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笔趣阁 > 三国从忽悠刘备开始 > 第525章 果断迎击颜良

第525章 果断迎击颜良

让关羽郁闷的是,他的撂狠话迫降并没有立刻起到效果,城头守军只是短暂地如临大敌严阵以待,随后就恢复了安静。

稍过了一会儿,在关羽耐心消失之前,负责守卫雒阳西城门的一名袁术军都尉及时喊话拖延:“前将军少待,贵军的意思,我自会禀报雷中郎回复。”

雒阳毕竟是都城,所以随便一座城门的守卫军官都是都尉级别的,不像宛城那种地方最多一个军司马就能守门了。

雷薄原先虽然只是袁术帐下不怎么出名的中层将领,但袁术为了忽悠他留守雒阳,还是把他从一个普通校尉提拔到了虎贲中郎将,这样勉强就能执掌雒阳守军了。

关羽眉毛一拧,法令纹抽搐了一下,却也暂时没有发作,毕竟他是来先礼后兵逼降的,就算想立刻发起攻城也不可能,走了二百多里路过来,根本就没带现成的攻城武器。

他也只好说些不丢面子的话:“暂且给你们一时半刻商议!一旦攻城,再想投降,那也只是战俘了!”

说罢,他拨马回返,回到中军阵中,趁着这些等候的时间,悄悄吩咐负责军需的赵累带人去伐木打造攻城武器。

一般要造出足够数量攻城的飞梯、撞木,就得一两天时间。如果要云梯、冲车、掘城木驴这些,没三五天是造不好的,配重式投石机就更慢了。

而且以雒阳的城防水平,光靠飞梯这种简易器械强攻无异于自寻死路。考虑到城很大守军人数却未必足够铺满全城,说不定还要费更多时间造望楼观测敌情。

这一点关羽是很有经验的,因为三年前他参与过攻打长安的战役,长安和雒阳的城防设施规格几乎是一样的,攻长安的经验可以完全移植过来。

关羽很清楚,如果敌军死硬坚守到底,靠他这点兵力是很难强攻下如此巨城的。所以等待的同时,他已经开始考虑出发前想过的那些备选方案。比如是否能夹击周围“雒阳八关”中的某些关隘,把其他战线的友军放进来会师。

往南行军一天,可以抵达伊阙关背后,如果两面夹击伊阙得手的话,就能把赵云的部队顺着伊水放进来。

往西陆路行军两天,可以抵达函谷关背后,如果夹击收复函谷,就能把马超在弘农的中路军放进来。不过这条选择优先级低于攻伊阙,主要是马超那边的部队也是牵制为主,兵力规模跟关羽差不多。

不过这些备胎方案之所以暂时只能停留在想象中,也是因为刘备阵营对于敌情的掌握比较少。比如关羽完全不知道伊阙关、函谷关背侧的防御强度如何、敌人在关后留了多少预备队、有多大防御纵深、关城里有多少存粮和其他军需储备物资……

这些情报马超和赵云是打探不出来的,只有关羽亲自冒险迂回到敌后才能打探到。

事不宜迟,关羽就一边吩咐赵累打造攻城武器,一边让潘濬派出斥候,分别去伊阙关和函谷关背后打探敌情虚实。

这些安排做完,差不多也被守军拖延了半个多时辰了,就在关羽不耐烦即将发起攻城的时候,雒阳西门城楼上,终于出现了虎贲中郎将雷薄的身影。

或许,雷薄早些时候就已经来了,但就是耗着拖时间,说不定就在这段时间里,有些装着雷薄和其他守将私财的车队,就开了其他尚未被包围的城门,逃出城去到偃师等地躲避藏匿呢。

雒阳城那么大,雷薄要借口说他从德阳宫走到西门走了半个时辰,也解释得通。

只听雷薄在城头意气风发地宣布:“末将雷薄,见过前将军。末将原先不查,不慎屈身事贼,何其羞愧,幸得燕王仁慈、骠骑将军宽厚,给末将改过自新之机。

末将已经归顺了朝廷。前将军,您来晚一步,这雒阳已经重归大汉治下,不需要汉中王来光复了。你不会是想破坏讨仲联军的同盟之谊,开自相攻伐之首恶吧?”

还别说,雷薄此言一出,对于雒阳城内的守军士气,顿时就是一振。其实,早在数日之前,雷薄已经在持续跟袁绍军的密使接触了。只不过还在谈条件、谈投降之后的待遇,有些细节没敲定,普通士兵和基层军官们之前没得到消息,才有些人心惶惶。

袁绍为这事儿所派的使者是辛毗,此刻还在雒阳城中呢。主要其他袁绍帐下口才不错的谋士不是怕死就是脾气不好,不肯跟雷薄这种贼寇出身的将领谈判,觉得丢人。而辛毗在袁绍众谋士中比较功利主义,加上他也缺乏立功爬上去的机会,就揽了这个活。

雷薄和辛毗的谈判虽然还没彻底谈妥,但辛毗带给雷薄的条件中申明了有一点绝对不容含糊,那就是如果有第三方介入想要抢夺雒阳,雷薄必须立刻旗帜鲜明的亮明他是投靠了袁绍的。

否则,袁绍跟袁术的默契就作废了,给雷薄的优待条件也要重新商定,而刘备显然对于他这种贼寇出身的将领不会给太好的待遇。

这一点,雷薄心里当然也清楚,他知道袁绍讨袁术多多少少还有点不得已,两人毕竟是兄弟。袁术的将领能洗白归袁绍,待遇肯定比投刘备好。到了刘备那儿即使暂时官居原职,日子久了天下太平了,这些害民贼出身的将领还是会被清算的。

所以,刚才拖时间转移财产的同时,他也趁机派人给东边守虎牢关的下属送信,让他们别等谈判条件了,可以立刻打开虎牢关放颜良文丑进来。

颜良文丑从敌军变成友军之后,就彻底不怕关羽了,何况袁绍肯定还有其他后援。

……

站在关羽的立场上,当他听说雷薄居然“遥降”了袁绍,当然是颇为愤怒。

但因为他无权直接破坏外交关系,不把话说清楚他也不好直接动武,这时候谁先开火肯定是授人口实的。

关羽直接怒斥:“雷薄匹夫!你以为这种三岁小儿之言,就能诓骗于我么,袁绍军远在虎牢关外,你诈称投降,就想骗我不要攻城,让你为袁术再多拖延时间,痴心妄想!全军备战打造器械,后天攻城!”

他这么说,已经不指望直接迫降雷薄了,只是为了提振汉军方面的士气,让汉军士兵别相信他们是在跟曾经的友军打仗,而是依然在跟反贼打仗。

敌人性质的不同,对于己方作战时的士气也是有很大影响的。

双方剑拔弩张,就这样驻扎对峙了下来。

回营之后,随军谋士殷观立刻劝说:“前将军,敌人既然敢宣布投降了袁绍,多半是真跟袁绍的密使有过接触了。我们准备攻城武器至少也要两天,万一袁绍军到了,我们要撤退也不易,不如考虑一下退兵。”

关羽其实也知道殷观的说法是最稳妥的,现在立刻撤,肯定能撤走。但问题是三万大军奔袭二百多里地、回程又二百多里地,还是逆水行舟,还损耗了几十条船,人吃马嚼花销那么多物资,就直接一仗没打灰溜溜走了?

人都是不愿意舍弃沉没成本的,已经投下去的本钱输了,就容易红眼想翻盘。

何况是关羽这么傲气的人,要是雷薄真的只是诈称投降骗他的呢?被这么一骗就退兵,那就是天下笑柄了。

再说,留在雒阳以西,还能威胁函谷关和伊阙关的后方,不搏一把怎么知道能不能突破其中某些关。

关羽傲然道:“此言暂且休提,今夜先拿下河南县,驻兵夕阳亭,等斥候回报,再决定明天是打函谷还是伊阙侧后。”

殷观一听,总觉得有点不太吉利——当年董卓以并州牧身份屯兵河东时,被何进征召带兵进京,就是驻扎在夕阳亭,驻扎了好多天等到十常侍之乱才进的京。

关羽也驻夕阳亭,总觉得不吉利。不过谁让从河东带兵过来,正常行军路线就是会到这儿呢,殷观也没多说。

双方都在忐忑中渡过了一夜,第二天上午,之前派去伊阙关侦查的关羽军斥候回来了,回报说伊阙关守军众多,而且早有准备。

在龙门谷北端也挖了壕沟、用挖出的土夯实了一道关墙、上立尖桩,鹿角长堑层层叠叠,似是早就准备好了从南北两个方向上防御敌人的进攻,关内储备的物资应该也非常充足。

关羽还不死心,又等到午后,连更远一些的函谷关方向也传回情报,说敌人同样是在险关正反面都严阵以待。

要想拿下雄关,前后夹击当然是一种比较高效的战法,但问题是敌人早有准备、前后两侧都严密设防,这就需要时间慢慢啃了,任何一座雄关夹攻十几天才拿下都是正常的(只强攻一侧几个月都拿不下也正常)。

雷薄真投降袁绍的话,关羽没那么多时间,敌人的援军很快就到,到时候就别谈破任何一个关卡了。刘备阵营在河南尹周边战场的总兵力虽然不弱,但几部主力都被雄关隔断无法互相呼应援护,这一点非常吃亏。

而且雄关阻断的不仅仅是配合作战,更是阻断了军情信息传递。

伊阙对面的赵云根本就不知道关羽的处境,甚至都还没接到通报说关羽打到雒阳腹地了——赵云得等关羽出兵的奏表报到长安,刘备再从长安走武关道送到南阳,绕一个大圈子,时间延迟五六天都算短的了。

刘备阵营的地盘,都是西部山区为主,中条山、崤山、秦岭三道东西走向的崇山峻岭层层分割。东西六百里之间没有南北沟通的道路。

而袁绍的北中南三路却可以通过华北平原直接沟通,快马日行五百里不用绕路,所以在军情传递速率上,袁绍占了极大的便宜。

关羽筛选了一下,正准备移师南下,尝试攻打伊阙关背后,顺便继续观望战局随机应变,结果,终于有一个打破僵局的消息,让局势明朗起来了。

关羽往东撒出去的斥候,发现了颜良文丑的袁绍军,先锋距离雒阳已经只剩六七十里,后军主力距雒阳也不过一百里——虎牢关到雒阳直线距离是一百五十里。

昨天雷薄才派人去通知虎牢关开关放行,然后颜良文丑带兵入关,步兵行军慢,可不才走了五十里么,先锋骑兵走了大约七八十里。

关羽听闻后,不想再去南边的伏牛山区,以免被人堵在伊阙关附近的山区。他选择先迎击颜良文丑看看情况,如果能把如今剑拔弩张的外交过错推给对方,那就跟颜良文丑开战也无所谓!

反正他就是想求一场野战,避免死伤惨重的攻坚战。要是雷薄肯出城救援颜良文丑,那就更好了,可以在野战中削弱雷薄,免得他在雒阳这个坚固的乌龟壳里保存实力。

关羽做出这个“围点打援引诱敌人先开第一枪”的决策后,雷厉风行地吩咐:

“全军往东绕过雒阳城,前进到孟津、偃师!注意北侧要背靠黄河行军,不给敌军穿插包围我军的机会,篷车全部要随军带上,骑兵下马,把马匹让出来暂时拉车!

然后在偃师设阵阻拦颜良文丑,不能让他们抵达雒阳跟雷薄会师!不能让颜良文丑进城固守接管城防!”

命令下达后,关羽军全军改为往东移动,因为他们是跟颜良文丑相向而行,所以接近的速度越来越快,这才五月初七日傍晚,两军就在偃师附近遭遇了。

偃师这个位置,是洛水与黄河相距非常窄的一个点。洛水是在成皋汇入黄河的,而在成皋以东,只有偃师这儿两河相距最近。

偃师县辖区南北宽度不过十七八里,南边靠着洛水,北边就靠着黄河了,而且正好对着雒阳与河内郡之间的孟津渡口。所以关羽在这儿驻扎,无论是堵住东面虎牢关来的敌人,还是堵住北面从河内坐船到孟津上岸的敌人,都能胜任。

两军就这样在河洛之间严阵以待,关羽面朝东,左边黄河右边洛水。颜良文丑面朝西,左边洛水右边黄河,狭路相逢根本没有迂回的空间,剑拔弩张气氛非常紧张。

不过,毕竟大家都还是讨伐反贼袁术的,开打之前还是要嘴炮把罪责推给对方。颜良当即傲然提刀纵马出阵,让人叫骂归咎:

“关羽!雷薄已经归顺燕王与骠骑将军,河南尹全境都已反正重归朝廷。你身为前将军,居然枉杀无辜,侵略河阴、河南、偃师数县,残杀朝廷兵马,简直枉为汉臣!”

对面的关羽军也是义正词严斥责:“颜良匹夫!雷薄乃贼寇出身,自袁术逆贼窃据河南尹以来,此贼残害甚重。我不来时怎么不见他投降你们?可见是事穷诈降,要不就是袁绍与袁术暗中勾结!

袁氏反复无常,汉中王当年真是看错了,还指望弃瑕取用,如今看来,袁绍只会挟持燕王,胡作非为!”

“少废话!狗贼侵犯大汉疆界,还敢污蔑朝廷栋梁,受死!”颜良大喝一声,同时鼓舞身边士卒士气,宣布道,“关羽反贼,人人得而诛之!”

“挟君匹夫的家奴,受死!”关羽也不含糊,反正遭遇之前该动员的都动员了,将士们也知道是为什么而战,不会有心理负担。

最关键的是,关羽出发之前,也是得到过刘备的暗示回复,给过他这方面爆发冲突的外交授权的。

到了这份上,刘备袁绍联合讨贼的局面,已经彻底撕破脸了,没什么好演了,双方都能把开战的借口完美甩给对方。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