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笔趣阁 > 三国从忽悠刘备开始 > 第797章 丞相无赫赫之功

第797章 丞相无赫赫之功

“以后真特么不能喝了,思想家的脑子怎么能被酒精浪费。”

次日醒来,李素觉得头疼未解,还没睁眼,就内心暗暗吐槽。

每次高谈阔论切磋、一旦想到什么惊天地泣鬼神的神论,都会被皇帝或者同僚拉着痛饮庆贺,这也受不了啊。

好在作为丞相,喝大了也有人搬回家,至少每天醒来还是在自己床上。

李素缓了缓神,手一紧,意识到手臂被压住了。他还没起身,旁边的女人们注意到他手动了,已经骨碌爬起来,伺候他更衣洗漱。

昨晚喝多了,当然也没有余力干别的,所以家中妾侍纯粹就是服侍他歇息,防止他酒后呕吐罢了。

这也是李府多年来的规矩,凡是李素喝醉酒,必须有人轮流值夜陪护,提防的就是呕吐后人没有及时醒来、导致吸入性肺炎。

“夫君身为丞相,真是操劳国事日理万机呢。昨日又是立了什么大功,让陛下拉着喝成这样。夫人派咱去接人的时候,甄贵妃也说了,说陛下也是喝得不少。”

周樱心疼地服侍李素漱口,一边埋怨。

又立了多大的功劳?重新稍稍改良了一下诸子百家哲学,算不算功劳?

李素觉得喉咙口鼻都舒坦了之后,这才长长舒了口气,吩咐周樱和大桥:“扶我去夫人房里,还有些腿软呢。”

李素最近两个多月都没怎么进蔡琰的屋,夫妻是分房睡的,当然这完全跟感情状态没有关系,纯粹是为了让蔡琰养生。

因为两个多月前,李素的第二个儿子出生了——正是去年下半年蔡琰怀上那个,当时还导致李素回长安受封丞相时,蔡琰身体不方便移动,都没带蔡琰,而是带的甄宓。

李素其实不是很在意妻子是否生第二个儿子。但他知道蔡邕的陈留郡公爵位,需要一个随母姓的外孙来继承。

如果蔡琰这次生不下儿子,那她将来还得再多受罪,好在是顺利生了,也算是解脱了痛苦。

李素也很干脆,给次子取小名的时候直接让他姓了蔡,至于大名,过几年再取。

古代妇人产后坐月子,也就个把月的时间。但李素希望妻子多歇歇,把身体充分养好,所以决定半年不碰她,再帮妻子安排点科学的康复训练。

当然这绝对不是为了李素自己,李素如今又不缺女色,他是真心希望自己的妻妾产后别长期显得憔悴。

蔡琰暂时处在分居倒也没什么,偏偏最近这段时间,甄宓也怀上了要单独养生,所以才导致李素每天只有周樱和大桥伺候。

其实想想也是很正常的,去年冬天回长安时,李素就带了甄宓,连续几个月密集没有别的女人,中招了也不奇怪。

甄宓是春天的时候中招的,如今九月份,已经快七个月了。想想其实还是挺有罪恶感的,毕竟到生下来的时候,甄宓都还差几个月才十八周岁呢,但愿不会造成健康负担。

现在李素是有一个长女六周岁半,一个儿子四周岁半,次子两个月。还有一个没生出来的未知。

此时此刻,李素提出要去蔡琰屋里,周樱下意识以为李素是忽然来了兴致要宠幸妻妾,连忙提醒他:

“夫君曾说……夫人半年之内,夫君若有临时起意、一时忘了,让妾等提醒夫君。妾并无他意。”

李素一愣,不由笑了:“想哪儿去了?哪有一大早白日宣淫的,我这是想起昨夜遗留的些许公务,可能要夫人操心。”

李素都做丞相了,他还不了解朝廷的办公流程么?昨夜跟刘备聊到的那些东西,刘备是不会放过的,肯定要形成书面文件、代表官方意识形态。

李素扯淡论证时很牛逼,但要他写成文章,还是欠了点火候,主要是论据的本土化改造不扎实,这就要妻子或者老丈人帮忙。

周樱和大桥这才放心,扶着李素去了蔡琰屋里。

……

蔡琰独居了两个月,每天只是吃饭的时候跟丈夫在一起聊聊。

此刻她正在屋里无聊看书,她这人不是很喜欢体育运动,即使夫君让侍女教她协助她运动,她还是能偷懒就偷懒,偶尔宁可看看书。

当然蔡琰的体质是怎么懒都胖不了的,脑力使用的热量消耗代谢太大,懒只会导致她肌肉孱弱,身体虚弱。

看到李素意外来她卧房,蔡琰还有些诧异:夫君不是说好了半年不进卧室,有事儿到书房谈的么?难道……

李素一开始还不好意思,怕妻子操劳,假装闲逛了几步,偷偷看了桌上的东西,发现是一本《理想国》,李素这才松了口气,没有了负罪感。

果然让她好好休息还在偷偷看书!那让妻子做点事儿就不算压榨了,反正她本来就闲不住非看书不可的!

蔡琰却是心中微微不安,还担心被丈夫发现自己偷偷看书,又要批评她不好好休息了。

“每天闲着无聊嘛,那些强身健体的太累人了。”蔡琰偷偷把《理想国》往袖子里一藏。

李素微笑道:“适度看书是好事,怎么会责怪夫人呢。要是实在无聊,今天开始就解禁吧,许夫人写字作画。阿桥,还不给夫人屋里送笔墨纸砚。”

李素后面半句话,是使唤大桥的。蔡琰听了,不由松了口气。

李素施施然坐下,跟蔡琰涎皮赖脸地商量:“正好有个文章,要劳动夫人了,名字已经想好了,就叫《儒法论衡》。

为夫近日忽然想写一个辨析孟子‘恻隐羞恶辞让是非’之心,荀子‘性无伪不能自美’,乃至韩非‘上古竞于道德、当今争于气力’这三方观点的文章,各自指出其中不足与误解。

只是咱的理论和观点,过于自成一家,缺乏论据,也言之无文。只好劳动夫人帮咱把引用西戎(希腊)的论据,多加修饰附会,顺便美其文,合其质。”

言之无文,行之不远嘛。

口头总结的东西,私下里说服刘备是可以的,要传之万世还是不行,得好好推敲。文质彬彬,然后君子。

蔡琰琢磨了一会儿,这才意识到自己又被利用了,娇嗔反抗:“好啊,你这是昨日酒宴上又跟陛下瞎吹牛,说了些不着边际的东西,要我给你圆回来?”

李素附在耳边低声说:“夫人再帮这一回,我奖励夫人以后不再纳妾。”

蔡琰一把推开李素,嘴上还是很硬:“你本来就不想再纳妾了!还能有更美貌的女子给你纳不成?

不过……那个事儿倒也确实有趣,值得一书。说说吧,昨晚怎么瞎吹的。”

李素就把他的观点原原本本又说了一遍。

蔡琰听了直摇头:“多了!驳杂不纯,反而不利于教化天下人。你引用那么多亚里士多德干嘛?难道还要那些博士都不如的寻常读书人先去看那么多铺垫之物、才能看你的《儒法论衡》?明明有更多似是而非的先秦诸子言论可以化用的……”

蔡琰嘴上这么打击,内心还是震撼的:夫君脑子里是真的有货,这种东西都能俯拾皆是、信手拈来,只可惜措辞不够雅致雄浑。

李素连忙撂挑子:“夫人说得是,那这事儿就夫人自行裁处吧。”

李素直接把“本土化改造”的工作一股脑儿丢给老婆。

“你给我回来!还没问清楚呢!这儿,还有这儿,你是怎么想到的……”

蔡琰一把揪住,很快进入了答辩的工作状态。

……

此后,李素着实花了两三天时间,跟妻子交代具体写书的事儿,也提前问对答辩了一番,把不够自洽的地方堵了。

然后,李素总算是甩开手,可以回到原本的工作节奏中去。

与此同时,这三天里,刚到雒阳不久的刘备,也是先把那天跟李素请教的军务部署安排下去。

刘备对河内、并州方向的作战部队的指令,大致是这样的:

首先,关羽原先一直是统领河东、并州方面部队的,只是去年年底的时候为了昆阳之战等一系列防守反击,才跟张飞调换了防区。

现在张飞已经深入幽州,并州和河东、河内的兵力都重新变得空虚起来了,只有维持守势所需的必要部队,分兵把守各处险要隘口,不足以发动反击。所以,刘备紧急把关羽重新从南阳调回河内方向,至于部队,可以少抽调一些。

而南阳方向留下一个高顺就足够了。这些年下来,高顺也早已历练为名将之才,可以独当一面,即使明年春耕后要发动进攻,他也可以胜任。

同时,刘备给关羽等人的命令,是择机行事,如果确实有敌人兵力虚弱的破绽可以抓,那就果断出击,但应当以“占据险要”为原则。

也就是别随随便便深入冀州平原深处腹地、占领那些可能会形成孤悬突出部的城池,而是依然要充分利用太行山等地利。

举个最简单的例子,袁尚在邺城以西也不是完全没有设防,壶关陉上就还有营寨关隘,太行山区进入河北平原的出口,依然是在袁家手上。

同理之前刘备军收复的河内郡也不是全部县都到手了,汲县(今新乡)、卫辉这些黑山余脉上的险要县城,至今也是被袁尚或者曹操卡住的。刘备之所以无法直接从河内进攻邺城所在的魏郡,这些黑山险阻同样是一个主要麻烦。

关羽要动手,就先把这些外围险阻全部剥离了。同时过程中必须打出明确的外交态度:袁绍和曹操都是国贼,咱就是去讨伐国贼的,任何时候都不存在联合一个国贼打击另一个国贼。

即使因此导致袁尚撑着最后一口气提前降曹了,刘备也无所谓,大不了你们一起上好了,咱今年冬天不要这些小便宜了!

不谈判,不承诺,遇到谁打谁,咱为国除贼自己打自己的,跟袁曹内讧没关系。

这个姿态和大义制高点一定要占住,地皮能稍微弄点就弄点,咱不急。

把这一切交代清楚之后,刘备就放心了,前线具体找机会的事儿是将领们要操心的,他只要抓住纲领就好。

……

随后,刘备就忙里偷闲,趁着这几天把皇宫和雒阳城里到处巡视一遍。雒阳城那么大,光是皇宫全走一遍就不止三天了。

刘备对皇宫和市容非常满意,他知道这也是李素和诸葛亮师徒这两年来的政绩之一。

因为还有太多新鲜的东西没看完,加上知道李素在忙官方意识形态的事儿,刘备也不急,反正都不打算冬天扩大用兵了。

巡视完皇宫之后,刘备还花了两天视察偃师以东的雒阳新区。

新区扩建工作很顺利,今年已经有了第一批工商界的定居者被移过去置业了。

主要是各行各业的工场主、尤其是经营水力碾米磨面、木材加工、纺织行业的,还有做往来运输贸易的商人。

还有就是给这些大工场主大商人提供生活配套服务的、当地的农业庄园主。至于其他人员,将来慢慢按计划移就可以了。

雒阳旧城里很多贫民窟和脏乱差的手工业工坊区,因为彻底腾了出来,就拆掉重建、重新规划公共配套,看起来市容一新,已经做好了迎接百官重新移居回来的准备。

李素和诸葛亮这两年在雒阳周边,主要就是四大日常民政工作,除了修城建新区,就剩挖运河、造新的贡院办科举、然后继续推进战争国债。

如今九月过半,新城进度很顺利。

南阳运河方面,原计划明年春耕之后那个初夏农闲季节才能彻底修好,但实际上加快了工期,争取今年冬天就能修好,也算是一个喜讯了——

之所以加快,也要拜曹操所赐,他去年年底发动昆阳之战时,被关羽、诸葛亮反推了,还夺取了定陵、襄城等处前进基地的一大批军需存粮。

诸葛亮在昆阳的施工人员,有一小部分粮食供应可以依赖曹操这个运输大队长供养,自然能动员更多的人手、重新部署调整施工计划,这才快了两个月工期。

等于是曹操横征暴敛高税率屯田、得来的口粮却帮刘备修了运河。

明年春耕之后,从荆州南阳郡出发的中路主力,就可以丝毫不担心后勤补给问题,直扑豫州平原。

至于今年的北场科举,毕竟考试的日日还没到,但也快了。硬件和制度准备工作可谓非常充分,想必会一切顺利,无须赘述。

毕圭苑遗址改建的新雒阳贡院,已经把考场、号房都造好了,基本生活配套也还行,给考生洗澡更衣的区域,暂时只修了淋浴功能。

至于别的高端一点的保障,大概还要一两年时间。

这也不能嫌慢,原本罗马的卡拉卡拉皇帝,修卡拉卡拉大浴室可是修了六年呢,李素这儿三四年能修完已经是加速了,现在才第二年。

这个已经可以算是“大汉速度”,彰显大汉的国家动员调度力量超过罗马。

另外,最后的“章武四年工商税债券认购”,倒是有点小波折,但据说最近也有被克服,刘备准备有时间再好好了解一下。

——

PS:毕竟李素大半年时间线没出场了,需要一些转场流水账,简述一下张飞赵云打幽州的同时,李素忙了点什么政绩。就不展开写了,否则时间线还要往回倒,麻烦,大家看着也不连贯。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