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笔趣阁 > 三国从忽悠刘备开始 > 第139章 庞羲求降

第139章 庞羲求降

刘焉军虽然彻底大溃,但汉军要打扫战场也不是那么容易的。

别说是九万个乱兵,哪怕是九万头猪,抓都要抓好多天。仓促之间,也只能是抓大放小,慢慢梳理了。

赵云、高顺赶到绵竹北门之下,城头已经严阵以待,急切不得攻入,只好绕城而走搜剿败兵,一时也顾不上彻底四面围定。直到两个时辰之后,当天傍晚时分,大军才大致把绵竹城包围起来。

刘备一开始还想听取各部战果,但信息来得太多太乱,他也就懒得听了,交给随军文吏慢慢整理。他跟赵云张飞吴匡高顺喝了几杯庆功酒,赵云高顺秉性谨慎,没敢多喝就去巡视围城。

次日刘备酒醒,喝点茱萸酸辣醒酒汤,问了身边的随军幕僚吴懿(刚投降两个月,之前还不方便公开重用),才知道除了绵竹、成都二县被围,暂时还没拿下,其余益州全境都已落入朝廷之手,包括前几天还没投降的雒县,也直接开城投降了——雒县位于成都和绵竹之间,一直属于刘焉势力范围的最核心地带。

刘焉本人被围在绵竹,益州的大部分名士贵族也都被围在绵竹。

而成都的守将居然还是庞羲——他昨天竟然还有机会被刘焉派回成都,也不知他是怎么趁乱突围逃跑的,也可能是赵云在城北的时候,刘焉开南门把庞羲放出去的吧。

不过这一手其实已经没什么价值了,事到如今,庞羲后续投降的概率也是挺大的,刘备根本不急。

如今要怕的,反而是逼急了敌人后,会不会烧毁城中府库同归于尽,让刘备也拿不到钱粮积蓄,先稳一手更好。

吴懿还不忘汇报一下:“使君? 损失和缴获都已经清点出来了。我军昨日伤亡两千余人? 其中战死六百人。敌军伤亡应该过万,打扫战场计点尸首、首级? 总计是四千七百多具。

到目前为止? 累计活捉俘虏三万八千余人,绵竹城内的刘焉军剩余兵力? 应该还有两万余人,其中东州兵不少于一万五千人。如此算来? 逃散的士卒至少还有两到三万。”

“两三万人逃亡……都是带着兵器的么?打扫战场有没有统计多出来的兵器?恐怕蜀郡、广汉今年要不得太平了。”刘备闻言不由有些伤脑? 担心后续的民政安抚工作不好做。

吴懿:“打扫战场,无主的兵器铠甲目前收拢的大约有两万件,比起伤亡还是要多出近万,应该有一小半逃兵是弃械逃亡。”

刘备伸出一根手指头晃了晃? 指示道:“让各县尽快贴出安民抚慰的告示? 逃兵交还兵器到户籍所在县报道,可多免该户一年税赋,而且不会再征召他们当兵。

即使是已经抓获的士卒,也释放一批老弱、不堪作战的,回乡务农。不是抓了三万八千人么? 我看这两天就可以先放掉那零头的八千人回乡。也好让他们回各处传播朝廷仁政善举,让百姓相信朝廷减征的决心。”

吴懿赶忙记录? 表示立刻去办。

刘备这也是被李素传染了,这几年习惯了花钱办事? 习惯了雇佣兵。加上之前跟李素聊如何整顿板楯蛮的问题,李素提出“以兵役代税赋”? 刘备就更倾向于这样的治理风格了。

乱世之中? 不是人人都擅长当兵打仗的。有些人胆子小? 有些地方民风淳朴,但擅长种田、吃苦耐劳,那就让他们多种地多交钱粮免除兵役。

有些地方民风彪悍但是赚钱不行,那就多当兵免除税赋,而且可以五户十户保甲相连,出一个常年服兵役的职业军人,换取五户免税。

这种想法,其实有点后世隋唐时候租庸调制的雏形萌芽了,只是还没总结完善,但思路是一样的:多交钱粮可以替代服役。只不过租庸调交钱免役免的是徭役,筑城挖运河那些,不是兵役。

但偏偏这样的制度,是最适合蜀地的,因为蜀地交通不便,很多地方运输困难。把交通很困难的地方的物资运出来,半路上损耗太大;官府辛辛苦苦做了恶人,收税收了一斛米,运出来路上运费就吃掉好几斗,何必呢。

还不如让交通不便的地区不要给朝廷中央交粮了,直接出人当兵。

刘备心中,成都平原这种交通便利民风暗弱地区的百姓,就好好种地,多交两三成粮税或者蜀锦,把偏远山区的缺额补上,换成都人不用当兵。

这道命令很快被传达了下去,收编逃散残兵和肃清地方治安的效率果然提升了不少,仅仅两三天之后,就有很多乱兵被收缴武器放了回去,来重新登记归籍的逃兵也大幅增加,趁乱劫掠百姓的案子一下子降了下来。

尽管如此,这个冬天能把乱兵全部归位就算不错了。因为战役发生在十月初,刘焉今年的税也征过了,刘备当然要宣布免税,甚至连明年都要免一年,以安定地方。

绵竹被围后第四天、成都被围后第二天(因为成都更远,部队赶过去围需要时间),成都守将庞羲就暗中派人来跟刘备接触了,想谈谈投降条件。

刘备当然不会拒降,大度地召见来使。

来使一共有两人,年长者是个二十岁不到的县中小吏,犍为郡人,名叫费诗。

年幼者才十六七岁,似乎没有入仕,长得獐头鼠目,非常矮小,让刘备看着就有点不舒服,但对方自报家门之后,刘备得知他兄长在江州的时候就投诚了,他兄长正是张肃,而他本人叫张松。刘备看在是主动投诚之人的亲属,也就忍着丑跟对方和颜悦色说话。

估计庞羲让还没做官的张松为副使,就是看在他哥哥已经在刘备身边了,显示套近乎的诚意。

“成都县丞费诗,参见征西将军!”费诗恭恭敬敬跪拜行礼,姿态非常谦卑,然后他抬起头,才注意到吴懿在刘备身边,似乎是幕僚打扮,不由惊讶出声,

“咦?原来子远兄也在!那就好办了,敢教征西将军得知,庞府君此番纳降诚意,正与子远兄有关。”

“公举这是何意!”吴懿连忙撇清,唯恐被认为还跟敌营的人有什么交情。

(注:公举是费诗的字)

费诗再拜澄清:“将军,刘焉此番兵败,之所以依然坚持让庞羲火速突围回成都、兼保成都,一方面固然是舍不得成都那部分府库钱粮、卫戍兵马,另一方面,其实……也是怒于吴中郎阵前辱骂、公然决裂,伤及叛军士气。

所以回城之后,刘焉有些急怒攻心乱命,想让庞府君回成都后,处决一些……处决一些投降将军较早、立场较为坚定的将吏的家属。他前几天阵前才得知张君矫在江州是主动献城的,就想杀害其弟、也就是我这位副使,还有其在成都的其他家人。

另外,刘焉还下令杀死子远兄一家,甚至……甚至还说将其妹随意处置。庞府君自知罪重,不敢妄为,特意将子远之妹献予将军,将军可请妇人验明其身尚为完璧,成都城内军将无人曾敢无礼……只求将军保留庞府君原职,任选偏远之郡为太守,他便献出成都。来人,把子远之妹带进来。”

刘备直接一拍桌子:“体恤下属、保护降者家眷,此仁者当为,但看看庞羲这番说辞,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他以为我刘备是好色之徒呼?!吴校尉随伯雅贤弟入川时曾有言在先,其侄女身负谶纬难测,自当送入宫中以消弭不臣者之心。

庞羲有诚意投降,可保留秩两千石俸禄,但不得为实职郡守,最多只能是闲职长史!其余一切族人家产,我都可以保下。但我刘备岂会收受他人美色媚上而授人官职!”

不过刘备喷归喷,旁边的侍从还是按照费诗最后那句话,把吴懿的妹妹吴苋带了进来。

吴苋年方周岁十四,庞羲怕失礼得罪了刘备,是用遮蔽轻软的马车送来的。刘备也忍不住看了一眼,姿色倒是果然不俗。

吴懿偷偷观察了一下主公表情,连忙跪下求告:“主公,此一时彼一时也,家叔当初说送舍妹入京时,主上尚未蒙尘,董卓也还未窃盗鼎司。但如今朝廷已然倾颓、奸臣窃命,幼主不明。

舍妹归于主公,乃是天意,恳请主公收容!昔刘歆妄应天命而改名刘秀,遂遭天谴,但光武皇帝本名刘秀,故而当有天命。主公一心忠于朝廷,堪比光武忠于先汉,一切都是顺天应人,并非强取,又何必避讳。”

“你……”刘备拂袖而起,“你说的虽有三分道理,我权且念在你兄妹恩义,不愿目睹亲妹入董卓虎口,故而不愿送去京城。但休要陷我于不义!你把令妹先领回府中抚养,从长计议吧。咱先说让庞羲投降的事儿。”

“是!多谢主公救出舍妹,大恩铭感五内!”吴懿知道要见好就收,看刘备让他把妹妹留下,这事儿可以拖,也就不急了。

不过吴懿也知道,他妹妹已经传出了“贵不可言”的谶纬,订婚的刘瑁还三十几岁就暴毙了,刘备让人送回娘家,别人也不敢要啊,刘备不要就只能养成老姑娘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