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笔趣阁 > 三国从忽悠刘备开始 > 第760章 步子迈大了容易扯着单

第760章 步子迈大了容易扯着单

曹纯死后第二天,叶县下游的舞阳县,就遭到了高顺十几万大军的围攻。

舞阳小县存粮倒不是很多,十万左右。之前围攻叶县的乐进部三万人,前一天刚刚撤下来经过此地,还补给了一波,剩下的就更少了。

面对高顺忽然的虚张声势反攻,舞阳这种没什么防御工事的小城当然是直接弃了。城内曹军怕的是被各个击破,还不如全部撤到郾城。

走的时候,能带走的尽量带走,带不走的放把火,等诸葛亮接手之后慢慢救。

一切都跟关羽拿下襄城时很相似,唯一的区别是缺少一些肯弃暗投明的文官提前主动救火。

曹军的收缩,愈发坚定了诸葛亮的信心,他向高顺建议:“如今曹军不知我军虚实多寡,而且此前一个多月相持下来,我军游刃有余,如今曹操恐怕觉得我军之前都是在故意示弱。

所以,不管我们表现出有多少大军涌来,曹操多半会宁可信其有。甚至我们借机吹嘘说南阳运河其实已经修得差不多了,乱中都有人会信。

将军不如诈称大军三十万,与翼德一并急袭郾城,要断曹操水路的后路,让曹操不得不被调动起来,从定陵后撤到郾城。”

反正打几面张飞或者别的将领的旗号也不用什么成本,高顺就照着做了。

果然一两天之内,曹军一夜数惊,曹操拼命把定陵的物资军需和部队都顺流再往下游的郾城集中,唯恐乐进这边有失。

而诸葛亮还就真的按计划把他带的水陆两用大篷车从澧水北岸开上岸,走几十里陆路进了滍水,然后顺滍水去定陵。一路上同样是虚张声势,号称大军十余万,分路并进而来。

偏偏曹操这时候也确认了曹纯的死讯,还听说关羽那一路也有好几万甚至十万大军,或许是从汝水源头的鲁阳而来的。

曹操既心中大惊,又悲伤不已,正在多疑,不敢托大,只求最稳的打法。一番纠结后,他决定把定陵的物资尽量运空,如果有被围逼迫决战的风险,那就放弃,以主力全力收缩防守郾城。

曹操正在酝酿,时间也到了十二月下旬,偏偏这时候又有一条紧急消息传来,逼得他不得不立刻做了这个决断,不再纠结。

……

原来,早在近十天前,袁绍就已经死了(袁绍第二次被气中风彻底瘫痪后,又拖了一个多月死的,前文说过),只是曹操不知道情报,袁尚封锁了消息。

但是,就在最近,情况又有变故,三天前的十二月十八,位于青州州治、齐郡临淄县的袁谭,忽然收到了一封以他父亲袁绍名义发来的密令,说是袁绍觉得自己快不行了,想见一见长子最后一面。

袁谭得到家书命令后,直接傻眼了,他也知道父亲宠爱弟弟,而且父亲应该早就完全不能动弹了,想立遗嘱都没法立。这种时候来信,未必是父亲的意思。

至于书信的用印和笔迹就更不用说了,袁绍都一年多没亲自提笔写字了,袁谭认识父亲的字体,当然知道这次也不是父亲亲笔。

所以袁谭不能不怀疑,这是不是三弟想在父亲死前把他骗去邺城,然后假借父命夺去权力软禁起来。

甚至更恶毒揣测一点,都未必是父亲重病,而是已经病亡、但袁尚秘不发丧想稍微打个时间差拖一拖。

但有父命的大义名分,袁谭也不能不去,而且万一真是袁绍临终回心转意了,不去可就浪费了天赐良机。

思来想去,袁谭既想接班又怕被害,就想到带兵去邺城探病/奔丧。

但青州离邺城太远,如果一路走黄河北岸的话,他怕袁尚此前已经得了冀州牧的职权、在冀州势力庞大,半路上会阻挠。

所以袁谭准备带兵走河南、从曹操的辖区通过,到了延津之后再北渡黄河、在黎阳登陆,直奔邺城。

要实施这个计划,袁谭不得不先跟曹操通气,还希望曹操看在他父亲的份上,帮忙提供沿途军需和接应。

毕竟袁谭要赶时间,如果带着军队还自己运粮的话就太慢了,既然是在己方和盟军辖区内行军,能吃曹操的就吃曹操的。

于是乎,袁谭的请求,就在这种情况下送到了曹操手上。

得到这一消息之后,曹操也顾不得犹豫那些一城一地的得失和计算粮草问题了。

他当然是非常仗义地拿出了一个好叔叔该有的姿态,对袁谭的信使拍胸脯表示没问题,一切都有叔给你主持公道呢。

本初兄跟咱可是亲如手足兄弟、至爱亲朋。大侄儿的事儿,就跟我亲儿子的事儿差不多。咱不但给袁谭探望父亲病情的部队提供粮草,还可以派一些部队配合袁谭。

打发走了袁谭的人之后,曹操下令:“尽快把定陵剩下的粮草搬空,能运多少运多少去,从汝水转鸿沟到延津,支援袁谭!

不管关羽高顺诸葛亮到底有多少人马、眼下何处是虚何处是实,主攻的究竟是定陵还是郾城,反正我军都全力收缩到郾城固守相持!

定陵那边,留足撤运粮草的人手,还要把所有船只都留给他们,包括目前在郾城的船,也全部派去定陵。确保船只够一次性载走定陵全部人马。

一旦定陵的陆路各方向有被关羽诸葛亮彻底合围的趋势,那就让剩下负责抢运粮草的守兵全部一次性上船,走水路突围。

关羽翻桐柏山、平顶山而来,只有诸葛亮那种奇怪的水路两用车船,那东西运东西还行,水战是打不过的,所以不用担心定陵守军无法从河面突围。如果实在还是来不及运完,就一把火把定陵剩下的都烧了。”

曹操这是不管对方虚实,直接做个一刀两断,非常干脆。

郭嘉对于他这个判断也没有质疑。这确实是有可能增加物资损失的,但无疑也是保存部队有生力量的最安全最稳妥办法。

这也是曹操比袁绍和其他诸侯高明的地方,同样是一场诱敌示弱后的防守反击,袁绍当年在河内当断不断,舍不得这舍不得那,丢了足足十九万兵马。

而曹操虽然至今也总计折损了五万多人马,接近六万。二十万部队只剩十四万。但好歹是留下了七成主力。

刘备军内部有不少文武,对于这个战果也是不太满意的,主要是关羽和诸葛亮之前都是跟袁绍交手打包围歼灭战打顺手了,现在少赚都觉得自己亏了。

但凭心而论,这也是曹操的实力,以曹操的狡猾,确实只能做到这一步。而汉军消灭有生力量少,缴获的敌人来不及撤退的物资还是很多的。

遇到邱胖子型的油滑对手,无法确保歼灭他太多人,只能退求其次多缴获。

同理,曹操手下当初随军的军师郭嘉,并非智数不足。但是在绝对的力量对比剧变面前,郭嘉也能无奈,他能做什么?

他只能是帮曹操查漏补缺,把撤退过程中的演技工作做好,比如让曹操别拆投石机直接跑、甚至跑的当天还让投石机继续火力准备装作还要打,就是郭嘉的主意。确保撤得突然撤得出乎意料,不被关羽和诸葛亮撵上。其他郭嘉什么都做不了。

(注:别喷昆阳之战歼灭太少不够爽了,我不想自我重复。如果曹操跟袁绍一样菜,那虽然爽了,但是不符合历史,而且重复。我希望写出曹操虽然也败了,但是及时认清形势止损,知道胜败乃兵家常事,心态好,拿得起放得下,不怕“小亏但纯亏”。)

……

十二月二十四,袁谭从临淄起兵,开始西行,走到黄河南岸之后,就沿着黄河行军,迟迟不敢渡河到北岸、进入三弟的辖区。

曹操是二十六听说的袁谭启程消息,他本人也就在二十七这天离开郾城,让夏侯兄弟和李典乐进都好好防守,不可怠慢。

定陵的粮草算算日子没有半个月肯定是运不完的,毕竟那儿是当初围攻昆阳的出发阵地,一开始屯了近百万石粮草呢,吃了那么多运了一批走,还剩七八十万。

烧了又舍不得,运粮和撤退的任务被交给了乐进,乐进便定了个调子:

主公的指导思想肯定是要执行的,但具体烧余粮撤退的时机,要看战况。如果汉军没有截断汝水河道的威胁,就暂时不烧,再拖一拖。

可惜,乐进的小气,很快被对面的诸葛亮抓住了契机,诸葛亮抵达定陵后,确定敌军主力根本不敢反击,似是后方出事,惊弓之鸟只守不出、就想保存实力。

诸葛亮计上心来,吩咐直接在定陵以北快速挖掘一段只有几里长的阔渠,把汝水引到新渠里,甚至还勘测了地形,找到周遭地势低洼之处,想把上游来的汝水决口引入低地形成湖泊。

与此同时,诸葛亮还让人各种摇旗呐喊散布计划,强调他带了十几万在南阳挖久了运河的精兵,进度一日千里,定陵这地方已经到了汝颍平原,土质疏松,施工很快。

没四五天工夫,乐进前一波派去后方运粮的船队才刚刚打了一个来回呢,忽然发现汝水水位有些暂时下降,如果再降低几尺说不定就断流了。

毕竟汝水这一段是上游,刚从桐柏山和伏牛山之间流出来,水量不大。

而且冬天寒冷,降水以下雪为主,十二月下旬又是最冷的时候,雪不融化就没有源头河水补充,每年要到农历二月底三月初,化雪凌汛之后,才是丰水期。

乐进不知道诸葛亮是做了手脚,假装挖渠改道汝水、实则只挖了一点点,把汝水的部分水量引到低洼处蓄起来,毕竟乐进如今丝毫没有出城侦查的实力,城外十几里目力瞭望不到的地方发生了什么,他就一抹黑了。

乐进还真以为诸葛亮在南阳憋了两年大招、挖了那么久运河,总结出了什么别的快速施工的秘法,真能几天就让汝水改道。

这要是真到了改道的时候,他的船全部搁浅,还怎么从北城门的水门码头撤退去定陵?

乐进慌了,知道自己等不及了,随便放了一把火,趁着河水没枯直接带兵跑了,放弃定陵去郾城跟夏侯渊李典会师。

这也不怪乐进胆小,主要是定陵这边也缺乏军师谋士识破那些小动作。郭嘉被曹操留在郾城主持大局,不了解定陵前线的第一手情况。

而且就算郭嘉在,术业有专攻,他对于工程技术也是不了解的,诸葛亮挖了几年运河、到底把土工作业的速度提升到了多强,郭嘉也不知道呀。就算因此误判“诸葛亮真有本事数日之内让汝水改道不流经定陵北门”,也不是没可能的。

总而言之,曹军又被忽悠丢了一个据点。

高顺诸葛亮连忙引兵进城,而且是一进城就有备而来组织灭火,把乐进烧毁物资的损失降到最低。

面对胜局,诸葛亮跟高顺也是谈笑想得:

“拿下了定陵,总算是把襄城和其他汝水更上游、深入伏牛山的两个县,都水路连成一片了,各处的物资都能水路集结到后方的昆阳。

曹操虽然只损失了不到六万人断尾求生,但损失了那么大批物资,一两年内都无法在豫州组织起几十万人的反攻。他重新筹措军需都要时间,如此则南阳、昆阳无忧矣。

襄城、舞阳、定陵三处,总计得粮秣六七十万石,等于是明年大半年、昆阳这边的运河民夫士卒口粮都是曹操帮我们出了。

曹操走得那么快,说不定还有可能跟河北那边也有关系,估计是总算出事了。我们在这儿牵制敌军主力那么久,开春后车骑将军在燕代之地也能更有作为。”

再前面的郾城,既然有十万以上的大军死守,扎营呼应,关羽暂时也没有胃口。他们几个都知道敌人的决心,郾城这地方是不可能再让了。

毕竟关羽高顺诸葛亮这一路,已经打到了接近后世岳飞北伐巅峰时的程度了,就差一个郾城。郾城如果丢了汝颍流域的部队就能随便取许昌,再经许昌取陈留、大梁,整个魏地都完了。

当然现在还不是时候。毕竟高顺的部队还是花架子为主,之前五个县主要靠吓拿下的。真正的汉军精锐现在还是在河北张飞那儿。

而且现在是冬天最寒冷的时候,小幅度的短平快推进问题还不大,如果发动纵深三五百里以上的深入远征,冬季的严寒就会给进攻方严重的负面加成。

关羽和张飞都得停手等天气暖和起来,好在冬天也不是没事可做,虽然不能打仗,却可以做些温和的文治。

算算日子,历史的车轮将很快滚到章武四年(200),因为新年的关系。李素这个司空兼司隶、荆州总督也在年前回了一趟长安。这应该是朝廷在长安过的最后一个年了。

而李素之所以急着回去,是因为他的三十大寿很快就要到了,而因功加封丞相的日子也近在眼前了。

既然朝廷还在西都长安,李素当然免不了回长安受封。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