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笔趣阁 > 三国从忽悠刘备开始 > 第223章 纸包不住火

第223章 纸包不住火

“李右军不愧天下奇才、洞见天命。区区三年竟屡立殊勋,足为当世楷模。”

“还劳右将军向汉中王转致我主刘荆州谢意,若非赵将军治军严谨、整肃地方、打击宗贼,我主岂能徐徐平定荆州五郡。大恩大德,我荆州军上下无不铭记。”

从宣室殿散朝出来之后,所有的外镇诸侯使者都要单独到一处偏殿等候,所以李素一出门就被王朗、伊籍等人围住了,两人纷纷吹捧李素和刘备。

被王朗呼作“李右军”的时候,李素还有些别扭,但很快就习惯了——后世的右将军王羲之被人称作“王右军”,那他李素当然也能被叫“李右军”了。

似乎右将军这种官职,经常被拿来封文官,历史上诸葛亮首出祁山时因为马谡失街亭,回来后就是请求自贬三级,从丞相降为右将军、依然领丞相事。王羲之那种纯文人就更不用说了,两晋的时候将军的名号已经胡搞乱设烂透了。

还有一个老相识刘晔,是刘虞的别驾,也跟李素说了一番惺惺相惜的话,不过他倒是没有过分追捧的意思,显得挺不卑不亢。

主要是因为他家主公刘虞,在刚才朝会的后续议程里,也被另外一道诏书封为燕王了,所以李素和刘晔算是平等论交,哪怕李素本身的官职比刘晔高得多。

刘晔这几年跟李素再没什么交集的机会,所以还是颇叙了一些旧。从当年李素和都尉毋丘毅一起受刘虞之命征募丹阳兵、从丹阳豪帅郑宝手中救出刘晔聊起,说了一大堆感谢的话。还表示回去之后要各自辅佐藩王,拱卫中枢。

李素听得出来,刘晔这番话也是在给刘虞减少仇恨值。

毕竟宗室因功封王在这个乱世多多少少都是遭嫉妒的,刘虞得到好处的同时,也帮刘备分摊了仇恨。现在有王朗伊籍朱儁这些非宗室诸侯的代表在场,两家封王的当然要共同演谦虚戏了。

在长安又应酬了两天之后,李素终于跟王允辞行。他没有直接出长安西门回南郑,而是先出东门,跟着王朗、伊籍、朱儁、刘晔等人同路,到灞上饮酒饯别。把四路往东走的诸侯信使送走后,李素才单独折返往西,礼数非常周到。

而且回去的时候,李素也不是一个人带着圣旨去找刘备的,还得有专门的传旨使者——别看汉献帝在宣室殿的朝会上,已经宣读过对刘备阵营众人的封赏了,但那个只是读一下,也只有李素那份是当场兑现的。

其他人的加封,朝廷还要专门派人见证,这才符合礼法,也避免了李素假传圣旨或者中途掉包(虽然李素肯定不会这么做)

而且汉朝圣旨发出都是在宫中留副本的,将来可供核对查档,矫诏不是那么容易的。

《史记.魏其武安侯列传》里就有明确记载这方面的先例:魏其侯窦婴被汉武帝抓的时候,称其受景帝遗诏“事有不便,以便宜论上”,汉武帝派人复查,却没有发现宫中留档有这份遗诏(书奏上,而案尚书,大行无遗诏),反而因此以伪造遗诏罪把窦婴杀了。

所以当初讨董之前东郡太守桥瑁也只敢“矫造京师三公书信”,并不是真的矫圣旨,矫诏只是演义的家言。

而这次跟李素去南郑的传旨册封使者,正是去年刚当上黄门侍郎的钟繇,也算是熟人了。

五年前他就已经三十六七岁,但因为灵帝一朝一直郁郁不得志蹉跎岁月,当郎官当了整整十几年不得升迁。当时李素看他穷,还请钟繇帮忙抄书、作为雕版印刷的拓样,给钟繇开了一大笔润笔。

如今钟繇年过四十,董卓上台之后的三年里,一方面是董卓刚进京时大肆罢斥阉党买官的官僚,后来又滥杀无辜,长安朝廷终于出现了大笔空缺职位。

钟繇总算是熬出头,三年内连升数次,先是捞到了主政地方的资历,当了两任长安附近的大县县令,然后调回中枢授予实职,从廷尉正做到黄门侍郎。

而且升了高位发达之后,钟繇也连忙又纳了好几个小妾,终于可以不再忍受那个嫌他没出息的发妻每天哔哔了。

李素跟钟繇稍微聊了一会儿,就颇为感慨:果然杀得越狠的朝廷,高级职位容易出缺,董卓的屠戮就好比1941年的东线战场,一个新兵只要活几个月,一个连其他人都死了只剩你一个,你就升连长了。

历史上钟繇这种资历不算深的官员,只因为在董卓和李郭时代都留在京城、活满了六年,等195年郭汜屠尽三公九卿的时候,钟繇躲过了杀害,比他高的都死了,他直接就做到御史中丞和侍中了,等于是直接位列九卿。

在皇帝身边,活得命长就是最大的优势。

……

李素与钟繇离开长安后,三天抵达郿县,又花了五天走褒斜栈道和褒水、汉水水路,在七月十六这天回到了南郑。

刘备亲自到沔阳县迎接朝廷天使,接回南郑后郑重斋戒沐浴、领受圣旨、召集部分受封将领一起谢恩。

听说了自己被拟封为汉中王时,刘备果然表现出了极大的惊讶和逊谢,他先是诚恳地接了旨,然后连连口称自己功德不足,汉中王之号过于敏感,理当逊谢。

钟繇诚恳解释:“殿下不必过谦,此番陛下并非只封一王。钟某出京之时,我另有同僚段训也受了使命,与幽州别驾刘晔一起,持敕封诏书前往蓟县,加封幽州牧伯安公为燕王。

想必燕王不日也会接受诏命的,殿下单独辞让,岂非反而让燕王难做了么?听说燕王于殿下和李右军都有察举大恩,你们难道不支持燕王封王?不愿意为燕王分担天下无知之辈的谤詈么?如今国难之际,可不是明哲保身、爱惜名声的时候。”

李素也在旁边捧哏:“夫权宜之制,苟利社稷,不可惜名。”

刘备摇头叹息:“要我为伯安叔父分谤,那当然是肝脑涂地,义不容辞的。既如此,为王是也。然则,只要是个王爵,就足以为伯安王叔分谤了,未必要汉中王之名。

伯雅,你为我作表谦辞。言辞要恳切直白一些,就说我愿意为伯安王叔分谤而为王,但恳请朝廷斟酌降低王号。”

刘备这个态度,跟那种直接辞让王爵的明显不同,因为他完全是摆出“士为知己者死,刘虞对我有大恩大德,我要为他拉仇恨、分摊天下人的攻讦”的大义凛然姿态。

李素不再多说,顺水推舟找来秦宓,让秦宓斟酌润色,按刘备交代的精神写辞让表。三天后李素再带着辞让表,跟钟繇重新出谷走褒斜道再回一趟长安,拿回最终版本。

钟繇也是有苦说不出,从南郑侯府出来后,私下里跟李素抱怨:“这褒斜栈道之险,咱也是平生仅见了,原以为这辈子只要走两趟,现在看来至少走四趟。但愿这真是最后一轮了,要是真搞再辞之理,咱身体都受不住了。”

李素苦笑:“元常兄,我走这条二百里栈道远不止四趟了,我比你还冤呢。不说了,到我府上,好酒好肉歇几天脚,自然另有一份仪程。”

让朝廷的传旨天使多走一个来回栈道,那开销可不少,刘备光是给钟繇本人的额外跑腿钱就是三十枚马蹄金饼。连使团里的护卫执戟郎中,每人都发了两个饼。都是从当初搜刮董卓郿坞时拿的钱里出的。

拿了钱之后,加上李素府上的烧烤冰饮都挺带劲,那优质的泡澡享受也极为解乏。刘备还亲自从没有分完的郿坞美少女里挑了两个负责给钟繇揉捏解乏,种种招待总算是让钦差都非常满意。

说句题外话,李素这个人对于分到自己府上的婢女下人还是比较当人看的,所以他没有让自己的婢女再去招待客人的习惯。刘备需要招待,那就刘备自己另外找人。

一切收拾停当,李素与钟繇大约是七月二十重新从南郑出发,二十六日走出栈道抵达郿县。而当他们抵达郿县时,却发现天下形势似乎一夜之间就忽然大不一样了。

……

话分两头。汉献帝和王允,在七月初六的大朝会上接收玉玺、并宣布封两位汉室宗亲为王的同时,

在河东郡的蒲阪津,虎贲中郎将吕布因为久久没能等来王允特赦牛辅下属其他军官的诏书,也没有等到王允赏赐士卒的钱财,不得不在硬拖了两三天后,收兵渡过黄河,沿着渭水退往长安方向。

毕竟当时吕布没有收到任何进一步赶尽杀绝的命令,他觉得牛辅已死,事情已经结束了,这也不能怪吕布。

然而,仅仅五六天之后,大约是刚刚进入七月中旬,牛辅的旧部就被李傕郭汜组织起来了。

理由也依然一如历史的惯性:李傕没等到特赦和安抚用的钱财,原本是打算收拾金银细软弃军逃亡回凉州的。

但那个著名的武威郡阴毒老贼贾诩跳了出来:“将军忘了牛中郎的教训么?牛中郎之死不过旬日,你们就准备重蹈覆辙?弃军逃亡,一县尉就能捉拿尔等。”

李傕、郭汜当时齐声请教:“贾公以为当如何?”

贾诩:“以朝廷不仁、敌视全体凉州军为由,团结士卒,杀入长安拨乱反正!纵然事不成,再劫掠西逃不迟,还能多捞一些妇女财物。”

李傕深以为然,也不急着出兵,先花了三天在全军上上下下渲染谣言,把“王允一向看不起凉州军,迟早把我们凉州人统统杀光”这个谎言在军中洗脑了几百遍。贾诩在军中暗访观察,确认士气可用之后,才告诉李傕可以出兵了。

以至于这个准备工作做得非常隐秘,从安邑南渡弘农的时候,就已经有三四万西凉兵团结倒王允了。

七月十五日,抵达华阴的时候,处于犹豫之中的右中郎将段煨无法约束部下,段煨一开始没想从贼,但他麾下的校尉王方、杨定纷纷响应李傕郭汜,段煨半推半就了一会儿后,又怕被李傕郭汜的乱兵所害,又怕单独弃军回朝告急会被王允处斩问罪,只好稀里糊涂从贼了。

董卓旧部二十多万西凉兵,四大中郎将麾下各有四五万人,还有长安的嫡系部队。所以在段煨加入的时候,就意味着叛军人数已经逼近了十万人。

而王允直到段煨投降的时候,才得到急报连忙要派人抵挡。可惜段煨屯驻的华阴正是潼关的位置,进入长安的要塞已经从贼了,王允急忙派兵抵御,也只能在新丰渡和灞上原这些地方野战,无法据险而守。

七月十八日,段煨从贼后三天,吕布接到王允急报后,急吼吼先从蓝田沿着武关道退回到长安附近,然后又奔袭去新丰渡和灞上原迎击叛军诸将。

如今的吕布比历史同期兵力倒是强一些,因为他毕竟是虎贲中郎将了,名义上有四万人防守武关道。但因为赶得太急,加上武关那边也没说可以完全不防袁术和刘表,一些机动比较慢的部队也无法跟上,所以吕布只带了三万人回防。

这三万人里,除了张辽、魏越等并州将另外,还有张济、张绣叔侄等西凉将领,真正吕布嫡系的并州军士卒其实不满万人。

至于历史上原本该在新丰渡阻击叛军的徐荣和胡轸,一个被蝴蝶效应弄去辽东,一个去年被赵云杀了,所以王允就直接让吕布去防御。

但关键时刻,王允依然犯了轻敌分兵的错误,他觉得危急时刻京城无大将防御不行,把吕布留在长安守城,把吕布手下的张辽提拔为北军五校之一的越骑校尉,让张辽负责出兵近三万人迎击。

当然王允这也是没办法,他怕吕布不在城里坐镇,万一被敌军小部队绕路偷袭长安,城里没有坚决抵抗派的将领,会导致有西凉内奸开城献门。

张辽的战斗指挥能力固然很强,但毕竟如今还缺乏数万人大兵团的指挥经验,加上他知道自己威望不足以团结诸校尉,恳求吕布亲自带兵,或者更稳的就是直接死守长安城。

吕布无奈长叹:“若不扑灭反贼锐气,只怕从贼之人越来越多,现在不是迁延的时候。他们气势之所以嚣张,就是因为作乱以来太顺利了,没有遭到坚决痛击。别担心我们兵少,说不定叛军看到朝廷镇压意志坚决,就心怀犹豫作鸟兽散了。”

张辽无奈,被逼带兵出征,可惜交战不久,果然张济阵前倒戈直接投降了李傕。饶是张辽堪称名将之才,也只能是及时止损,带了七八千并州骑兵和少数北军五校骑兵逃回长安——如果不是张辽带兵,说不定五千人都回不来,直接被张济和李傕夹击灭了都有可能。

王允大怒,还想严惩张辽丧师辱国,但这时候吕布还是很仗义的,据理力争保住了张辽。

张辽出战失败后仅仅两天,也就是七月二十日,叛军就陆续赶到了长安城下,二十二日完成对长安城的四面包围,开始围城战。剩余叛军部队陆陆续续,二十四日全部赶到,累计兵力达到了十二万人。

城里的守军正规军只有一万多人,全靠长安城号称高厚七丈的坚固城防死撑。

而李素和钟繇抵达郿县的时候,第一时间就从郿县百姓那儿听说了这个噩耗:“昨天得到消息,长安城三天前就被围城了!听说是李傕郭汜作乱!”

李素、钟繇与身边的人都大惊,有个别尽责的文官、乃至提供使团护卫的徐晃、典韦都觉得,应该立刻把这个消息通报主公。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