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笔趣阁 > 三国从忽悠刘备开始 > 第382章 打仗全靠吓

第382章 打仗全靠吓

三日为请,两日为叫。在没有电话的时代,请客向来都是要提前好几天预约,才算有礼貌。

何况是弘农杨氏这种大户人家,杨修这种未来之星,仕途得到荣升,请客当然也要郑重一些。吃得可以俭朴,礼数程序不能省。

三天之后还不是休沐日,朝廷五日一休沐,所以请客的日子也就被再顺延到了下一个休沐的日子。

帖子是以依然养病在家的太尉杨彪名义发出的,洋洋洒洒先要感谢皇恩浩荡提拔犬子、还要提及感谢汉中王对杨修的重用给他机会立功,请诸位同侪一起庆贺。

刘备、李素届时也都会去赴宴。

其他几个关中世家的子弟收到帖子,都知道这意味着什么:这是一次刘备彻底收网,宣告他对关中地区彻底掌握的示威。

是继韦康等京兆韦氏分支覆灭后,刘备全盘力挺李素这个京兆尹对关中势力的整合尝试的胜利。

但没办法,谁让李素确实有奇计,非常争气呢。连袁术袁绍这些外援都配合,把原本要至少酿成几十万人饿死流离失所的大灾年扭转过来了,这个内政治绩哪怕是古之名臣也不敢想啊。

宴会的时候不知道又要出多少“红包”随喜表达诚意了。

……

世家们惴惴不安的同时,刘备和李素,这几天也没闲着。

磨刀的时候,偶尔也要拿点东西试试看刀子的快慢,真到了割肉的日子才好下手。

磨刀的工作,也分为文武两个方面,文的李素搞定,武的刘备亲自布局。

武的这一手,自然是派遣徐晃,带着一些士兵,渡过黄河,在蒲阪津登陆,随后控制河东郡沿湅水的几个主要县城,保护和袁绍的贸易粮道。同时,也好打击一下之前暗中“准备”勾结袁绍的河东卫氏,到时候好有借口把卫氏留在冯翊郡的田产都充公了。

如前所述,为了节约关中的粮食,刘备当初参加北伐的部队,有六万多的整编人马撤回了益州,留下的兵力不过三万多人,全靠如今“诸侯之间被皇帝制约,不敢互相攻伐”的微妙平衡维持。

这三万多人里,马超和赵云掌握的西线部队还要占两万,因为他们要负责盯防郭汜。郭汜的身份是汉贼而非汉臣,跟二袁曹操不是一个体系的,他随时想打刘备就能打,所以对付郭汜只能靠武力。

东线也就只剩一万多人了,几个主要县城加起来只留几千人守卫,长安城需要一万,当然抽不出太多兵力给徐晃。

所以刘备最后考虑再三,只从长安城的守军里分了五千人给徐晃,要徐晃省着点用,控制湅水沿线四县。还给了他三千人的战俘苦役营,负责提供后勤,以及到时候长期负责掩护运粮队。

长安城剩下五千人,也不怕袁术手下的桥蕤脑抽——反正就算脑抽,以长安城的坚固,是不可能偷袭得手的。而且刘备现在很得民心,真到了极端情况下也能动员百姓充军。只要扛过半个月,袁术就会成为全国公敌,刘表曹操孙策都会非常乐意去爆袁术的后方。

而且徐晃走后,刘备留在中枢的将才还是不少的,八月份秋收过后,再有个把月就开始逐渐农闲了。

刘备就关照太史慈等秋末冬初彻底农闲后,挑选一些曾经被李傕抓为壮丁、后来又放回归农的百姓,略加调练。或是从张济、李傕军的嫡系部队战俘里,挑选改造态度比较好的,由苦役营转为战兵,用不了多久,关中就可以不靠脱产的常备军即实现防守。

徐晃这还是洗白跟随刘备五年多来,第一次捞到独领一军参与进攻战役的机会,他也算是憋着股劲儿要表现一下了。但徐晃也知道,刘备让他对付韩暹,对付原本跟他故主杨奉齐名的白波贼贼首,是一次考验,就是要给他机会彻底跟白波贼做个切割,纳个投名状。

历史上的徐晃,在离开杨奉时也没直接弑主,所以这次的心理压力也是有一点的。但既然韩暹跟他没有直接统属关系,徐晃心中倒也存了“要是能击溃韩暹,大不了劝说刘备多招降一些其部众,不要大开杀戒,只办首恶”的期望。

当然了,徐晃这人也不是完全忌惮在自己故乡搞屠戮——历史上,他跟着曹操,在建安十五、十六年(211~212),遇到张燕旧部商曜据并州反,占太原、大陵。夏侯渊、徐晃带兵平商曜,就对那些地方进行过屠城(命令应该是夏侯渊下的,徐晃负责执行)。

不过那次屠城据后人分析,也是因为并州降寇始终难养,而曹操当时已经在谋划靠钟繇逼反韩遂马超、要对关中用兵,所以担心届时并州余贼南下切断河东粮道、断关西军后路,屠一场减轻后勤风险。

这些都是后话了,这一世也没机会发生。

徐晃就带着略复杂的心情,八月十二抵达新丰渡,十四日渡过黄河,占据了蒲阪津。

蒲阪津只是一个渡口,没有完善的城池,白波贼也没有士兵常年固守,加上淳于琼护送的第一批粮船队刚刚过去没几天,之前哪怕有白波贼守也被临时杀散了。徐晃兵不血刃占了要津,分兵两千固守。自己继续带着余部往解良,以及河东郡郡治安邑而去。

解良在湅水北岸,蒲阪津上游大约六七十里,安邑则在湅水南岸,要再往上游八十里。

短短一天之后,徐晃带着三千战兵和一批苦役营后勤杂兵,刚刚抵达解良,摆开攻势、准备打造简易攻城武器,然后快速对白波贼展开攻城。

徐晃还特地额外存了个心眼,打出了关羽的旗号狐假虎威,把自己的旗号置于关羽之下。

结果这个攻心策略非常好用。城内的白波贼本就知道徐晃是杨奉手下旧将,也知道解良是关羽老家。

而关羽不仅五年前回乡耀武扬威过一次,这五年里更是屡次威震华夏,连雒阳城都救下过,这次还光复了长安。这次听说关羽又回乡来打通粮道、联络袁绍,白波贼守县城的小将直接吓怂了。

徐晃刚刚打造了几十架简易飞梯,和一些长藤盾、让弩手架弩压制城头,然后一通战鼓齐鸣,城头立刻竖了降旗,守城的无名小将派人从吊篮坠下来,跟徐晃商议投降条件,只求徐晃不许杀俘。

徐晃松了口气,直接答应了这个条件,但提出部队必须重新打散整编。

解良县总共也就一千来号贼兵守卫,根本没资格谈更好的条件,守将也不敢恋栈不去,直接开了城门。

“没想到还是前将军的威名好使,毕竟是前将军的故乡,人心向背惊惧太强了。”徐晃暗叫侥幸,兵不血刃接管县城。

蒲阪、解良一共只花了两天,基本上就是行军的速度,所以快抵达安邑城的时候,韩暹是猝不及防的。

安邑县在湅水南岸十几里地之外,并不是直接临河的。所以之前淳于琼护粮过境并不需要经过城池,韩暹也是在听说了城北河上有船经过,才临时起意去劫粮,准备不够充分兵力也不够强,所以被淳于琼轻易杀败了一阵。

这次听说关羽杀回来打通粮道了,而且是两天两个县的路程走马观花一样一路毫无阻碍,韩暹顿时一惊,还没打就在考虑要不要放弃郡治,往北撤到吕梁山区打游击。

而徐晃在来的路上,也是充分揣摩了韩暹的心态,所以离城三十里下寨,派人先送信给韩暹警告,说明自己的来意。

韩暹惊惧不定,不敢斩使,而是乖乖看了徐晃送来的信。

徐晃信中表示:前将军关羽,受汉中王之命,打通河东湅水四县粮道,确保与袁绍的赈粮贸易畅通。韩暹若是识相,愿意放弃安邑县城,关将军也可网开一面,给他一天时间带走部众和财物。

之所以不给更多时间,也是怕韩暹穷凶极恶对安邑进行彻底搜刮,导致留下的百姓受到太多盘剥。

当然了,白波贼毕竟都是河东本地人,低头不见抬头见的,也干不出彻底竭泽而渔的事情,否则下次百姓就被全部推到关羽徐晃那一边了,韩暹想翻盘的理论可能性都没了。

徐晃还在信中说,刘备跟袁绍已经达成协议,必须关羽的部队占领安邑,完全确保粮道,并且到东垣跟淳于琼交接了防务,袁绍的第二批粮船队才会过境。所以,刘备军为了确保袁绍的第二批粮食,会不惜代价跟韩暹在安邑死磕,让他好自为之。

看了这些陈述之后,韩暹也有些松动。他招来了同伙胡才,一起商量了一下,双方都觉得,既然刘备势在必行,现在跟关羽、淳于琼两家死磕,实在是不划算。

而且,既然关羽交接完防务之后,袁绍后续才有源源不断的粮食运来,那不如就暂时隐忍。反正安邑县城虽然号称郡治,可被白波贼残害了四五年了,城里那三瓜俩枣也不值什么钱了,放弃了也没什么惋惜的。

胡才如是对韩暹劝道:“自古只有千日做贼,没有千日防贼的。半个多月前,袁绍的第一批粮队过境时,关键是打了我们一个措手不及,咱没有提前调集主力跟淳于琼打,这才惜败。不过咱也试出来了,淳于琼的领兵之能不过如此。

等淳于琼走了,后续这粮食还得运半年多,关羽身为前将军,也不可能时时刻刻驻扎河东提防。而且湅水沿岸近三百里河道,何处不能拦截偷袭?官军每次都用重兵护送,成本必然高昂,只要等他们渐渐松懈,咱再集中全力一击,只要劫到手一两支满载的贸易船队,可不比河东郡一年的搜刮屯田得利都多?”

俩人一商量,就觉得“让出县城,放刘备袁绍大做贸易,咱偶尔收一把买路钱”,似乎都比占着安邑县城硬抗划算多了。

安邑这几个县的税收才值多少,还不如路过一个船队的货呢。

韩暹立刻把族中老弱和可以带走的细软转移,他自己也只是在安邑象征性地略作抵抗几天,就被徐晃不拦头,不截腰只击尾地追杀礼送出境。

徐晃也知道自己只是虚晃一枪,靠关羽的名声和对大军规模的虚张声势、以及利诱,让韩暹暂时上当而已。靠他的几千人要跟白波军主力死战、逼得敌人困兽之斗,那是不可能的。

把安邑县城诈到手,徐晃立刻马不停蹄跟淳于琼联络,双方交割了东垣县的防务,徐晃又分兵一千到东垣,淳于琼则带着他的人马完成任务,回去跟袁绍交差了。

徐晃就这么几乎没打仗,全靠狐假虎威连蒙带吓,拿下了几座粮道县城。

——

对不住,换地图有点卡文,更晚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