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笔趣阁 > 三国从忽悠刘备开始 > 第231章 再战阳平关

第231章 再战阳平关

樊稠张绣先带着主力继续南下追击,贾诩则慢悠悠等到天亮,在散关附近仔细巡查被鲁肃放弃的领地。

通过散关后,不过区区两三里地,就是相对开阔的和尚原了,也是刘备当初新设置的散关县县城所在。只不过因为地处秦岭山谷,所以县城没有额外的城墙,就靠前面那段散关的关墙提供防御。

县城的聚居规模看起来不会超过一千户,连房子都是造在山坡边上的,而把平地空出来种田。房子也没被烧毁,只是几乎空无一人。

出了县城之后,山道两旁高处,还能看到几溜儿狭长的梯田,绵延数里,但宽阔不过十几丈到几十丈,看起来种不了多少地。地里的麦秸秆都割得比较深,看起来鲁肃撤军的时候连喂马的草料都不想给西凉叛军多留。

贾诩分析完之后,心中暗忖:“坚壁清野得很彻底啊,不过,我也算是知道鲁肃为什么不能继续守了——这片被叫和尚原的山中盆地,只能种那么一点粮食,可以供给的士兵肯定不多。

鲁肃是扛不住走百余里甚至三百里山道补给散关,所以刚坚壁清野完就大踏步后退,把后勤难度的压力甩给我军,指望用陈仓道到阳平关的三百里山路补给拖垮我军。

如此看来,现在阳平关应该还是比较空虚的,鲁肃剩余的守兵可能就是连夜急行军轻装撤向阳平关,也有可能是在半路的河池县歇脚,但概率不大。

鲁肃怕我们追上后偷袭阳平关,一定要尽量集中全部兵力死守阳平,再加上刘备当时从栈道撤回汉中的一千多残卒、以及近日刚征发的民夫。打破阳平关,整个汉中就都是咱的了。”

还剩最后一场恶战!赢了就全都有了!一大块与世隔绝的根据地!

敌军故意示弱、援军将至甚至包抄的风险,当然也有。

但贾诩看过地图,也就陈仓道峡谷的几个分叉点,要注意当道立营,别被敌军抄了后路。这些事项注意了,最多就是血战攻不破阳平关、熬到敌军援兵来了不得不退而已,但不会有覆灭的危险。所以搏是肯定要搏的。

想明白这点,贾诩吩咐身边的护卫部队立刻加速,尽量追上先走的樊稠和张绣。

……

“贾校尉,看过鲁肃放弃的县城情况了么?你觉得如何?”张绣还是依然尊敬贾诩,一接到他就询问战术。

贾诩:“没有破绽,确实是纯粹的坚壁清野、缩短补给粮道拉长我军粮道,所以敌军的援军应该短时间还到不了。现在最重要的是加急追,如果半路上能追到鲁肃,在野战中全歼之,那阳平关就只剩下比散关这边更弱的民夫守城了。

如果追不上,那么到了阳平关下还有一场比散关这边更惨烈的攻关战,你们要有思想准备、愿意付出牺牲,不要吝惜士卒,只要破了阳平关,汉中、武都、阴平、上庸,四郡之地都是我们的了。一关定四郡,死多少人都是划算的。就算刘备西川的援军到了,到时候也只能在阳平关外望关兴叹。”

张绣咬了咬牙,知道这是躲不过去的,但他还有点不忍,问了一句后手:“若是死伤太多,咱实力大损呢?”

贾诩:“如若初战不利,我会即刻修书一封,报喜不报忧,把前景跟董中郎说,让董中郎亲提援军来担任这场消耗战的主攻。反正陈仓城里还有几万人没动呢。”

张绣这才不说什么,而贾诩也告诉他别跟樊稠多哔哔,真到了那一刻,他另有别的办法以利诱说服樊稠配合、坑董越当炮灰。

一行人快马加鞭疯狂追了一百多里,中间也突破了三道汉军迟滞的寨墙、木石堵路,还有小股藏在山上伏兵的摇旗呐喊迟滞,最终还是没能追上鲁肃。

尽管鲁肃的人步兵居多,而西凉军先锋有不少骑兵,可提前大半个夜晚跑路带来的路程差、配合山道上马匹跟步兵速度差不明显等利空因素,樊稠张绣翻过抵达河池县前最后一道山梁时,居高眺望,居然就看到远处不到十里地外,鲁肃的大旗以及最后一两千人,正在蜂拥进入河池县城。

“快冲!”西凉军蜂拥而往,趁乱夺取城门的期望无比热切,可最终当骑兵冲到城门外时,鲁肃已经全军进城紧闭城门。骑兵无法攻城,部分冲动的士兵冲得太近没收住脚,还被城头的弓弩箭如雨下,杀伤了几十个人,才连连后退。

“可惜!没能野战杀了鲁肃!”樊稠忿忿然把头盔往地上一扔。

贾诩和张绣策马上前,贾诩说道:“也还可以接受,至少鲁肃因为我们追得太急,知道自己跑不到阳平关了,所以半道躲进河池县,如此阳平关守兵定然更加空虚,他这几千人支援不了阳平关正面战场了。

我看了地图,河池这边有分叉,沿着西汉水上游西进,可到武都郡治下辨。所以,河池能攻下是最好,还能补给我军军需,让后续攻打阳平关的部队无需从陈仓运粮而来,如此便可久驻。

如若一时攻不下,只要拒守西汉水东岸,不让河池那点敌兵渡河东进断我退回陈仓后路,也是无碍的。可以继续分兵南下直扑阳平关。拿下阳平关后,河池县就是枯藤死果,没必要硬啃了。”

樊稠眼珠子一转:“那谁南下攻阳平关?谁分兵在这儿把守要道不让敌军断我后路?”

贾诩:“攻关死伤必多,然成功者收益也极大,从此可以做汉中之地的土皇帝,与世隔绝。樊校尉素来不恤士卒性命不怕伤亡,不想要这个机会么?”

樊稠气哼哼地说:“我是不放心把后路交给你这种阴损不可靠之人!”

贾诩长叹:“樊校尉为何疑我同盟之诚?我明明是让给你一场富贵。再说樊校尉若是受挫,我会有好处么?这样吧,我以人头作保,确保十日之内你后路无忧。

而且,我会写信告诉董中郎汉中平定在即,让他亲自领军前来。到时候樊校尉觉得死伤多了划不来,可以让给董中郎率嫡系亲自立此大功。你虽然没了首功,但未必也不能实际镇守右扶风与武都——董中郎亲镇汉中之后,右扶风乏人守备,你还不是能接替他的位置?”

贾诩说得非常诚恳,给樊稠规划了一条怎么都地位不会亏的安排,贪婪而莽撞的樊稠这才答应。

不过他还是不肯第一时间就亲自南下攻打阳平关,而是让部下一个别部司马带着几千人探路先行。而樊稠自己决定带着骑兵督战,跟张绣、贾诩一起试探性地猛攻一天河池县——不亲眼看到河池县“短时间内难以攻陷”这个现实,樊稠总是不甘心的。

幸好,他这个愿望仅仅一天之后,就被鲁肃彻底杀了念想。

因为鲁肃以大散关撤下来的残兵防守河池县,防守得仅仅有条,一天之内西凉军根本没攻破。更让西凉军有危机感的是,开始攻打河池之后的第二天傍晚,从西边武都下辨方向,居然来了一些刘备阵营的援军。

贾诩看了旗号之后,发现居然是南匈奴单于于夫罗的!号称有南匈奴单于的一万亲卫精锐骑兵!

当然实际上于夫罗此时已经病重了,是他弟弟呼厨泉拿了李素派去的使者给的价值五千万钱财货,答应从沓中带兵来打一两个月仗,当临时工赚一笔外快。

南匈奴骑兵抵达后,在河池县更西边的地方沿着西汉水扎营,堵住往西的山谷,遥遥跟河池县成掎角之势,随时可以突袭攻打县城的西凉军。

如此一来,西凉军只能彻底放弃攻打河池,改为在西汉水东岸布防,当道扎营避免南匈奴骑兵断其后路。樊稠一开始还不信邪,觉得自己人多势众,毕竟有好几万生力军,想野战跟呼厨泉狠狠干一仗。

但不得不说,南匈奴虽然已经衰落,但这一万“单于亲卫”毕竟是最精锐的部队,居然野战中把数量更多的西凉军击退了。要不是呼厨泉其实也不想多死人,就想赚钱来站站场子,否则双方的伤亡只会更加惨烈。

贾诩在樊稠跟呼厨泉的第一次接触、各死了好几百骑兵之后,连连劝住他:“别多树敌了,匈奴人不会真心为刘备卖命的。我素知李素喜欢花钱收买胡人,这是跟刘虞学来的老招式了。只要我们留足兵威慑这些胡人,他们也就有借口跟我们相持下去,不会太拼的。阳平关要紧!”

樊稠想通了这个道理,才亲自带着本部剩下的全部人,去了阳平关。

可惜的是,阳平关的险要显然比大散关更甚,而且守军的防备也更加严密。哪怕鲁肃那几千刚刚从战火里杀出来、稍稍积累了些守关经验的士兵没能回防,光靠阳平关上刘备的一千五丈原残兵、和新募民兵,都把关口暂时守住了。

樊稠也知道这是关系全局的决战,非常卖力,把攻击烈度提高到了每天十二个时辰轮番强攻、一天就至少死两千人都不停手的程度,西凉兵简直就跟炮灰似地往上怼。三天决死猛攻打下来,居然死了五千人都没拿下,士气颇为受挫。

幸亏仗打到这个份上,樊稠也不派精兵进行消耗战了,完全是拿刀子逼着刚刚裹挟入伍的新兵炮灰消耗猛攻。所以嫡系精锐损失还不算太大,就这样,因为炮灰伤亡过多,部队好几次出现临阵哗变,但都被后面的西凉嫡系精兵组成的督战队砍杀弹压了下去。

幸好左中郎将董越也收到了贾诩画大饼的奏报,又从陈仓带了两万生力军和更多临时抓来的炮灰百姓,加上一批补给品,星夜兼程赶到阳平关下跟樊稠一起攻打。

从攻阳平关的第四天开始,董越的部队就接替了主攻的角色。

……

看着数以万计的西凉援军顺着河池县以东的谷道往阳平关方向开去,被堵在县城里的鲁肃,也是有点担心,他心中早就不知道把呼厨泉这个出工不出力的家伙骂了多少遍了。

还是法正比较看得开,出言宽慰他:“子敬兄,消消气,要相信主公和右将军能守住阳平关的。人家呼厨泉也是拿钱威慑为主,不是真拿钱不要命的。

他至少能拖住敌军两万人的后军跟我们对峙、不敢全军压上增援前线,这就是他最大的价值了。不然真以为拿了几千万铜钱,就要为你死几千个匈奴单于亲卫骑兵不成?一分钱一分货。最多四五天甘宁就到了,十天后张将军也到了。”

乐文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