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笔趣阁 > 三国从忽悠刘备开始 > 第775章 他一直这么勇敢吗

第775章 他一直这么勇敢吗

话分两头,焦触、韩珩那边带着常山中山驻军回防幽州,毕竟还需要一段时间。

在这段时间差里,蓟县北部的燕山防线,显然得倚靠张南、王门这些将领顶住,把时间拖过去。

四月初八,徐晃和麹义突破涿鹿后,继续沿着桑干河东进,在初十抵达了上谷郡郡治沮阳。

上谷郡与隔壁的代郡相比,最惨的一点就是郡治直接建在了桑干河沿线,而不是选了险要的阴山、燕山隘口,压根儿躲不过沿河推进大军的兵锋。

后世上谷郡这片地方,最重要的城市,便是长城边塞的张家口,但是在东汉末年,张家口还叫广宁县,不是什么发达的地方,这个时代上谷的草原贸易还完全没起来。

张家口的崛起,主要靠后来明朝晋商、往草原走私禁售战略物资,才成长到完全体。

如今的上谷郡治沮阳,则是相当于后世的河北怀来。此地距离蓟县只剩二百五十里,距离燕山内长城大约一百里,距离阴山外长城的边关还有二百里,算是一个重要枢纽。

徐晃的部队抵达沮阳时,还以为要打一场大仗,至少该比之前经过桑干县和涿鹿县时激烈得多。这好歹也是汉军发动解放幽州以来,第一个要攻克的郡治级别城市。

但最后的结果,却让徐晃颇为意料之外、情理之中。

袁熙的守军,居然紧急撤走了沮阳城中的军队和青壮百姓,还运走了全部的军械和尽量多的粮草,剩下来不及运的粮草也全部烧光,一口都不给进攻的敌军留。

甚至,还组织了军队在走之前抢劫了一下百姓,显然是打算把走不动路、不得不留在沮阳城里的老人,也统统饿死,或者推给张飞的部队。

幽州军这么做倒也未必是本性残忍,而是他们知道既然要执行坚壁清野的政策,破坏撤退区粮食库存就成了重中之重。

这个具体命令也不是袁熙直接下达的,而是作为前方防区统筹的张南自行随机应变下的。

张南当年在刘虞手下平张举张纯时,就跟刘备不对付,刘备好几次让他抗压背锅、刘备自己却讨好上级邀功请功。

燕山阻击战的时候,张南的嫡系损失最惨,捞到的功劳却最少,都被刘备麾下的张飞赵云抢了。

最卑鄙的一次,张飞在突袭张纯时,还呐喊诈称自己是“渔阳都尉张南麾下别部司马张北”,简直是立功张飞立、仇恨值让张南拉。

刘备、焦触、张南三人,大家原本都是三郡都尉,刘备却踩着他们的脑袋往上爬,最后还升护乌桓校尉、度辽将军、辽东太守、镇西将军、汉中太守……一路飞升上去。

张南跟刘备、张飞积累了如此多的新仇旧怨,这次他当然是奔着斩杀张飞、报仇雪恨的心态来的。因此袁熙派他来居庸关堵张飞,张南才这么自告奋勇跃跃欲试。

而且焦触张南这两人早早身居高位,后来却升迁不快,难免觉得怀才不遇、自视甚高,这就有一股额外的迷之自信。

(注:《三国志》上焦触张南降曹后就没下文了,这两人迷之自信应该是真的。但《演义》里说他俩赤壁之战时主动争当水战先锋,焦触被韩当一枪刺死,张南被周泰一刀剁了,这都是编的。)

到了居庸关之后,他也是殚精竭虑无所不用其极,尽量恶心削弱张飞。

在张南看来,沮阳县百姓里那些已经老得不能纳税也走不动路的老头老太,哪怕都杀光也不可惜,这些人本来就不会为国家做贡献了。

何况现在不用他动手,他只要抢光这些老人的口粮,丢给张飞的部队,张飞不分出军粮接济,那这些老头老太就会自行饿死在张飞治下。

要是分粮食,张飞就会更快缺粮,后续四百多里来路上那些据点,断张飞粮道就见效更快。

……

徐晃轻轻松松杀进只有老弱病残的沮阳,眼见如此景象,也是颇为震惊。不过他倒是没空过问当地百姓情况,只能是不再搜刮当地人就是了(也搜刮不出东西)。

在战争状态下,同情百姓是来不及同情的,哪怕是历史上刘备救陶谦的徐州时,半路上“略得饥民数千人充军”,也只是说给那些徐州饥民一口饭吃,让他们临时充军打炮灰,干最危险的消耗战。

徐晃和麹义能做的,最多也就是如此,不可能无偿救济被敌人抢了粮食的百姓,最多是拿点粮食让要饿死的百姓去打前阵、担土挖壕填塞防守方的防御工事。

徐晃思索之后,也确实是这么决策的,设了一个价码,临时征兵,挖土填塞居庸关外的壕沟,肯来干这个活儿的,说明是真的被抢得一口饭都没得吃了,不干也会饿死。

不肯来应征的,那就说明他们肯定在张南实施焦土策略的时候,偷偷藏下了口粮,饿不死,才不屑于干。

这也算是用“市场的无形之手”,把需求最迫切的一批人筛选出来给饭吃,比全面救济压力要小得多,同样也不损名声。

而且好歹徐晃也执行了刘备阵营一贯的对敌占区百姓政策,没有嫌弃老头力气小来混饭吃,只要肯来都雇佣了担土填壕。

这也不是徐晃的本意,而是他知道皇帝的一贯要求,按照大领导的文件精神办事。

麹义的脾气比徐晃更臭,看到张南留下的惨状都忍不住破口大骂。

两天之内,把沮阳的烂摊子收拾干净后,确保了后勤道路畅通,徐晃和麹义继续进兵,很快在四月十五杀到了八达岭长城,杀到了居庸关下。

徐晃吩咐士兵摆开阵势,破坏外围防御工事设施,并且建立起攻城阵地、打造投石机和云梯冲车。

徐晃并不指望完全靠自己突破居庸关,毕竟战前的任务分派早就说好了的。但他得确保黏住这边的几万主力,保持压力让袁熙后方和其他方向都空虚,所以不演像一点不行。

四月二十日,外围的陷坑壕沟、拒马鹿角被初步破坏出一条通道后,徐晃就带着麹义,亲自到关外摆开阵势,擂鼓助阵,辱骂搦战。

不管张南是否出战,先把张南乃至袁熙祖宗十八代骂个狗血淋头总是不亏的。

能激怒守军出关野战那是最好。不出关也能打击敌人士气、揭露他们劣迹以略微动摇军心,还能拖延时间促使他们更加坚信张飞真的打算主攻居庸关。

毕竟你要是来了之后在那儿拖着看戏不真打,袁熙肯定会意识到有阴谋,会不会从其他方向另有奇袭。

徐晃来到关下后,先让麹义出去叫阵,顺便辱骂谴责袁熙残害百姓。

麹义本来就乐于如此,当下骂得不可开交:“城上将士听着!我乃原袁绍帐下左将军麹义!袁绍卑侮汉统,更兼无谋,累死三军,如今更是羞愧气死。

我尚且弃暗投明,尔等还跟着袁熙逆贼送死何益!城上贼将,狼性狗肺!为了坚壁清野,竟然残害沮阳百姓!

你们都是上谷士卒,难道在沮阳城里没有家人么!还跟着这种猪狗不如的贼将卖命作甚?早早弃暗投明,陛下宽仁,还能既往不咎!

陛下也是幽州人,是涿郡人。你们这些幽州兵,在袁家治下被冀州人欺压,还不趁机而起!城上狗贼,有种就出来与某决战!与张将军决战!”

还别说,麹义让无数骂阵手跟着这个套路骂,还真让居庸关上的守军都偃旗息鼓,一时不知如何回骂。毕竟麹义讲的都是真的。

这也不是麹义智商多高,能总结出有道理的说辞。这些话难度也不大,是之前几个县城一路劝降总结出来的。在实践中打磨,台词自然越来越雅俗共赏,效果明显。

城上张南一开始都不想搭理,看军心士气微微有些懈怠,他也顾不得了,亲自到城楼女墙垛堞之后,破口回骂:

“麹义你这背主匹夫!竟还有脸上阵?你爷爷张南在此!别以为你当年赢了公孙瓒,就能压过我们幽州军将领!

张飞小贼当年也不过是爷爷帐下狗一般的人,当年打张纯时,他还腆着脸诈称‘渔阳都尉张南帐下别部司马张北’,拿着爷爷的名头招摇撞骗,这笔债爷爷一直没跟他算呢!

让那狗东西自己出来跟爷答话!你们算个什么东西!他敢来,爷爷就清理门户跟他做个了断!你们还不配污了爷爷的镔铁长枪!”

张南这一番辱骂,别说还真就气势压了回来一点,至少幽州军将士一听自己家主将辈分这么高,当年是跟刘备平级、被刘备陷害才没快速高升,而张飞更是曾经冒认张南的属下偷偷出战。

这种黑历史一揭露出来,幽州将士心理优势马上就有一点了,张飞要是有能耐,当年干嘛要冒充张南将军的属下招摇撞骗呢?

看来关西伪朝的车骑将军,也不过如此啊。

麹义被这么一问,也愣了一下,没想到张南这么勇这么虎,居然说张飞敢亲自上阵,他也就应战出关单挑?!

早知道这样还让张飞去井陉口和常山郡绕后迂回个屁啊!直接来居庸关下把张南一矛刺死不好么?

当然了,冷静下来仔细想想,就算把张南一枪刺死,也拿不下居庸关。毕竟数万将士、长城雄关摆在那儿,哪里会因为斗将死个人就投了。

所以绕后奇袭还是不亏的。

只是眼下这问题,张飞不在,这个局可如何搪塞?张飞可不像是被人激将单挑不敢应战的人呐。

身在中军的徐晃,听说了前方的戏剧效果后,也带着亲卫骑兵拍马舞斧而来、呐喊救场:

“张南匹夫!原来是你个生逢乱世还当了十年都尉的不长进废物镇守此关!都说有些人日子都活到狗身上去了,说的就是你这种废物吧。车骑将军如今身份尊贵,你也配跟他动手?

河东徐晃在此!想斗将便下关,看我大斧取你狗头!要是能胜过我手中大斧,车骑将军自会应你挑战!决不食言!”

张南大怒,还真就自负勇武,骑上一匹高头大黑马,浑身披挂重铠,绰镔铁枪上马,带着百余骑开门出关挑战。

徐晃愕然,他是真没想到乱世持续了那么多年,诸侯之间打死打活到如今,还有那么轻易言勇的敌将。

这张南怎么活到今天的?

但徐晃也没时间多思考,策马挥斧应战。别说这张南也算是勇力之辈,力气确实很大,而且脾气暴躁刚勇。

徐晃与之奋战三十余合,一斧剁张南于马下。

居庸关上守城副将王门,简直不忍直视地捂脸,连忙吩咐弓弩射住阵脚,也不敢开城门放张南身边从骑回城了。张南身边的亲卫骑兵被砍杀了数十骑,就直接光棍地投降了徐晃。

不过好在居庸关倒是没有被闹剧般地拿下。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