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笔趣阁 > 三国从忽悠刘备开始 > 第436章A上去,F2A

第436章A上去,F2A

七月二十六日,晨,壻次县与姑臧县之间的原野上,马超的数千骑兵,保护着两千步兵战兵、若干后勤辅兵和当地百姓,正在收割最后一大片金黄色的麦子。

几条潺潺的内流小河以西南、东北走向流淌过这片地方,为附近的原野提供种麦子所需的灌溉。

在整个武威郡中部地区,这样的地貌有很多,因为这一带南不接浪水、黄河,北不通弱水,所以只能是每隔几十里路一条内流小河,河边形成聚居点。

后世玄奘西去取经,从兰州到瓜州,半路上有五百里五座哨所,就是这种每隔百十里有雪山融水汇流形成绿洲。没有河的地方就是戈壁荒漠。

比如壻次县就是建在一条从祁连山上融雪流淌下的小河边,靠着河水养育一方,而河流着流着就消失了,夏秋两季好歹还能积成一个内流湖,冬天和早春则几乎干涸,变成沼泽,小到河与沼泽在地图上都连名字都没有。

姑臧县的那条内流河大一些,名叫“谷水”,最后注入的那个湖也不至于冬天彻底干涸成沼泽,所以有资格在汉朝的地图上留名,叫“都野泽”。

马超的部队,就是在这种几十里麦田、几十里戈壁、又几十里麦田的奇葩环境下收割庄稼。收割着收割着,撒出去警戒的斥候,就看到了天边西北方戈壁边缘,有一大片乌云压城城欲摧一般的敌军来袭了。

马超本人此刻还坐镇在县城里,在城外麦田监工警戒的是他弟弟马岱。好在这些日子他们早就有心理准备,对郭汜主动发起野战的概率有充分认识,所以应对也非常迅速。

马岱立刻派斥候报信,同时在麦田里燃起大堆的秸秆篝火,浓浓的污染空气的烈烟腾空而起,让县城里的马超马上能看到,并派出骑兵主力增援。

马岱本人当初是跟着马超的部队一起,在马腾-郭汜之战中被包围了,随后跟着投刘。不过当年的马岱还非常年少,才虚岁十六岁,所以并没有什么正式的官职,只是留在马超身边当个亲卫的郎中。

如今两年过去了马岱周岁十七,也跟着打了两年仗长长见识,有了些历练,所以马超任人唯亲地给了他一个军司马的差事。

郭汜的大军进军速度也不可能很快,因为郭汜战前的想法就是消耗己方步兵、保存己方骑兵,同时消耗马超的骑兵。

所以今天的决战,郭汜是打定了主意带大量步兵一起来参战,也就不可能很快。既然没有偷袭的可能性,那就没必要狂奔,不如为决战留足体力。

大约辰时三刻,两军总算是在壻次县与姑臧县之间的农垦区与戈壁荒漠边缘,列好阵势形成了对峙。马岱为了防止过早接敌,还把部队往回收缩了一些,以确保跟马超合流。

相比之下,还是马超的援军骑兵来得气喘吁吁一些,体力消耗比郭汜军更大,谁让马超赶路赶得急呢。他只留下了一些无名下将守县城,把庞德也带来了,集中了几乎全部骑兵主力迎战。

……

两阵对圆之处,马超也很快注意到了对面的敌军规模,让他微微有些意外:

马超这边,有一万八千人左右的骑兵部队,马超和庞德分别统领。还有六千人的步兵方阵,由马岱统领。

对面的一线部队,似乎总人数还不如马超这边多,而且一线的全部是步兵部队,还有少量的羌族骑兵,总人数加起来还不到两万。

不过,根据斥候回报,和马超自己找了一处高坡瞭望,就发现敌军阵后远处,还有郭汜的骑兵大军掩护,似乎隔了十几里,随时可以作为战略预备队压上。郭汜军出动的总兵力,应该有三万多人,另外还有几千人的羌族蛮王援军。

那两个羌族部落的旗号,马超久居西凉,倒也认识,分别是蛾何部和蛾遮塞部,都算是有部民几万户的大部落了,分别世居壻水和谷水源头的祁连山谷中,各占一条山区河流,所以出兵时每部能出五千人以上甚至近万人,也不奇怪,那都是老弱只要会骑马都能上。

这也是西凉胡汉杂居的常态:河流流出祁连山,进入平原戈壁后,有汉人在这里造县城,而河流上游崎岖的山区,汉人不想去,种田也困难,就有羌族部落聚居。

这些部落基本上是谁代表汉人统治者就反抗谁,所以马腾想要统治这些羌人时他们就反马腾,郭汜刚来的时候也反郭汜。但现在听说刘备李素对胡人部落的控制欲比郭汜还狠,他们就跟郭汜暂时联手,想保住自己的利益,实则就是来玩平衡的。

说句题外话,《三国演义》里,直到后来诸葛亮、姜维时代,还有一个叫“俄何烧戈”的羌族武将,被描绘成忠于汉室,带领自己部落跟魏军血战。罗本写这些角色也是有历史原型的,但实际上“蛾何”与“烧戈”不是一个人名,而是两个部落的名字。

所以哪怕比诸葛亮姜维北伐提前了三四十年,这些部落该叫什么名字还是叫什么名字,并非那些武将变年轻穿越了。

李素之所以没有提醒马超特地拉拢其中某些部落,而是让马超自行裁处,也是因为李素认清了这些羌族部落的特性:事实上这些人没有谁是忠汉的,他们只是谁统治当地就反对谁,希望借助汉人的内战而赢得更大的生存空间。

只不过历史上三四十年后是曹魏在这儿统治,所以他们中某些部落联合季汉,又有某些部落跟这些部落有仇,顺带联合曹魏,这都是随机的,不存在哪个部落天生忠义人品好。

现在既然马超打过来了,未来要为刘备阵营在这儿建立秩序,那么这些死硬的首鼠两端的部落,肯定都要敲打、分化。

不光“俄何烧戈”是这样,之前的河湟氐王杨千万也是这个道理——杨千万历史上也有跟夏侯渊作战的纪录,所以到汉中之战前,是跟刘备阵营有共同利益的。

但李素绝对不会因为盲信《演义》就对杨千万手软。既然现在他跟着韩遂干,该杀就杀毫不客气。

李素心中始终有一条原则:民族大义、胡汉之战,是高于阵营内斗、汉族军阀之间的派系斗争的。不管内战中是否利用胡人,利用完了、最后都要实现汉人利益的最大化。

当然如果是共赢的“西部大开发”,这是可以有的。但不能因为这种利用,而割让汉族本来就固有的利益出去。

羌人如果将来肯臣服,他们的利益福祉的增长,只能是与天斗与地斗。通过改造自然、李素教给他们先进生产方式,比如种棉花,这样做大蛋糕,大家有温饱,绝对不能容忍把汉人原有的东西抢过去。

他相信如果历史能够假设,诸葛亮北伐成功了,以诸葛亮的民族气节,利用完了杨千万和俄何烧戈等人,也不会靠长久出卖汉族利益去拉拢他们的。

……

“郭汜明明兵力比我们多那么多,为什么要分兵、搞前后阵应敌?这不是给我军各个击破的良机么?难道是贾诩那个老贼有什么深不可测的阴谋,以至于我们都看不懂?”

马超看到自己这边两万四千人,对付对面两万加两万的前后两阵,不由有些纳闷,在下令全军冲锋之前,还是忍不住问问清楚,看看庞德马岱有没有想法。

庞德年龄比马超还老四五岁,虽然不怎么懂兵法,但战场经验还是丰富的,他评估之后说:

“郭汜应该不是很怕前后阵被我军各个击破,他的步军在前阵,羌胡兵在前阵的两翼,骑兵主力在远离战场十几里之外。就算我们击溃了郭汜的步军,也不可能连累到他的骑兵一起被冲散的。

可能是贾诩希望我们追击,然后另有阴谋吧?难道是有把握‘诈败诱敌、然后回头三面掩杀’?不过这里只有左翼接近祁连山,地势起伏,右侧是荒漠戈壁,根本无法伏兵。

最多是蛾何或者蛾遮塞部的援军还没全部露脸,还有后军会等我军追击后,从壻水或者谷水山谷冲出?”

庞德的分析,完全是站在战场要素的角度,别的远见他也不可能有。

马岱虚心地等庞德说完,才思忖着说:“我军今日也派出了不少辎重车运送新收割的麦子,顺便作为步兵破骑的阵势。贾诩让郭汜如此,莫非是不想用骑军硬抗步兵车阵,所以像诈败之后,引诱得我军步骑脱节,他好集中兵力跟我们的骑兵作战?”

马岱帮马超执掌步兵和辎重部队、车阵,他就琢磨这点东西,自然也就只能从这个角度分析问题。

他并不知道,自己的揣测,其实比庞德更加歪打正着一些——贾诩就是劝郭汜“集中消耗马超的骑兵部队有生力量,别跟马超的步军车阵弩兵对耗。”

骑兵对付带车阵的强弩手,阵地战本来就讨不到便宜,拉开距离放风筝才是最好的。

马超想了想,庞德马岱所言都略微有些道理。要是右将军今天能在场的话,那就好了,肯定能看穿贾诩的阴谋。

但右将军不在也没办法,谁让马超和关羽是两线作战呢,李素没有稳定后方之前,也不敢贸然离开金城。这世上也没规定离开了右将军的指挥,他马超就不会打仗了。

贾诩要是真这么设计的,这个本钱未免下得太大了,郭汜军的前军步兵会再初战中就损失很惨重的——除非郭汜根本没把他的步兵炮灰部队当人看,死再多都不心疼。

“既然郭汜那么客气,我们也不用手软了。也不用担心什么步骑脱节,小弟,你好好守住车阵,看为兄与令明先破郭汜步军!”

马超看不出贾诩有什么好怕的,就选择了直接莽上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