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笔趣阁 > 三国从忽悠刘备开始 > 第225章 长安沦陷

第225章 长安沦陷

面对刘备的乱命,法正、鲁肃很是无奈,但也只好先领命。

法正知道刘备只是在气头上,领命之后还不忘跟李素悄悄透底:“右将军勿忧,我会劝住大王不要冒进的。而且此番大王也确该亲自救援,以将其忠义昭示天下。”

法正不愧是个史书著称的功利主义者,年仅十八岁就把刘备的真心忠义想得那么“别有用心”,居然还认为是“刘备为了演给天下人看,让天下人对他的被封王彻底心服口服才坚持这么作秀”。

李素闻言苦笑,这个误解也不重要了,他懒得纠正法正。不过他相信法正也是懂行的,虽然年轻,不至于犯大错。如果稍微牺牲一些屯田兵就能知难而退还把感天动地的忠义之名立起来,彻底团结凝聚内部人心,倒也可以接受。

毕竟,这一世的刘备太顺利了。只在讨黄巾的时候打过一些几百人规模的小坎坷小败仗,跟李素搭档之后连买官带立功,半年一级一年一级升得太快了。容易飘,敲打敲打也是没办法的。毕竟前世他可是五十岁前都挺坎坷的。

李素最终只是强迫自己冷静下来,思索了一下周边的环境,意识到此次北伐的地理形势,倒是与历史上诸葛亮最后一次北伐出褒斜道相似——当然,也只是纯粹地理的相似,天时与人和是完全不同的(季节倒是差不多,都是七八月秋季出兵)

所以李素利用这个难得的机会,交待了法正一句:“孝直,有你参赞军机我还是放心的,但你毕竟年轻、初临如此大战。此番出武功水后,务必于五丈原分兵屯驻设置本阵,确保褒斜道口不会被敌军包抄,如此我军就算不利还有退路,另外,要尽快砍伐树木,在武功水上置办木筏以便随时渡河接应。

另外,大王这点人马,不是去打仗为主的,关键是虚张声势吓住李傕郭汜,吓不住也没办法。所以东进救驾的部队,不到万不得已千万不要北渡渭水,以免暴露在西凉铁骑冲击之下,一定要沿着渭南的狭窄河谷、背靠秦岭徐徐而进,如此纵然不利,也好退却回五丈原。”

法正想了想:“放心,我在郿县居住十余年,对武功水、五丈原,乃至武功、美阳,地理了然于心。我本意也是如此进兵。”

李素这才微微松了口气。

等刘备带着徐晃法正等人走后,李素又立刻跟负责软禁他的鲁肃交底:

“子敬,你不会真想软禁我吧?为今之计,我看你还是代替孝直,去散关防守为好。南郑这边,交给我吧——汉中如今只有五千屯田兵。武库里虽然还有武器,但只能临时征发农夫了,野战是一触即溃的。

万一褒斜道这边战败,我会等主公后撤回来后,烧绝栈道。到时候,叛军若是因为小胜一场,觉得我们益州军软弱可欺,必然会走陈仓道攻打散关。散关若无人小心把守,恐怕阳平关外数年经营都要毁于一旦了。”

鲁肃很是为难,反复想了很久,叹道:“兄言是也,回来之后主公若是问起,我就说确是担心散关那边有紧急军情。大王若是怪罪,咱一起承担,我知道大王不是委过于人之辈。”

刘备刚走,鲁肃的称谓就又改回了“主公”,毕竟刘备还没正式登坛祭祀称王嘛,有些称呼也只能是情急之时喊喊。

而鲁肃敢放松对李素的监控,也是知道刘备礼贤下士的脾气、

刘备虽然做不到历史上曹操征乌桓回来后那次“我虽然侥幸赢了,但劝我别去的人确实是老成谋国之言,阻止我的人我也要赏”的程度。但刘备也绝对不是袁绍对田丰那种刚愎自用之辈,鲁肃这才敢稍微放宽对李素的控制。

……

话分两头,李素和鲁肃在后方提前预案做善后的同时,刘备花了仅仅三天半的时间,就急行军出了褒斜道,速度几乎跟两个月前“听说皇帝要禅位给董卓”时,去偷袭郿坞的那支部队一样快。这些屯田兵里,还有一千多人两个月前就走过这条路。

将领方面,刘备文职带了法正参赞军务,还带了秦宓当书记官、祭酒从事程畿负责后军押运粮草。武将带了徐晃统兵,还有李素塞给他的保镖典韦。

另外,考虑到此战主要靠攻心,刘备觉得带上原本在京师北军当左中郎将的吴匡,说不定可以劝一部分被裹挟从贼的京师北军旧卒反正。但可惜的是吴匡当时不在南郑监视居住,刘备充其量只能带了吴匡的儿子吴班、吴兰随军。

这俩人武艺也不强,略通兵法,不过离京时也算年纪及冠了,在北军里认识的将校人面还是比较多的,说不定有用,就全部按照徐晃麾下的别部司马安置。

这两次的出兵,最初的悲壮心态是差不多的,都知道自己打不过,只不过前一次刚出谷不久,就忽然喜从天降听说董卓死了,喜忧一百八十度大翻转,让人士气爆棚。

第二次明显不会有奇迹发生了,但很多士兵却因为第一次的捡皮夹战果而心怀期待,以至于步履轻快,总忍不住幻想还有好事发生,说不定己方一出现,就能吓得摇摆派的敌军重新反正呢。

谁让这些普通的屯田兵都没读过书呢,他们根本分不清军事和政治中的小概率事件。

刘备看着士卒们的高昂士气,也不忍点破,他正需要这股锐气。

前军到了五丈原后,歇息了个把时辰,刘备就吩咐继续沿着渭南往东进兵。法正按计划劝说刘备在五丈原依秦岭、渭河、武功水建立坚固营地。

但刘备最终也只答应稍微留几百人圈地、把营地建设工作留给还没走出山谷的后军,由程畿负责。然后他就带了三千人急匆匆东进了。

不过刘知兵毕竟还是知兵的,白给的事情他不会做,这次之所以来,也是因为他高估了王允和吕布手头还能控制的战力,觉得“双方基本上是五五开,最多四六开,所以加上我之后王师就有希望赢”。

所以刘备出兵的时候就超额带了好几倍数量的军旗,一路上让他的三千人大展旌旗以壮军威,马匹也都在尾巴上拖着树枝刮地扬起征尘,虚张声势假装有好几万人。

另外,他也知道敌军不可能知道张飞到底在哪儿,所以他把三弟张飞甚至赵云的旗号都打了出来。

因为叛军主力还在围攻长安,对于周边各县只是派出斥候骚扰,或者是就地征粮,所以刘备刚出兵时居然还狠顺利。

在郿县的时候,只遇到了几百人的叛军征粮队守兵,刘备趁敌不备一个偷袭,居然就在城里旧官吏百姓的接应下,打开了城门,杀进县城堵着杀伤了两百多个西凉兵,只有百余人从东门逃了。

当然这些西凉兵负隅顽抗也非常悍勇,明明是十比一的兵力比,居然也对汉中屯田兵造成了近百人的伤亡,只能说双方素质差距巨大。这些屯田兵几乎没有军事训练,原计划是只能守守城扔扔滚木礌石的,肉搏战武艺太差了。

收复郿县之后,刘备略作补给,打开粮仓让所有士兵饱餐一顿歇息一夜。第二天继续先谨慎地南渡渭水、沿着渭南与秦岭之间的河谷东进,然后当天下午又照例收复了武功县,又是一场对付几百名敌人的全胜。另外,沿途还击退了敌军五六队斥候,用弓弩射杀了几十名斥候骑兵。

一路上遇到敌军逃散时,刘备都想尽办法摇旗呐喊,试图让逃走的敌人相信有数万勤王大军来增援了。

出谷后第三天上午,刘备已经从五丈原往东推进了一百十几里地,距离长安也只剩一百五十里。但他的推进却不得不减速,因为前面遇到了渭水南岸又一条支流,骆谷水。

法正这时候终于忍不住出来极力劝谏:“主公不可再进!不如分出少量骑兵斥候,往长安方向探察敌情。就算要进兵,也要先派勇士杀入围城,与王允、吕布取得联络,配合夹击。

我们过武功水的时候,好歹还有程祭酒立营扎筏接应。要是现在再渡过骆谷水,万一遇到挫败回都回不来了。咱留在这儿,已经足够与长安成掎角之势了,可以分叛军兵势,这也是对长安的一种增援!”

刘备毕竟知道自己的斤两,他也不会故意送死,就接受了法正的这个建议:“那就在这儿再草立一处营寨,把辎重中所有的旗帜都插起来,营地规模要圈得大,士兵们到秦岭山坡上多砍柴,营中灶台要没日没夜烧火,不做饭的时候也烧!再让典韦带着几骑死士,突围进长安给王允和吕布报信!”

这些建议都是正确的,无非是浪费一点劳动力,但士兵们在郿县和武功吃了两顿饱饭,也补充了粮食,他们本来就是干活的屯田兵,施工才是本行,所以也没有怨言。

刘备的出现,果然分薄了长安方面的围城军势,李傕分兵一路仓促赶到骆谷水这边迎敌。刘备守住骆谷水东岸,让叛军丝毫不得进取。

可惜,就在当天后半夜、或者说第二天丑时,被刘备派去长安方向突围进城报信的典韦,就气喘吁吁地回来了,看样子他是骑马往返了一百五十里、一天一夜赶路了三百里。还带给刘备一个惊天噩耗: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