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笔趣阁 > 三国从忽悠刘备开始 > 第198章 佯攻弄假成真了

第198章 佯攻弄假成真了

关羽的诱敌架势摆得非常成功,把原本试图坚壁清野的景毅逼到了不得不集结兵力一战的地步。

可惜的是,身处战争迷雾中的关羽本人,并不知道这些,用计的人,是得不到“计策成功”的即时反馈的。以至于伺候近半个月,关羽只好继续保持低烈度的压力,每天打酱油相持。

“轰隆——轰隆——”

九月中旬的一天,相持还在继续。随着两声回响,两枚形状和重量都不太标准、大约重70汉斤的石弹,猛然飞出两百多步远。

结果只有一枚砸中了凹腰山脊关隘的夯土墙上。还有一枚稍稍偏了几十步,砸在旁边高耸的山壁上,砸断了一颗栎树、陷进土里。

自从李素发明了配重式投石机后,刘备军中这种武器的规制,经过两年发展,已经形成了轻型、中型、重型三档规模。

在对付其他中原割据军阀时,李素建议刘备严控这种投石车的应用,以免技术泄露,但打西南夷的话,就不用担心了,反正这十万大山里发生的事情,也不可能绘声绘色传到外面的世界。

今天关羽让士兵们用的是轻型石弹,但配重是加码了的,为的是把石弹抛高,从山道低处轰击山脊上的关墙、同时又要保证射程超出关墙上弓弩的覆盖。

这种简易的破夯土墙,如此火力已经足够形成威胁。山路狭窄建造困难,所以一共也就造了两架轻型款,绝对能够完成“迫使敌人增兵加强防御”的战术意图。

“相持这么久,天气也差不多够凉快了,三弟和伯雅怎么还没动静?连军情都不通报给我。难道是因为近日景毅派小股敌军翻山骚扰我军独轮车粮队,伯雅怕信使被截杀泄密,才丝毫不跟我联络?

可再这么砸下去,凹腰山这处关隘都要被砸破了,这诱敌的戏码会不会演过了?算了不多想了,给了景毅这么多日子缓冲,就算砸破了关隘,相信他肯定也在山背层层当道扎营设防、屯兵不少了。”

关羽看着摇摇欲坠的关墙,心中如是想着,压抑内心的焦躁。

谁让李素和张飞,动手似乎比原计划慢了一些,关羽也不清楚是遇到了别的什么意外,还是他吸引敌军主力的尝试不够成功、敌军没被全部调动过来,李素才不好下手。

陷入信息不对称盲区的关羽,决定将在外军师命有所不受,稍稍改一下策略。

也是天意助他,偶然中的必然终于在这一天发挥了作用——持续了七八天的有一搭没一搭低烈度轰击,终于让守军疲敝,不见到汉军冲锋就不敢在关墙上露头,以免被石头砸死。而土墙也终于彻底塌方了一个口子,断墙处留下了两个四十几度缓坡的土堆口子。

关羽决定当机立断抓住机会:“全军强弩压制,高顺你带人冲一次!只要能攻下一段关墙,抓住一些俘虏拷问,什么都明白了!”

高顺跟着关羽南下以来,也是憋得难受,得令后立刻跃跃欲试。他并非贪功和不惜士兵性命之人,但今天的机会如此难得,不抓住岂不太浪费了。

而且正因为敌人早就被这些天的只砸不冲搞麻木了,不会觉得关羽会突然全力猛攻,也知道关羽就算攻破了山脊上这道关卡,后面几十里山道上还有层层设防。所以那些预判了关羽预判的敌将,才会松懈。

陷阵营跟随刘备以来,只在绵竹之战中正面阵地战大破刘焉的中军,但还没打出任何漂亮的攻坚战过。

当年陷阵营唯一一次攻关战的机会,也是扮演了诱敌的角色,还面对剑门关那种险要,让人一点提不起强攻的兴趣。今天面对的这个关卡如此残破,正好拿来实现零的突破!

几分钟的仓促忙乱后,五千汉军集结了千张强弩,有些还爬上了两侧山坡密林中,找到一个可以把弩箭射上关墙的位置。为的就是把尽可能多的弩兵,安排到距离关墙一百五十步之内的区域,形成集火的火力密度。

弓弩密集压制的同时,陷阵营已经整装待命发起了冲锋。

因为关墙塌陷很严重,他们连飞梯都不用,直接从崩落的土堆往上冲。

“放箭!快放箭啊!”守关主将、建宁都尉蔡飞因为怕被流石砸死,这几天平时都躲在关后数百步的一处副营内了。是听说了关上放哨的士兵火速通报汉军发起冲锋时,他才急吼吼带队赶来上墙的,见到危急之状,手忙脚乱地吩咐部署抵抗。

南蛮边郡缺乏强弩,用的普遍都是弓箭,甚至连造弓的材质都不如北方的秦弓,居然还有用竹片作为弓身的。

但与此同时,南蛮弓的杀伤力其实并不弱,主要是这儿稀奇古怪的植物比较多,箭毒木之类见血封喉的东西就是东南亚热带雨林特产。建宁郡兵们久在边地,也学会了给箭矢淬毒,所以也就不指望箭矢多强劲锋利、入肉多深了。

可惜的是,这种“轻物理杀伤、重魔法杀伤”的弓箭,在第一次面对陷阵营的冲锋时,却彻底哑火了。

高顺的陷阵营,以及关羽这次部队中那些预配了铁甲的“准陷阵营”(要看战斗表现够好才会正式选拔入陷阵营),全都是铁罐头一样,轻弓软箭连皮都擦不破,淬毒也就无从发挥作用。

好多建宁郡兵弓箭手对着那个冲上缺口的土堆抵近了射击,距离绝对不到二十步,但照样每一箭都弹开了,唯有极少数刚好射中面门、右手手背(左手持盾,右手拿兵器,所以左手手背不可能被射中)的毒箭,才起到了杀伤效果。

但毒发毕竟需要时间,就算是“见血封喉”,也只是说此人必死无疑,但不可能几十秒内就死,所以那些个别手背中箭的陷阵营士兵也不会立刻倒毙挡住后面同伴的路,他们还不知道自己的危险,依然大吼冲杀,最后几十秒甚至几分钟足够砍杀好几个敌兵了。

以至于那些中了毒箭的陷阵营士兵,往往最后也不是真的毒发身亡,而是大呼酣战了一两分钟后,刚刚觉得奇怪浑身无力麻痹、就因为手脚不听使唤被郡兵用武器砍杀,但死前早就换了个够本。

“疯子!这些铁甲兵都是疯子!你们都给我顶住!”眼看着缺口处好几十个己方士兵被犀利的斩马剑或斩首、或臂膀被齐肩削落、或直接腰斩,都尉蔡飞都吓得不轻。

他知道这道关墙已经不重要了,必须留住有用之身继续防守后续的山道层层设防,所以非常果断地转身就跑。

更多的陷阵营士卒在跃上城头后就立刻弃盾,改为双手持斩马剑挥舞砍杀,大开大阖掀起一阵阵腥风血雨。当超过五十个陷阵营士兵站稳脚跟时,他们就只需要沿着关墙顶端横向平推就行了。

整条墙上的建宁郡兵人数虽然还有近千人,墙角下还有上千预备队,但已经扭转不了墙顶的战局。

“都尉都跑了,我们也快跑吧!这儿地势太狭窄,我们人多也施展不开不要白白送死了!”一些想要保存自己嫡系屯队的屯将们,连忙见机行事开小差,反正蔡飞也跑了,不会有军法官处罚逃兵的。

而且关键是他们说的话也确实算是知兵——只要被敌人冲上了关墙,关墙的狭窄地形对于兵力“多而不精”的一方就是非常劣势的,因为你人多了展不开,无法围殴兵少而精的一方,只是车轮战添油战白白送死,关隘的优势此刻已经转化成了劣势。

既然如此,还不如退却一下,再试图守一些相对开阔、适合大兵团围殴战的战场,在那里发挥人数优势一鼓作气打败关羽。

超过一千名建宁郡兵很快奔逃退却到数百步外的后方第二道营寨防线,继续跟他们的怂包都尉一起防守。

这些天里,蔡飞也早就在为“万一关墙被新出现的这种牛逼投石机砸破”的情况做准备了。所以他不求后续营寨修得多坚固,但数量一定要多,让关羽层层部署投石机部署到恶心。

所以陷阵营在尝试了继续冲第二道营寨并被射回来后,果断就放弃了追击。

“终于拿下关口了!咱陷阵营终于强攻下第一座关卡了!”高顺站在关墙上,也是一吐胸中浊气。

此战在关墙上围堵射杀斩杀了数百敌军,大部分都是敌军崩溃后无路可走、作鸟兽散跳墙被追砍的。

而陷阵营的损失完全在可以接受的范围内——只有二十余人伤亡,其中死者十三人。

死者里完全在肉搏中战死的只有四人,还有九个都是冲土堆缺口的时候被毒箭射中了面门手背、浑身麻痹后被敌人捡漏砍杀的,这一点从他们身上还带着箭伤就能看出来。

至于那十几个伤员,都可以医治调养,除了三四个会永久残废退役,其他养好了都能继续作战。

敌军在关墙上的疯狂砍杀抵抗,造成的阵亡还不如毒箭的一半!高顺心中对于这种卑鄙的南蛮淬毒武器充满了厌恶。

“久闻南蛮毒箭见血封喉,真是厉害歹毒啊。”

高顺打扫了一会儿战场,关羽也带着主力入驻了关墙。

关羽的目的非常明确,他都没听取高顺的汇报,直接追问:“此战的俘虏呢?把所有俘虏都押上来,看看有没有屯长以上的军官,分别关押拷问,看看他们这些天已经集结了多少兵力了。

另外,立刻排查关口两侧山道,看看我军夺取关隘后,景毅是否还能派遣小股部队骚扰我军粮道了。观察三天,若能确认我军粮道绝对安全,就派个信使回朱提询问三弟和伯雅为何还没行动。”

关羽一溜烟吩咐了好几件事情,高顺和参军黄权连忙分头去办。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