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笔趣阁 > 三国从忽悠刘备开始 > 第718章 神剧轻松做到的事情,李素花了十几年

第718章 神剧轻松做到的事情,李素花了十几年

视察完雒阳新区后,李素在心中估摸着,那地方要完成全部的地皮平整、分块,并把土路都修完,估计要到今年夏季农闲结束之后。

要把排水渠和其他配套做好,再简易圈一圈低矮的夯土城墙,估计得连冬天的农闲时间都用上。

所以大规模开始造房子,怎么也是明年的事儿了。好在他本来就不急,慢慢磨合基建团队,积攒技术经验,也挺不错。

而且这些技术一旦投入大规模应用,就肯定逃不脱技术扩散的命运。

毕竟建筑工程类的工匠不可能跟作坊里的工匠那样集中管理。这些人才都是流动人口,跟着项目工地走的,你也圈禁不起来。

好在袁绍和曹操都没什么机会大兴土木了,所以李素这两年再点起这方面的科技树,就算扩散了袁绍也没命去花。

曹操就算还有几年命,也没什么特别好的应用场景,就算扩散过去,曹操强行搞建设,刘备也可以当是为他建设的。

这些大型工程回本周期都很长,再快钱的工程没个十年八年根本收不回投入,曹操本钱砸下去,还没赚回来就灭了,岂不美哉。

所以,想学就学吧,李素不在乎。学好了怎么造新城市怎么挖运河,就当是为重新统一之后的大汉天下做贡献。

视察完雒阳新区,几天之后李素就踏上了南下宛城之路,继续他在这个春季农忙结束后的巡视。

……

三月下旬,李素首先到了宛城。荆州防御使高顺亲自出城数十里迎接,而且还带来了大量的部队,都是这两年募集的新兵为主,供李素顺便检阅,看看他的扩军成果。

刘备阵营去年扩军八万人,其中四万是从农户良家子里征集的新兵,还有四万是改造的战俘。

今年扩军十万,同样有七万的改造战俘,新募本地良家子反而减少到三万。另外还额外募集一部分差额,补足去年的战损。

如今已是三月底,除了今年的三万良家子,目前只征到一万,还差两万缺口。而战俘是早就到位的,冬天的时候就已经开始服苦役改造。

现在差不多都磨了性子、也感受到了刘备这边服役生活条件确实比袁绍和孙权那边好,人心渐渐收拢了,才正式成军。

所以,刘备阵营目前可以用于对外远征的机动部队总兵力(也就是不算只能内线防御作战的二线守城民兵),已经膨胀到了四十八万人左右,到夏天可以全部扩军完成,达到五十万。

当然,五十万人里,有二十万服役时间在两年以下,其中十万更是在一年以下,军事训练程度比较低。

走精兵路线的久战老兵,始终还是三十万左右。

这三十万里也有十万是五年以上的一**兵,跟着刘备从益州北伐关中前就一路打出来的,跟曾经西凉军生死搏杀过,见惯了生死鲜血,心理素质也极强。

剩下二十万分别有三到四年作战履历,总的扩军步伐始终是很稳扎稳打的。

扩军的练兵细节,其实李素也没什么好视察的,主要他也不懂这些古代的军纪训练和战术训练,放心交给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就好了。

而且以刘备阵营目前的军事科技优化,士兵也不是很需要战术和战纪的精炼。那些需要武艺的精锐兵种,比如陷阵营,从久战老兵里直接抽调就行。

新兵只要装备上灌钢锻造的四棱锥枪,超长枪杆,列阵捅刺,或者是装备神臂弩,有节奏地瞄准射击、或者听从指令覆盖射击,根本不需要多高的武艺,几个月就能练出来。

所以训练的关键是让士兵保持旺盛的士气,见过血,不怯战,保持无论面对什么情况都阵型严整不乱的纪律状态。

而军纪好不好,这个入门指标,李素这样的练兵外行也是看得出的——至少高顺手下这里十几万人,已经比原先的农民状态,或者是袁绍、孙策手下那些旧部队,有明显的不同了。

看上去部队行进非常整齐,也能做到队列机动基本令行禁止。哪怕有个别动作比较乱的,至少在听命令方面都做到了。

更重要的是,这些新军军容看起来就很整肃,气派气场就不一样,不是旧军队可比的。

李素来之前,也听诸葛亮和黄月英汇报过,知道这里面跟去年冬天之前,黄月英就落实发明的“缝纫机”有关。

李素去年就一直在督促这项制衣技术领域的革新。前几年这活儿不重要,主要是因为纺织品本来就没有过剩。

前几年,一套衣服的全产业链做下来,纺纱缫丝和织布环节的劳动强度比最后的裁缝要费力得多。

假设一套衣服从棉花或者蚕丝变成成品,前面面料制造要花上一个女工五十个时辰生产,最后裁缝全算上也就女工十几个时辰的劳动量。所以主要矛盾在前面,裁缝慢一点,不标准化,问题也不大。

不过,随着丝织品产业大量用上新式织锦机,尤其连带着最近三年,连棉布都开始用新式宽幅织机、水力纺纱。刘备辖区内凡是甬道新技术的地区,纺织业生产效率是普遍提高了两到三倍的。

这种情况下,或许一套衣服所需面料的劳动时间,也从五十个时辰降低到二十个时辰,而裁缝制作再花上十三四个时辰,就显得比较费事儿了。

初期的缝纫机械并不很难发明,所以早在去年,李素灭孙权江东之地的过程中,黄月英已经把手摇式缝纫机造出来了,后来还试制了脚踏式的。只不过机器的测试、推广、量产都需要时间,所以才是去年冬天才大规模投入商用。

手摇式缝纫机并不难造,不涉及工业革命,关键是把带缝线的轮子每一圈挂钩缝针的那个机构做精密就好,大致说个思路,工匠们自己调节挂钩结构总能试出来的。

按说脚踏式缝纫机比手摇式缝纫机更为先进——手摇式基本上最多做到女工手工缝针效率的五倍左右,没法加更快了,而脚踏式做得好,起码能比手工缝针快八到十倍甚至更快。

但是,李素看过黄月英当初发明出来的东西后,却选择了推广手摇式——主要是黄月英做出来的脚踏式,跟他印象里见过的差距很大,效率和稳定性也不太好。

这一点,80后人应该会比较容易理解——后世80后的朋友,应该小时候都见过家里有脚踏式缝纫机,老一辈的会称为“洋车”,那东西驱动缝纫转轮的动力,是靠一块往复运动的脚踩踏板来提供的。

说白了,这种做法需要一个“变往复运动为圆周运动”的机构,比如曲轴。而且需要一定的经验,最初几圈要停在一个比较适合发力的位置,才能比较容易踩动。

有些时候缝针停留的位置不好时,老一辈的家长踩缝纫机之前,还要手动摇一下台面上的轮子,给一个初速度惯性。

但是,李素搞工业八年多,至今其实一直没有在“变往复运动为圆周运动”的曲轴上,下多少工夫,做出来的曲轴精度和效率都不太行。

这也是因为李素不需要蒸汽机,也就不用精密曲轴——精密曲轴的诞生,最初就是为了把蒸汽机往复的活塞运动变成飞轮的圆周运动,而大部分做功环节需要的是圆周做功,这玩意儿在蒸汽机革命时才不得不造。

但水车做功,其实很多时候就是圆周运动带圆周运动,不存在圆周变往复、往复变圆周的麻烦事儿。所以曲轴精度和减租不够好,也就不奇怪了。

哪怕之前水车锻锤要用到“锤头往复运动”,那也不是靠曲轴做到的。

而是靠齿链和舵轮,控制锤柄的那个抬升舵轮转到一定角度后,卡不住锤柄了,导致锤柄自然翘起、锤头自然下落,整个过程其实是靠重力势能蓄能-自由落体两个环节完成做功的。

这样的工业基础下,黄月英一开始造出来的脚踏式缝纫机,也就不是李素想象中、前世小时候看到的一块踏板往复踩的,而是类似于自行车一样两块踏板圆周踩,才能通过皮带轮传动到缝纫轮上。

整架缝纫机的下半部分,反而像是一个健身用的固定式动感单车,工作的时候女工下半身会随着踩轮子左右摇晃,上半身干活拉布也就非常不稳,还容易被扎到手,所以李素就吩咐先别推广这种缝纫机,宁可用手摇的。

哪一年等解决了缝纫女工脚踩时上身跟着摇晃的问题,哪一年才能推广脚踏式。

这就得等诸葛亮闲下来之后,好好跟他老婆梳理一下,集中攻克曲轴精度和减阻的问题了。

但不管怎么说,暂时量产了结构最可靠最稳定的手摇式缝纫机后,哪怕效率提升倍数没那么夸张,但至少也是五倍速的提高。

原先一个女工工作十四个时辰可以裁缝一套军装,现在只要三个时辰。哪怕不熬夜加班,只在白天干活,一天也至少能做两件衣服。如果是夏天日照长,然后天一亮就干活,还能多干半件。

当然,做衣服速度的提升,不只有缝制环节的加速,裁剪环节也能提升。

李素本来觉得这个环节总耗时不多,也没刻意去安排任务。不过黄月英在自己鼓捣的时候,因为受到为雒阳新区营建而搞的“水力圆锯切割木材”启发,也想搞一个水力驱动裁衣服的。

但很快发现,布匹比木头软太多,在锯齿圆片面前很容易变形,所以反而无法切割。最后折腾了一番,改成两根粗糙钢丝反向对着拉,就可以起到剪刀的作用。

虽然雏形机器剪的速度不快,但好在可以一次性裁切很厚地一叠布料。这样一方面能节约在每一层布料上画线确认裁剪轨迹的麻烦,还能确保同一批布裁出来个个零部件尺寸都一致。

所以,尽管这个机器在初期阶段没提升多少生产速度,但至少让成品的次品率降低了一些,同一批尺寸的军服形状也都一样。对于民用家庭小规模做衣服没有帮助,但对于部队大规模量产军服、制服还是挺不错的。

这些措施都用上之后,才有了李素今天视察时看到的军容整肃状态,十几万人穿的衣服除了大中小几个规格不同外,其他版型衣型都是一样的,看上去就很整齐威武。

这种场景,后世李素看古装片的时候,倒是不觉得有什么问题,那是因为他后世看到的拍电影电视的场景,服装道具都是工业化大规模标准生产的,所以他习惯了“小兵的衣服都一个样”。

但实际上,自从穿越后至今这十几年,李素也算久经战阵,看到过各种各样的部队,实际上他压根儿就没见过军服规格高度统一的部队。

哪怕几万精锐大军往那儿一站,看起来都是七零八落的,军纪再严明的部队也一样,头盔铠甲也都是大小形状略有不同,这是手工业加工的必然缺陷。

现在经过这个新技术的整顿,总算是做到了让小兵军服规格严格统一的场景。

后世神剧片场轻易实现的基本操作,李素却花了多年才看到。

军容整齐的背后,至少还节约了数万农妇半年的劳作时间。这些节约下来的劳力,对于李素增加对南阳本地徭役的征发,也是一种补充,至少先减轻了百姓的其他负担,百姓被征时的怨言也就没那么猛烈。

……

视察完部队的军容之后,李素对高顺的工作大加赞赏,好生勉励了一番,还直白地跟高顺交底:在正面战场负责杀敌,固然是大功一件。

但是在后方稳固中路防线,同时让部队可以源源不断形成战斗力,这功劳也不比厮杀夺城小多少。关键是高顺这边的工作能够总结形成经验、推广,那就是功德一件。

未来就算不在地方上当防御使了,也好回朝廷到兵部任职,同时兼具文官武官的前途。

高顺对于司空的鼓励自然是感恩戴德,表示一定继续努力,绝不会因为这几年没有上战场就懈怠。

随后,他就安排车马,护送李素去博望县,视察运河工地的工作开展。

——

PS:过渡种田章节,流水账过一下,推进一下时间线。明天进入新一阶段的收割。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