好,供人学习和借阅。

刘备也非常支持这个事业,不但要房子拨房子,还特地另外找城外地形高峻干燥的地方,营造一些除湿比较彻底的新图书馆。

还把原本跟在李素身边当教书先生的诸葛瑾,以及跟着诸葛瑾读书的诸葛亮、糜威和其他刘备阵营文武家的学龄子弟,都派去打杂,客串图书管理员帮忙整理陈列。

所以,这几天蔡邕忙得不行,晚上都不在李素的侯府,要深夜才回。女儿也就留在准女婿这边临时搭伙。

吃过羊肉狗肉鹿肉韭菜的杂烩炖锅,让婢女自去收拾,李素歇了一会儿,喝杯茶消消食,估摸着饭后已经半个时辰,他悄咪咪拉上蔡琰,给她看一个自己最近这十几天刚刚鼓捣出来的好东西。

“师妹,后院那个新盖的小木屋,你知不知道我是打算用来做什么的?”李素诱导地勾搭师妹的好奇心。

蔡琰果然好奇:“干什么的?十天前就看你找了不少木匠折腾,还围起来了。不过那木料都是好木头呢,有红木檀木桃心木,还有些我都不认识。你纯拿上好木料盖个小房子,都不用砖石,也是够奢靡了。”

其实,后院这座新的小木屋,李素还用了橡树和少部分的樟木,他选木头的标准总共就几点:

第一要结实,而且防水防渗,最好是那些可以造船常年不腐的木头。其次就是要防虫蛀防霉菌,不能长期潮气重就霉变。最后就是最好本身有些清香气味,比如香樟那样既能防虫又能盖味儿。

房子盖好之后,盖跟造船防渗工艺那样打麻就打麻(木板缝隙之间用麻纤维捶进去压实,可以去抖音上搜木船打麻工艺),最后刷上桐油。

这番手脚,要是搁在后世珍贵木料非常值钱的时代,代价可老高了,但是在汉朝,绿化还非常好,高端木料的树木也不是那么稀缺,李素拿来造房子都没问题。

至于这么建的目的,当然是为了蒸桑拿了。刘备不是说长期泡澡伤元气、容易有损男人的雄风么,那咱就改蒸桑拿减少泡澡时长——

其实这也不算李素的发明,因为早在一百多年前,共罗末期、帝罗初期,罗马人就已经发明桑拿了。只不过罗马人的原始桑拿烧炉石的方法不太好,经常会把屋子里熏得黑黑的,一不小心就容易一氧化碳中毒。

毕竟在没有电炉加热的年代,桑拿有个最严重的的问题,就是如何在密闭空间内把炉石烧热,但又不让人毒死或者缺氧而死。古罗马人也知道密闭烧火会闷死人,所以往往靠提前在屋外生很多火烧炉石,然后把一推车一推车烧红了的炉石运进蒸桑拿的小木屋里。

但李素在罗马人的科技上稍微调整了一下,他在木屋底下用砖石修砌了一道烟道和生火的炕道,就跟后世东北人烧炕一样。只不过,对应东北人炕板的位置,李素让人铺了一大块铁板,生火的时候就在这块铁板下面烧火,利用金属的导热能力很快可以把热传到屋里,而烧火的二氧化碳又隔绝在外面。

同时,这块铁板在打造之前,李素还是下了功夫了,汉朝时的铁匠冶金工艺并不足以形成把铁烧成铁水的高温,最多只是让铁红热发软。但李素就趁着铁板红热发软的时候,让工匠把选好的炉石嵌到铁板上,这样铁板冷却后,石头和铁之间就贴合非常紧密,至少导热效率很高。

蒸桑拿的时候,直接往嵌在铁板上的炉石浇水,就能形成足够水蒸气了。

跟汉灵帝同期在位的罗马五贤帝之末马可.奥勒留,蒸个桑拿得提前四五天准备、开很多灶烧很多炉石,中间还需要仆人不停把冷了的炉石运出来新的烧红的炉石一车车换进去。而李素就没那么麻烦了,直接烧铁板炕加热炉石。

另外,李素不喜欢帝罗式的纯小黑屋,所以他在木屋的一角留了一个类似烟囱的通气孔,通气孔还打了两个U型弯砌的,稍微适度换气以免缺氧,热量和水蒸气虽然会因此损失一些,不过李素又不怕浪费燃料钱,舒服最要紧。

为了采光,他还在墙上留了两扇圆形的琉璃窗子,眼色发黄发绿并不完全透明,但好歹能传进光来,朦胧看到外面景象(方形平板玻璃造不出来)

这小窗的代价,也跟用宝石打造差不了多少了,让外人看见,肯定会对其昂贵瞠目结舌。

泡澡侯就该有泡澡侯的奢靡!

马可.奥勒留都能用的享受,他当然也要上,不然不是丢了大汉的天威。

……

“这间屋子就叫蒸汽浴室,好处是不用把身体泡在水里也能舒筋解乏——玄德兄不是一直嫌我的泡澡法伤元气么,我就琢磨出了这个,进去的时候,下身围裹一些凉水湿浴巾,勤着换,就不会伤元气了。”

李素把蔡琰领到仅有两个小琉璃窗的近似小黑屋中,一五一十介绍着自己的新发明,给妹子以惊喜。

“这……就这种干热的环境也能沐浴?”蔡琰不由很是好奇,出于对小黑屋的未知恐惧,他死死抓住李素不敢放开。

“蒸之前当然可以稍微冲淋一下,蒸完也要再冲淋把汗洗掉了,但这样在水里洗的时间会比泡澡缩短好多倍。来,看看门口这个小隔间里的淋浴器。”

李素说着,有把师妹拉到外面进门处的一个独立隔间,尺寸也就跟玄关差不多大,中间的门也是隔绝水汽的,所以淋浴玄关这里并不会有太多蒸汽,还另有透气孔。

李素把一个用硝过的牛肠制成的皮管子、连同绑在皮管子顶端的铜花洒,从架子上取下来,热水顿时就洒了出来,可以淋浴,非常舒服。

李素造不出自来水笼头开关,所以就只能靠水压落差式简易控制水流——只要把花洒举到比铜水箱液面还高的架子上搁着,水自然就流不出来了。而这个铜水箱是嵌在墙里的,有一半露在墙外,旁边是砖石砌的结构,可以在铜水箱下面生火烧水。

为了控制水温,旁边还有一个冷水箱,用手摸觉得热水箱里的烧太烫了,就用牛肠管随时掺水调节温度。

蔡琰看着这一切操作,也顾不上浑身还穿着外套都被淋浴浇湿透了,依然傻愣愣站在那边:

“真是巧夺天工……世上竟然有人能为了沐浴想出那么多花样来。夫君你这神思平时都用到哪里去了,有三分用在治国上了么?这个蒸汽房,这个淋浴,让匠人琢磨一辈子也想不出来吧。”

李素戏谑笑道:“这就顶不住了?呐,这是干浴巾,反正你也淋湿了,自己好好冲冲换上这个,进去蒸一蒸才知道这东西真正的好处。”

他也不急于一时偷看,今晚本来就是显摆新发明卖弄而已,所以把几块麻布浴巾丢给师妹之后,他就很君子地先进蒸汽室,往炉石上浇水形成蒸汽。

可惜没有温度计,不知道蒸到几度了,只能凭前世的感觉估计一下。

“大概有四五十度了吧,算了,第一次蒸,别吓坏了小姑娘,就先这样毛毛雨试试水吧。”

要是以李素前世那种泡澡狂热爱好者,每次蒸六十度那是起步,经常蒸到八十度的。

空气加热到四五十度,蔡琰也换好浴巾进来了,李素再施施然出去淋雨换凉浴巾,免得高温杀精。

“这里好暖和啊……真不敢相信这是十月底冬天了,一开始流汗很多,觉得身上黏黏的,很快就习惯了,反而觉得爽快,就是人有点软绵绵提不起力气……真是好东西啊。”

蔡琰坚持蒸了十五分钟,就软绵绵靠在李素怀里昏昏沉沉地。

哪怕在卧室里钻厚厚的被子,也没这儿那么放飞自我舒服,而且也没有烧炭盆取暖的烟火气,只有氤氲湿润的气息。

“师兄,一会儿能不能把温度弄凉一些,那样晚上睡在这里都舒服得紧呢。”蔡琰迷迷糊糊说道。

“那得把蒸汽都放了才行,不然你会晕过去的。”李素逍遥答道。

桑拿房把蒸汽放完,就等于是一个暖炕屋了。对于还咩有烧炕习惯的汉朝人来说,暖炕本身也是一个挺有吸引力的提升生活质量发明了。

那些达官贵人烧炭盆盖被子,大冬天还得严严实实的,连做那事儿都在被子里乌漆嘛黑什么都看不见,哪有泡澡侯的环境逍遥。

至少李素做那些事情还不需要被子呢,这世上谁人能比?哪个妹子不羡慕这种惊喜?

“师兄,我有些闷,你把蒸汽放了吧,我再去冲一下醒醒神。”蔡琰怕自己晕过去,强行撑起身体。

李素体贴地打开放蒸汽烟囱,并且敲了敲琉璃窗,示意外面的烧火婢女把烧炕的燃料先灭了。

最后,他才点起了一根颇有浪漫雅趣的红烛——要是黑灯瞎火的,那跟那些闷在被子里“关了灯都一样”的煮鹤焚琴土包子有什么区别?

他和蔡琰都是当世顶级的文化人,他们之间的吟诗作对,当然是

何当共剪琉窗烛,却话巴山夜雪时。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