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笔趣阁 > 三国从忽悠刘备开始 > 第421章 攻守双方都在学习李素(第三更,马上还有第四更别走开)

第421章 攻守双方都在学习李素(第三更,马上还有第四更别走开)

被许褚乐进曹休迎战撩拨了一番,发现曹操军野战能力不过如此之后,吕布内心就憋足了邪火。

加上那天赤兔马也中了两箭,回去后军中兽医说至少要带回河北好好调养几个月不能骑,这就让吕布更恨得牙痒,失去了冷静。

后来还被曹操挑衅、对骂,短短几天之后,吕布就开始尝试对官渡大营的攻坚战。

这恰巧落入了曹操的算计。曹操知道吕布是远道而来,坚壁清野等着他,就怕他不肯攻打坚固的营垒。

虽然曹操军至今还不会造诸葛弩,但哪怕是凭借原本已有的防守器械,在兵力比吕布多的情况下打打防守战,还是绰绰有余的。

相持打了七八天,吕布军每天战损数百人,其中战死就至少一两百号,轻重负伤者每日不下四五百,进攻烈度不算非常大,却着实让士气很是受损。

曹操得到夏侯渊和曹仁的增援后,留在颜良文丑对岸的曹军加起来也不过一万五。而颜良文丑加起来的一线进攻兵力就足有八万多,后续延津、白马驻扎的监军沮授直属的二线预备队,还有五万人以上。此次袁绍动员的嫡系部队达到了十三万人。

而吕布总共只有两万八千人,原本他以为只要面对曹操不足两万人,现在实际上却有四万多人,简直是倒了血霉。曹操演得非常好,经常给吕布看到一丁点破营的希望,但实际上后面预备队还多着呢。因为人多,曹军还可以车轮战防守,让久战之兵恢复体力。

曹军精锐与悍勇程度,其实是不如野性难驯民风彪悍的并州兵的,可架不住敌军情报错误、我军以逸待劳,让吕布苦不堪言。

……

就这样相持消耗到五月初,吕布军累计伤亡了三四千人,士气也挫伤不少,吕布终于意识到了问题,改变了攻营策略——他在陈宫的建议下,开始在军中修建望楼。

天地良心,虽然吕布这一招,跟历史上袁绍在官渡之战时用的招数差不多,但真不是强行巧合,因为吕布的动机跟袁绍也完全不一样。

吕布并不指望修这些望楼朝曹操营中射箭能造成多少杀伤,吕布军的规模也比历史上袁绍官渡之战时的部队规模小得多、能动员的劳动力也少,所以修不了太多。

吕布这么做,主要还是对曹操军的规模起了疑心,所以想靠望楼瞭望监视敌情——连续七八天的攻营战打下来,曹操军始终体力那么充沛,这怎么看都有问题,要是没有隐藏起来的生力军预备队,吕布都不信了。

至于放箭,那只是监视之外附带的。

吕布军立望楼的建设方法,也跟往年的同类战役战术安排略有改进——看得出来,自从去年的长安之战后,“刘备是如何快速高效攻下李傕防守的长安城的”这个案例,已经被有心的同行分析得七七八八了。

毕竟当时长安城里有很多人都是朝廷高官,这些人是亲历了战役的,后来其中一部分跟着刘协去了弘农,再到雒阳。见证人的基数那么庞大,军阀当中的有心人总能打听到其中经验教训。

于是乎,吕布立望楼时的规划,完全听从了陈宫的安排,陈宫则是模仿了去年诸葛亮对长安城下毒手时的望楼设置布局!

只在曹营西北和西南角造了八座高峻的望楼,就把曹操的营地看得一览无余。

被吕布军俯视之后的最初三天,曹操为了防止暴露营中兵力规模,果然调度都变得束手束脚起来,投入预备队车轮战也变得困难了些,只能是趁着夜晚每日一换防守士兵。并且关照夏侯渊和曹仁的旗号千万不能暴露,他们也不许巡营。

吕布军观察之余,也废物利用选了数百个精锐弓箭手,轮流分批上望楼放箭。每人射完五十支一壶的箭矢后就下楼换人,每人每天射两壶箭,上下午各一壶,然后休息。

曹营中一时被弓箭压制,伤亡交换比也惨烈起来。

不过,这一世的刘晔,虽然不在曹操帐下,也就无法向曹操献“霹雳车”。

可因为李素早早就暴露了配重式投石车,哪怕关东诸侯无法完美模仿,但造出超越“霹雳车”的杠杆式投石车还是非常轻松的,根本就不需要刘晔献。

因此,曹操在受到吕布望楼威胁的第一天,就命令开始制造投石车,短短三天后就开始反砸了,开砸后两天,吕布的望楼纷纷被石头击毁。

不过吕布也不甘示弱,不就是投石车么,谁不会造!

刘晔如今好歹还是燕王刘和麾下的幕僚,就算名义上不是直属于袁绍,但好歹也跟袁绍事实上共事过,有刘晔这种懂点技术的人才,袁绍军逆向模仿刘备军的投石车,做得绝对不会比曹操军差!

五月初七,吕布军的投石车也投入了实战,把战争的形态彻底升级了。然后就是双方的投石车互砸,看哪一方的人才数学算得好,调整弹道快准狠,能尽快校准操作把对方的投石车砸了!

互相轰击了三天后,吕布和曹操的营地木栅全部砸得七零八落,所有高层箭楼哨楼统统完蛋,到后来只能用夯土临时修修补补,全部防御工事看起来都摇摇欲坠。

在这个情况下,这一天的对轰结束后,郭嘉向曹操献策。

“明公,如今我们的营寨,看起来已经摇摇欲坠,但实际上还有些防御力,若是吕布现在发动全面强攻,定然会遭受重大伤亡。可他迟迟不肯全力死攻,就是因为觉得我们还没到强弩之末,或者觉得没有到全面孤注一掷的时机。

尤其如今吕布也动用了投石机,双方的营垒工事肯定最后都会成为废墟,拖得越久,双方防御都越差,对作为进攻一方的吕布是有优势的,所以他肯定还会再拖下去。

眼下,我军该制造一个对我方不利的假消息,尤其是让吕布误判我军主力偷偷离开了大营,迂回去攻打其他方向了,让他觉得这种‘我军大营空虚’的机会非常难得,是他机缘巧合天降鸿运才撞到的,机不可失,这样他才会全力死攻我们的大营。只要这种局面出现了,我军完全可以借助超过吕布军一半以上的优势兵力,打一个重创掩杀吕布军主力的反击!”

曹操听后,深以为然,追问郭嘉程昱:“你们以为,这个‘假装我军主力不在大营,临时另有奇谋’的计策,该怎么演呢?”

郭嘉是提议之人,所以他来之前就想好了,闻问应声而答:“我们可以设法打探吕布和颜良的军粮囤积地所在,然后明公带领少量精兵假装迂回去敌后放火烧粮,明公实际带领的兵马可以只有五千人,甚至不用亲自带兵。

只要把声势造大,到时候让吕布误以为我们有数万主力,孤注一掷去烧粮了,烧不烧得成无所谓,烧不成就徐徐后撤,保存自己。关键是让吕布觉得有机可乘,舍不得放过,不计伤亡在我军大营防御工事尚未被完全破坏的时候,就提前全力死攻我军大营。”

不得不说,郭嘉这个毒计,和历史上官渡之战的乌巢烧粮,完全不是一回事,只是形似。

历史上的官渡之战,烧粮是主要目的,以营地作为铁砧死扛张郃高览的猛攻只是不得已,就算张郃高览没攻下来,其实袁绍军的有生力量损失也没多少。最后的总崩盘主要还是张合高览阵前倒戈了。

而现在,郭嘉根本没打算真的烧成功粮食,或者说就算成功也只是意外之喜,因为他根本连情报都不足,不知道敌军屯粮处的具体位置和防守兵力,没把握能烧掉。

只是大致知道,袁军给吕布和颜良供粮的屯粮点,应该是在乌巢泽附近的某一处——这也是根据地形推测的,因为乌巢泽有水道连通鸿沟、由鸿沟入汴水。有用了六百多年的成熟大运河可用,袁绍军屯粮不可能不靠着运河途径的湖泊的。

(注:鸿沟就是先秦时魏国修的运河鸿沟,连接黄河和淮河,中间穿过汴水和颍川。秦末楚河汉界那条。东汉末年应该叫“狼汤渠”或者“浪荡渠”,但为了便于大家识别,我还是叫鸿沟)

相比之下,“引诱敌军猛攻、趁机杀伤敌军有生力量,并且趁着敌军最后发现中计败退的机会随后掩杀”,才成了郭嘉的核心诉求。

只能说,在官渡乌巢这一大片战场上,攻守双方最容易想到的战略战术,都是比较形似的。但能在形似中用出不神似,化腐朽为神奇,才最见谋士的功底。

曹操问完了郭嘉的计划后,又问了程昱。

程昱反应稍微慢了些,但他也承认郭嘉的大体思路是对的,不过在执行层面,程昱又提出了一些别的设想:

比如,是否可以引诱一直在东边隔着汴水其他河段相持的颜良、文丑当中的某一部小规模来犯?然后打个阻击战,战斗规模可以不大,但声势要大,要足以让吕布得到消息后,产生“曹操军的主力因为突发事件,为了防备颜良文丑,而抽调离开了官渡大营,导致官渡大营出现了千载难逢的空虚”的想法。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