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笔趣阁 > 三国从忽悠刘备开始 > 第284章 逐渐迪化

第284章 逐渐迪化

“好风,烟波渺茫,浩浩汤汤,云梦大观,果然不凡。可惜当年孙使君当长沙太守时,我还不曾出仕,竟于今日长沙郡让于他人之手,才得见此景致。”

得李素召见后,周瑜带着一行同僚、随从,登山巴丘,沿途不免眺望观景,周瑜心中遂有如此感慨。

他毕竟年轻,十九岁,还没游历过太多地方,作为淮南人士,竟然连大海都没见过,原本见过的最为烟波浩渺的景致,就是在长江边上,或者是合淝边上的巢湖。

汉末的洞庭湖还是云梦泽,规模比巢湖大好多倍,登高远眺,视野确实非常震撼。

一旁一个三十来岁的都尉级武官,职衔算是跟周瑜平级,闻言也是冷哼不服:“我当初就说,使君缺粮直接抢就是了,怎能为了钱粮将长沙之地让与他人?

飞地有什么好担心的,大不了连豫章郡江夏郡一起抢过来,打通一片,不就不是飞地了么!连俺老家零陵郡都能打回来!”

这名都尉正是黄盖,也是孙坚手下唯一一位他当长沙太守时招募的将领。黄盖籍贯零陵,孙坚平区星之乱的时候,也打到过零陵、桂阳境内追剿区星残部,黄盖就是那时候从军的。

相比于程普、韩当那些孙坚讨黄巾时就跟随的幽州将领,黄盖算是周瑜来之前,孙坚军中最习水战的了。这次孙坚派周瑜来长沙进行外交交涉,考虑到黄盖最熟悉当地情况,就派他带兵来护航,与周瑜一文一武搭档。

过去这半年多来的征战中,尤其是渡江攻打周昕,黄盖也颇立了一些功勋,升至都尉。只不过他是武夫出身,没有仕途基础,要一刀一枪搏杀上来。

而周瑜出身世家,起步就是十八岁察举征辟当居巢县长,一年内从县长到都尉,所以此时此刻两人已经是官职平级了。

再过几年,周瑜只会愈发高升,远远把黄盖甩在身后,这就是科班出身的好处。

而黄盖站在自己的立场上,当然对孙坚出卖长沙的行径是比较有怨气的,谁不想衣锦还乡呢。卖了长沙,黄盖就永远打不回老家去了,只能帮出身吴郡的孙坚打回孙坚老家。

周瑜心里对这点门清,语气平和地劝阻:“公覆不要怨言了,长沙之事,那是使君亲自决定的,并不是我挑唆。而且袁术刘表都不是易于之辈,使君刚刚崛起,岂能因小失大树敌过多?”

黄盖见周瑜又拿孙坚压他,冷笑一声:“怕只怕某些人挑唆主公卖了长沙,说是能外结强援,最后却被人耍了——人家就跟你一锤子买卖,现在拿着真金白银再来进货,都不肯卖给我军,反而只跟其他诸侯做生意。

刘备、李素向来狡诈,这半年才卖给我们几千匹锦?他们只能产那么多?剩下的还不是卖给刘表、袁术,让他们倒卖赚取差价,获取钱粮充实军力!”

原来,孙坚此次之所以派了一拨水军过来护送商船队交涉,就是因为孙坚阵营是知道李素的蜀锦产量,也知道李素这儿还有其他不少好东西的。

四月底的时候,孙坚来进货的船队被挡回去了,孙坚就开始怀疑李素是玩“均势政策”,不希望荆吴之地有一家独大,所以在钱粮上制衡刘表、袁术、孙坚三方。这次再来,就让周瑜好好摸摸底细。

周瑜脸一黑,黄盖指责他对联刘的外交工作做得不好、没能为孙坚换取长期的钱粮贸易利益,要是不能给个解释,周瑜在孙坚阵营里,未来对外交路线的话语权也会大大降低。

周瑜一咬牙:“放心,我们不就是来干这个的,今天定然要让李素给我们一个解释!”

周瑜黄盖争吵之间,巴丘山也爬完了,湖景也看够了,周瑜登上巴丘楼顶,李素已经摇扇摆茶酒招待。

……

周瑜肚子里正憋着一股被黄盖质疑的气,所以见到李素的时候,态度也比较生硬。

“右将军!别来无恙!瑜自问跟你还算是够朋友,之前拿咱周家的名声,在孙使君面前担保,说汉中王与右将军和我家使君,同为讨董诸侯中最赤心忠于朝廷的盟友。

长沙郡既然守不住,交给汉中王治下,必有长久之利以报我。你们就是这么对待盟友的么?我们拿钱来买锦,你们还阻隔商路,封禁长江。

我们今日来,也是先礼后兵。若是贵军再限制出货数量和速度,我们可就只有以水师扮演将贼,截杀贵军卖给刘表和袁术的商船队了!我这是拿右将军当朋友,才直言不讳的!”

因为周瑜态度不太好,所以他背后的黄盖也是怒目按刀而立。可惜黄盖的威慑力显然不足,因为李素身后,典韦和甘宁看到黄盖瞪眼的样子,也反瞪回去,两人都按着铁戟。

说句实话,李素虽然智商高卓,但他还真没想到周瑜这个不速之客,居然是为了这个目的来的。

啥?就因为老子不发货,你要发动战争?

嗯,严格来说也不算发动战争,而是“你不发货,我就发放私掠许可证”。

李素还没笑,甘宁先忍不住笑了:“哈哈哈,周都尉好雅兴,自从甘某执掌巴丘江防以来,还真没听说这长江之上有哪家江贼开张的。你若是愿意,尽管试试,甘某很想知道这世上有没有江贼能逃脱某的手心。”

“兴霸,不必无礼。”李素谈笑着制止,但也不会责怪,他知道甘宁这是“锦帆贼”的兽血又开始沸腾了。

周瑜在水贼的祖宗面前威胁要动用水贼,难怪甘宁忍不住。

周瑜听了甘宁的话,也阴阳怪气地赞道:“原先曾经江湖传言,甘校尉锦帆贼之名威震长江,瑜还不敢相信。现在看来,流言果然不假,失敬失敬!”

甘宁得意一笑:“原来某锦帆贼之名,连吴会之地都传遍了么?那还真是威震长江了,多谢告知。”

周瑜脸色一黑:这人没有羞耻之心的么?当众揭破他曾经为贼的履历,居然丝毫不以为耻,反以为荣……果然不是累世簪缨的门阀子弟啊,荣辱不分!

周瑜也懒得再跟荣誉感三观不正的人纠缠,转向李素,硬的不行来软的,好言好语聊合作,希望李素给个准信,承诺优先给孙坚供货。

李素本来就没跟刘表、袁术合作,都是孙坚周瑜自己脑补出来的。

虽然孙家到了孙权时忒不是东西,但有一说一孙坚孙策人品还行,暂时远交近攻表面兄弟一下也没毛病。这父子俩暴力是暴力了一点,但玩心计方面容易被盟友利用。

所以,李素也愿意跟周瑜保持友好。

李素:“公瑾有所不知,我们和孙使君的友好合作,是非常有诚意的。目前不能给你们供货更多蜀锦,也是事出有因——我愿意看在公瑾你的面子上,承诺不优先给刘表和袁术供货。

不过。听你刚才的话,这宽幅蜀锦之利,恐怕不止三亿五千万钱吧。是不是你们出货的时候,实际上卖得比我们作价的多得多,所以才心心念念还想掏钱进货?还有,如今即将秋收,之前那笔钱粮,应该是能撑到秋粮下来的。

贵军急于筹钱,莫非是战事不顺?如今江东局面如何?不要掩饰,我对朋友向来知无不言,你们若有诚意,就该坦诚相告,一切就还有得谈。”

既然周瑜自己脑补迪化,李素趁机无本套点情报也好。

黄盖想阻止周瑜泄露军情,但周瑜想的更远,他还以为李素早有准备、另有情报来源,是考验他的诚意,所以就实话实说了:

“右将军所料,也相去不远。宽幅蜀锦初期的售价获利,确实远超预期。当初贵军给的是七千钱一匹作价。我军出货的时候,最初的十分之一,因为稀缺,一度卖到万钱以上的出货价——

主要是袁术买的。袁术此人极为奢侈,当时在年初一场酒宴上,见了我家使君的“无缝天衣”锦袍,大为艳羡。不辞高价,给全家上下买了千余匹,人人裁制无缝锦袍,许昌城内一时竞为豪奢。

不过后来价钱就回落了些,扣掉运费,如今每匹的贩运纯利,也不过千钱。我军钱粮本来足够支持,只是因为今年丹阳、吴郡、会稽都被战火波及,而且就是在春夏两季交战,百姓田亩多有荒废,粮价高涨。我军才不得不多寻财源,力争从江夏、豫章也近些粮米安民。

但我军在战场上,进展已经颇多。

虽然我军至今仍然围攻秣陵城不下,周昕仍然死守不退。另外,伪扬州刺史刘繇也在吴郡太守许贡接应下,南渡长江,到吴县驻节。许贡、严白虎、王朗等辈士气大振。

不过,刘繇虽到,却也只是给三贼帮倒忙罢了。许贡、严白虎与王朗原本是不敢主动出战的,因刘繇的抵达,士民之气大振、山越蛮兵归附者亦甚多,他们在刘繇催逼下,自以为我军已师老兵疲,居然胆敢进攻我军围困秣陵的主力。

五月时,被伯符与我,在太湖乌程大败三贼联军!王朗退回会稽,许贡淹死太湖之中,严白虎逃得性命,退往山中。半个月前,我军刚刚拿下吴县,如今浙江以北,尽在我家使君之手,汉中王与我家使君联手,共分刘表之地,岂不美哉。

何况汉中王身为汉室宗亲翘楚,碍于名声,不好对其他外镇宗亲下毒手,正好假手于人,我军杀了听从李傕伪命的刘繇,也不脏了你们的手。”

李素一开始一直眯着眼听取对方诚恳相告的情报,但听到这儿忍不住打断了:“住口!汉中王仁义,怎会与杀害外镇宗室之人合作。你们要是敢杀刘繇,汉中王将来北伐成功后,腾出手来定然为那些被残杀的宗室报仇!不光是你们,还有杀害了陈王刘宠的袁术狗贼!”

周瑜意识到有些话不能说出来,哪怕没外人也不适合说,连忙改口:“是是是,瑜失言了,刘繇只是被李傕郭汜利用,我们就算破之,也只能是以大义感召,让他重新幡然悔悟。”

嘴上这么说,周瑜内心却在吐槽:虚伪!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