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笔趣阁 > 三国从忽悠刘备开始 > 第475章 奢靡不亚于隋炀帝

第475章 奢靡不亚于隋炀帝

马超张飞呼厨泉吕布后续如何群殴剩余河套四郡的蛮夷胡虏,跟诸葛亮并没有关系。

刚满十六周岁的诸葛亮,还不至于懂这方面的野战调度方略、并狂妄自大到过问战术细节。更何况这场战役要发生,快则准备一个半月,慢则两三个月。

至于吕布那边反应过来后会不会摘桃子蹭一点果实,那就反应更迟钝了,起码比马超动手晚两个月以上,要是吕布不来那是最好。

诸葛亮是跟着李师来毕业旅行、行万里路见识河山壮阔的,每样事情浅尝辄止积攒点经验就够了,挑最有技术含量的部分见识,样样事必躬亲绝对是忙不过来的。

所以说服呼厨泉之后,他在南匈奴大营里也没多住,就待了两三天,顺便摸清呼厨泉的实力和物资贸易方面的需求,然后就带着典韦回程了。

而呼厨泉对诸葛亮挺感激,也丝毫没担心诸葛亮刺探军情,谁让诸葛亮掩饰得好呢。他的每一项视察、了解,都是掩饰在“我是为了知道将来跟你通商时你最缺什么、什么最好卖、货物的物资配比比例该怎么搞”的目的之下的。

等于是一趟出使,既干了外交部的活儿,也干了商务部的活儿。谁让诸葛亮家族本身也已经是大豪商了,他对外贸也非常懂行。

呼厨泉帐下类似户曹的幕僚同样不是诸葛亮的对手,具体细节就不必多水了,反正是那种才干和名声连傅干都不如的庸才,诸葛亮秒了对方也胜之不武。

四月初八,诸葛亮离开南匈奴大营,四月十二,即将回到银川郡。路上这四天,典韦也是小心翼翼,一改之前来的时候的倨傲,诚心诚意说了一些佩服的话:

“诸葛令史虽然年少职微,才干却是不凡,已经有右将军好几成的风采,典某算是服了。”

诸葛亮也不托大,毕竟对方品秩比他高得多,而且此行他也是确实收获不小,有很多地方是随机应变改了来之前的谈判预案,所以他诚恳地说:

“典将军过誉了,说句实话,来之前,我也觉得这些小事儿,学不到什么,对于李师的决策,也多有觉得不够尽善之处。亲自执行游说之后,关键是探查了呼厨泉的实力底细后,我才知道李师比我更稳妥持重。”

典韦不懂,只好直截了当追问:“哦?何出此言?”

诸葛亮稍稍勒了一下马缰,减慢一点速度,让耳边的风声变轻一些,便于用更轻的声音谈论领导:

“典将军,我问你个问题,你说,如果你有办法,让呼厨泉和步根度、赀虏骨都侯他们先火并,火并到两败俱伤之后,再让平西将军和安西将军夹击攫取上郡、五原,你会选择这么做么?”

典韦没怎么想:“这怎么可能做得到?听说步根度他们吃亏之后,就是奔着找马超报仇去的。不过真要是能做到,让呼厨泉和步根度两败俱伤,咱都不用花什么代价,就拿下河套至少两个郡,为什么不干?”

诸葛亮无奈摇了摇头:“其实,我来的时候,是想过一套诱骗手法,能够在到时候安西将军与步根度决战之前,引诱呼厨泉先上的,让他们两败俱伤。

但是,看了呼厨泉的军容,以及他在河套胡人牧民各部落间的威望,我才知道李师的想法更对,我们不应该透支呼厨泉,更不能为了一时多让一些胡人自相残杀,就败坏了大汉朝廷的信誉。

呼厨泉前年刚到北地郡时,他在长安城内先跟李傕最后的死硬残党卑利骨都侯血战了一场,当时剩下的单于亲卫骑兵,怕是四五千之数都不到了。可是我们这次深入探查之后,看到的是什么?呼厨泉本部就能集结起来至少一万五千骑!说不定是两万人!

这里面有多少是河套原本从贼的伪匈奴投诚回来的?可见,南匈奴单于这个招牌非常好用。呼厨泉也好,刘豹也好,他们最大的价值不是他们手头现有的那几千或者万余骑兵,是他们对剩下那几十万目前还敌视大汉的河套匈奴牧民的号召力。

而草原上的胡人是打不完的,夏有荤粥(xun-yu,也写作“獯鬻”),商有鬼方,周有猃狁(xian-yun),秦有匈奴,如今还有鲜卑。但凡匈奴、乌桓内附汉化,转为耕作之民,空出来的草原就会有新的野人去放牧。

所以,控制住熟胡的势力,也守住朝廷的威信,在不失外交威信信用的框架内,尽量让熟胡心服口服地去打击生胡,才是大汉的长治久安之法。

用李师的节奏,呼厨泉拿回一个北地咱就拿走半个当银川郡,他拿回第二个郡我们就让他心甘情愿吐出来一整个郡。他拿回来四个后再吐出来两个。不管呼厨泉扩张到多少,都白分给我们一半,他还继续扮演恶人降服伪匈奴屠戮鲜卑,这才是最好的。”

这,就是诸葛亮这次出使,对他个人成长的最大收获。之前那些建功立业,只是对朝廷对汉中王有价值,但实际上对诸葛亮本人来说太轻松了,类似于打游戏杀了个灰名怪,没有经验值。

而他刚才总结的这些,虽然没有功劳、不算任务成就,但却是他自己最大的一块“练级经验”,也帮助诸葛亮建立起了更稳健的胡汉观和民族融合观,知道将来要怎么个基调驾驭胡虏。

当然了,“民族融合”这个词后世很多看官印象不好,主要是被玩臭了。在李素和诸葛亮这边,融合肯定是蛮夷仰慕汉化的利益,主动汉化、见面送一半,没有别的潜在意思和存在形态。

……

诸葛亮功劳与经验都满载而归地回到了银川城,把好消息带给李素和马超。

李素自然是盛大给他接风,所谓践行的饺子迎风面,拿盐池手抓滩羊和蒜叶萝卜拉面招待诸葛亮,还稍稍请他喝了几杯低度的庆功酒。考虑到诸葛亮的年纪,绝对不能多饮。

接风之后,李素还把河套这边的后续战略计划,写信让人送回去告知刘备,便于全局统筹。

马超则是得知了诸葛亮谈回来的让呼厨泉助战的条件,开始对应地筹备战斗力量。

并且准备下个月问关羽从兰州城再调集一些精锐骑兵过来,甚至包括一部分去年从郭汜的西凉军骑兵战俘中收编的年轻士兵,到时候合兵一处、示弱诱敌寻找步根度等人来战。

诸葛亮在银川城内稍微歇息游玩了两三天,和塞上湖城的美景大致欣赏了一圈,疲惫渐祛,这边的事儿也差不多了,李素就让他收拾收拾,准备先回兰州,然后继续今年的西域之星。

当初诸葛亮第一次到兰州的时候,才农历两三月份,北方和高原还比较寒冷,所以比兰州更西北的那些地方,也不适合去。更关键的是诸葛亮或许能吃苦,愿意承担寒暑,但李素这种骄奢淫逸的人怎么能忍呢。

所以,李素的云游肯定得按最舒坦的旅游季气候来安排。

李素就吩咐诸葛亮:“收拾收拾,回兰州后,我们继续坐船西行,湟中氐王雷定向王平投降也有个把月了,当地应该已经彻底肃清安定。我们现在回程,估计四月二十到兰州,五月初能到湟中青海湖。

云长前几天刚刚来报,说王平派了加急信使回报,他派人沿着湟源翻山探索,果然发现了不少极大的盐湖,要是开发出来,整顿一下道路,能让整个西凉都摆脱对关中或者蜀地用盐的需求。

我们顺路一路看看,最后再顺路去张掖,视察西域商路的打通情况。今年的西凉之行,也算是圆满了。”

诸葛亮当然没有任何意见,不过他非常懂地理,只是好奇地问:“我们不是到了兰州后直接去武威么?如果去了湟中,岂不是深入了祁连山南麓。到时候再要沿着河西走廊去武威、张掖、酒泉,还要绕一个一两千里的弯路,先顺着湟水回来到兰州、再从兰州沿浪水北上武威。”

李素:“不用这么麻烦,我们抵达青海湖后,直接往北,找祁连山相对低矮的山谷,直接到张掖郡——我早就让人探路查访过了,青海湖以北、张掖郡东南的大斗拔谷,海拔不过三千米,可以翻越祁连山。

相比于左右那些海拔五千米的雪山,这条山谷夏天走很适合,凉爽无雪,就是不能坐车,大家都只能骑马。那地方也是弱水之源,弱水就是从大斗拔谷里流出来,经张掖郡删丹县、张掖县,一路往西北一千八百里,最后注入居延海的。”

李素选择的道路,当然是绝对要先保证安全的,这地方现代属于删丹县的扁都口。至于成本比较高,倒是没什么。

因为张掖郡也已经是刘备阵营的地盘了,李素会让人在删丹县做好迎接准备好物资的,李素等人只要携带翻山期间的干粮补给就行了,运输难度并不是很大。

海拔三千米的高原河谷,夏天五六月份经过也是最好的季节,换个时候万一下雪,李素可不敢冒险。

而之所以让李素那么放心,是因为他知道历史上有个著名的也以奢靡闻于当世的暴君,西巡时也走过这条路——那就是历史上四百年后的隋炀帝杨广。

历史上杨广讨伐青藏高原上的吐谷浑后,为了夸示大隋朝的武功,亲自带了十万随从的宫女宦官军队西巡,走的就是湟水先到青海湖,然后从青海湖北翻祁连山大斗拔谷到张掖郡。

隋炀帝杨广那么奢靡怕死的人都能走,李素的奢靡怕死与隋炀帝不相伯仲,当然也能走了。李素已经比杨广良心很多了,杨广要带着十万人翻弱水之源摆天子排场,李素最多只带杨广百分之一的人手。

大不了到时候让张掖郡那边造一批新的铁皮大篷车,供李素抵达后坐着大篷车继续西行。而李素前半程乘坐的大篷车,就丢在青海湖边好了,送给王平爱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

实在没人敢收,大不了让王平派徭役、给李素在“天空之境”茶卡盐湖边上盖个高原雪山度假别墅庄园。然后车就留那儿,将来要是天下太平了李素还想雪域高原看天空之境度假当驴友,就来这儿转转。

谁让这个时代交通不发达,基建不发达呢,李素这种奢靡之人,只好全国各地风景名胜的地方都造度假别墅庄园了,反正他的钱多少辈子都花不完。

一行人就按照李素的驴友攻略,从银川郡坐着篷车沿着黄河逆流而上,看着贺兰山的雪景,先回兰州,再准备踏入雪域高原。

抵达兰州的时候,关羽也懒得管李素,不过诸葛亮却是多盘桓了几天。因为他发现自己离开的这一两个月里,这里的变化不少,工商发展迅速。

更让诸葛亮惊喜的是,他居然在兰州城遇到了他二姐诸葛芷——这个女强人大小姐似乎也是嗅到了钱途,年初时得了弟弟的商机信息后,就千里迢迢从益州成都赶来,看看西凉这边的棉布池盐葡萄酒等生意有没有值得做的。

正好诸葛芷一个女儿家要带着家丁西行考察也不太方便,就稍作准备,跟弟弟和黄月英一起走。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