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笔趣阁 > 三国从忽悠刘备开始 > 第637章 憋出内伤的周瑜

第637章 憋出内伤的周瑜

五月二十七日,也就是黄盖、朱灵、路招等人刚刚被歼灭那天。

长江南岸、皖口下游百里外的南陵港水寨。周瑜和曹操水军主将于禁,这几天也不好过,正在度日如年地煎熬死守。

在水军不敢主动出击决战的情况下,只靠小部队依托一层层的水寨迟滞拖延、诱敌深入,本来就是一件很痛苦的事情。

于禁一开始就对周瑜的退让很不满,觉得这种退让拉扯没有意义,打得过就打,打不过就撤到江北。

靠后撤收缩能改变什么敌我力量对比?难道现在打不过的,后退几百里就打得过了?

为了这事儿,这几天周瑜没少耐着性子给这些北方来的将领讲解水战的战略拉扯原理:兵力弱的防守一方,如果没有把握,直接决战只会白给。

后撤的价值,在于在每个水寨里留下一部分可以放弃的战船、以及可以走陆路往纵深退却的士兵。只要这些水寨在坚守,就处处可以骚扰李素的后路。

这样,李素要么选择在每个被周瑜放弃的水寨前花三五天时间准备攻城器械、水陆并进攻破这些水寨,要么就得留下比水寨固守士兵更多的兵力封堵这些水寨进入长江航道的口子。

如果李素选择一个个攻寨,那周瑜留下的部队就果断在被登陆合围前往内陆支流后撤、再陆路翻山与主力会合。

这样一来进攻方越深入、背后留下的钉子越多、进攻方兵力分摊变弱的速度就会比防守方更快,防守方却能只放弃一部分不值钱的船、有生力量却可以重新集结。

一旦进攻方分兵过多、疲惫补给不畅,就是防守方弹性防御转入反击的时机。

更何况,周瑜早就想过要利用三伏天的炎热和东南风、台风削弱船只更高大、重心更不稳的李素水军。

现在拖都拖了,离入伏酷暑只剩最后七八天,再有两场雨下完,天气就对李素不利了。计划当然要执行到底,再放弃两层水寨、往后龟缩一下,时间就差不多拖够了。

所以,哪怕防守方每退一步都在略微失血,该退还是得退。这是死中求生,照做了还有一线生机,不照做直接白给。

(注:前文有书友质疑说周瑜没法利用台风天放火。我澄清一下,周瑜本来就没指望台风天放火。他是指望台风天把李素的大船吹翻。

历史上五牙战舰重心高抗浪性差,是最容易吹翻的船型,因为拍杆太重了,头重脚轻。重心比较低的艨艟斗舰,虽然船小但是更稳定。)

……

这些话,周瑜本不想解释,但谁让他得跟于禁联手,借重于禁的水军唇亡齿寒抱团取暖呢。

对于周瑜的解释,于禁开始倒也暂时勉强接受,但随着拖延迟滞战术进入第五天,于禁又一次不耐烦了。

他觉得南陵这边,也有可能被李素水陆夹攻,是否该考虑让李典带着陆军也往后退、进一步填补南陵港两翼的登陆场,防止李素分兵登陆、歼敌于滩头。同时,朱灵、路招迟迟没有后撤,也有点不对劲。

中午的时候,于禁终于沉不住气了,很没有礼貌的直冲进周瑜的中军大帐,直接摊牌:

“周都督!我军的朱灵、路招二位校尉派给你们,支援黄盖共同进退、留在虎林拖延李素骚扰后路,现在都好几天了。

咱一开始可是说好了的,如果李素分兵上岸围寨攻打,他们也在两天前就该弃寨走陆路后撤了!不会是黄盖求功冒险,迟迟不肯按计划执行吧!”

周瑜是人在矮檐下,自己兵力不足,只能受这种夹缝气,强忍着不甘对支援他的友军赔笑脸:

“于将军,您应该知道黄老将军是水战宿将,零陵人士,带水军十余年,他经验丰富,肯定会察觉危险的,没退却,说不定是真逮到了奇袭李素围堵部队的良机呢。只要上游稍有动静,时机合适,我一定全力接应,相助贵军全身而退。”

于禁很想骂骂咧咧几句,不过伸手不打笑脸人,周瑜那么诚恳,他也只好言语警告:

“反正如果这次出了事儿,你别指望下次咱再信你!你再要执行这种节节抵抗、分兵迟滞骚扰的战术,至少确保前一次留下来的断后骚扰部队真能安然撤退!

夏侯将军和曹将军把这几万水军托付给我,我就要对弟兄们负责!如今我家主公已经彻底肃清袁术军逃散的余党匪类,别处再无战事,已经受袁公委托,全权负责南线抗击刘备的战事。

我主受袁公邀请,带荀使君郭军师亲自带主力去许昌驻扎,听说高顺在宛城大肆扩军,我主要帮袁公协防颍川。另外,我主还派了谋士程仲德临时担任夏侯将军的随军参军、派满伯宁担任曹将军的参军。

这二位先生都是智谋深远之辈,他们到了之后,用兵战策还请周都督与我们好好协商、听取我军谋士的意见,哪怕是水战也是一样!别怪我无礼,周都督你水战虽强,可屡战屡败,足显疏于智谋!”

周瑜听了这一连番的警告,好悬没气死。

这世上居然有人喷他疏于智谋?!

他周瑜周公瑾还疏于智谋,天下还有几人算得上有智谋?程昱满宠就比他有智谋吗?

当然了,曹操因为南线支援孙权的人马略微受挫,信不过友军将领的智商,只信己方谋士,这没问题,是人之常情。哪怕周瑜智力比程昱高,曹操肯定是信程昱的。

但这样打人打脸,还是不能接受。

周瑜心中几乎怒不可遏:我是屡战屡败了几次!可你也不看看我的对手是谁!每次都是遇到李伯雅才败!要是天下随便换一个水军统帅,我周公瑾还没怕过谁!

太史慈甘宁周泰这些人,要是没有李素居中把握战略大局,就凭这些将才而非帅才,会是他周公瑾的对手么!

生不逢时啊!每次都踢到最硬的铁板上。

反正于禁的态度已经很明显:

如果留下断后的部队耽误了撤不回来,那下次你就稳稳地跟李素决战!你们吴人先上咱曹军打第二阵!要么咱就直接撤进濡须口,走濡须水回巢湖驻扎保存实力,不趟你们江南防区的泥潭了!

你周瑜愿意投曹、就放弃吴会跟着一起来、到曹公麾下做事,曹公肯定还是很欢迎的!

要是不愿意来,反正你主孙权已经是曹公的女婿了,你要自生自灭自己请便!反正曹公会守好女婿的江北淮南之地的!

……

周瑜花了整整一个下午的时间,稳住于禁。

可惜的是,无论他口头上保证得多好、画了多么完美的大饼、给于禁灌输使命愿景价值观,最后都敌不过事实的说服力。

因为傍晚时分,江面上的李素军队又耀武扬威地逼近了,一度让周瑜和于禁以为李素这是又要发动新一波的水上攻寨,纷纷亲自上敌楼观望、并且指挥水寨里的投石车和弩炮全部准备好,

连带着东吴人山寨版的、火药质量低劣、只能燃烧喷气不能爆炸的飞火神鸦,也全部准备就位,准备用床子弩发射攻击迫近的敌船。

还别说,就在这几天里,于禁也靠着“友军协同”,成为了曹军中第一个认识到这种火药兵器的高级将领,还近距离观察过样品和使用。

于禁当然也想把这项刘备据说去年就会了、周瑜则是刚刚才从哑弹仿制了个有形无神的东西,介绍给自己的主公曹操。不过于禁心里也清楚,这种东西在陆军作战中用处不大。

最多是秋燥无雨的季节,劫营的时候可以拿来放火,或者攻城的时候越过城墙焚烧城内民居制造混乱,别的实在没什么使用场景,野战是完全用不上的。

两军摆开架势之后,却没等来李素一方的攻击。李素军只是隔着三四百步之外,让五牙战舰一字排开,每条船头排列百人齐声呐喊,还用了木质的卷筒喇叭:

“周瑜小儿、于禁匹夫听着,你们留在虎林固守、想要骚扰我军后路的黄盖、朱灵、路招,昨晚半夜想要趁着天晴火攻我军突围,中了我军埋伏,已经全军覆没了!

周瑜火计冠天下!可惜只烧自己人!你以为等到三伏天、等到大风完全对你有利的日子,你就有机会翻盘么?别做梦了!李司空防火之能,天下无双,你不要蜀犬吠日、班门弄斧了!

怕你们不信,现在把黄盖将军身边的副将亲随,还有朱灵、路招二位校尉的被俘亲随,方几个回来,让你们知道真假!”

说着,李素一方的舰队,居然真放下了两条走舸,一条上全都是黄盖身边的亲信被俘人员,另一条是曹军被俘人员,俘虏都被缴械了,但是给他们发了船桨和摇橹,让他们自己划回去。

“这……这不可能!”周瑜面如死灰,如同见鬼,压根没想到李素是如何做到在江面上把黄盖几乎全歼的。

如果被歼灭了,肯定有走舸逃散出来的吧?长江那么宽阔,夜里不可能一条漏网之鱼都没有!

还是说,李素来得如此之快,他接到的报信,居然比逃散士卒顺流找大军主力归队还快。

于禁也是惊讶错愕:“周瑜?!你说过黄盖是积年水战宿将、哪怕是半年前的汉津之战,他被围敌后都翻大别山全师而退了!现在怎么会出这种事!我留给朱灵路招的五六千兵马就白死了么!”

周瑜口干舌燥:“冷静!你折了六千人,我折了一万人呢!再说还不一定呢,说不定是李素使诈动摇我军心。”

于禁往江面上一指:“放回来的被俘将士也有假?”

周瑜:“于将军!不管这些人有没有假!回来后一定要隔离开,我们对将士们就说这些是假的!不能动摇了军心!”

周瑜的内心,其实还在无比的错愕惊诧之中,但于禁那么慌乱,他只能强忍想要发泄情绪的冲动,把一切都憋到心里,先给友军吃定心丸。

周瑜心里苦啊,于禁狂躁有他设法安抚稳定军心,他自己心里狂躁都憋出内伤了,谁来劝劝他?

他觉得阵阵血压飙升,鼻腔里溢出鲜血,但他还得扭过脸去,不能让别人看到,偷偷用望楼上飘飞的战旗一角顺势一擦,假装什么都没发生。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