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笔趣阁 > 三国从忽悠刘备开始 > 第818章 帕提亚式铁骑初战

第818章 帕提亚式铁骑初战

“不要慌乱!我军背后靠着壕壁,曹贼骑兵不可能攻我背后,只要挡住正面就行!枪阵不能乱!两翼要提防曹军骑兵下壕后横向冲杀!

连弩布置到阵地两翼,随时准备对左右侧射!撑住两盏茶,黄老将军的后续骑兵就会赶到的!撑住半刻钟,陛下的大军也会来增援的!”

随着乐进的骑兵被拖住,还不信邪地尝试了从各个方向围殴陈到的工兵营,却仓促不能得手后,汉军工兵营的士气居然有所稳固。

尤其是陈到身先士卒,也下马躲在壕沟里,扛着长兵器挥舞厮杀,还不停出言鼓舞士卒,大伙儿都意识到这不过是暂时的劣势,乐进不可能很快歼灭他们!

尤其是一些不长眼的曹军虎豹骑,眼看着汉军工兵居然在被四面合围的情况下还不立刻溃散,少数好勇斗狠的虎豹骑觉得自己的尊严受到了挑衅,居然冒险从壕沟陡坡一侧直接往下跳,还在空中胡乱砍杀。

不过还真别说,这些悍不畏死的愣头青,确实给陈到部造成了相当的损失,毕竟连人带马好几百斤,从一丈多高的天上跳下来砸进坑里,只要被砸中压都能压死好几个长枪兵或者弩兵。

在滞空下坠的那一两秒钟里,如果再疯狂挥舞兵器砍杀发挥余热,一个虎豹骑砍死五个汉军工兵后才被捅成刺猬,也是不奇怪的。

好在这样上头暴怒的虎豹骑终究是少数,敢用跳楼式决死攻击的死士,一共也就几十个,都是不拿命当命。这些个例在零星乱杀了百余个汉军工兵后,全部被汉军乱枪捅死扑灭,重新维持住了阵列。

乐进也在逡巡骑射、侧向往复冲阵,也试图抓住这点机会,但始终被迟滞阻挡、被不够开阔的地形扯了后腿,未能克尽全功。

乐进被拖住的这么一盏茶工夫,战场的另一侧已经出现了巨大的变故。

……

黄忠在放弃了阵地固守、放弃了对陈到全程保护的义务之后,就立刻进入了放飞自我的状态。

他不是纠结之人,他知道要对得起陈到的信任,最好的做法就是尽快撕扯击溃一股曹军骑兵,彻底凿穿,然后再返身杀回。

铁骑兵是不能失去速度陷入肉搏的,必须始终冲起来!

所以在黄忠果断往左展开冲锋后,不过数十息的时间,他就跟曹军最薄弱的史涣部骑兵迎头装上了。

史涣也挺意外的,他以为黄忠只有六七百铁骑,会选择先收缩回去,往后方逃以图跟友军会合、等人多了再返身杀回。

今天曹军派出来的最初这三股骑兵,总共加起来也有过万了,乐进那儿最多,但史涣这边好歹两三千人还是有的。他是真没想到黄忠六七百人就敢直接反冲。

悲催的是,史涣都没多少时间来想不通了,因为他很快愕然发现,自己按照乐将军交代的战术,以骑弓覆盖敌军的马匹,两千多人盯着六七百射,在接敌前的三轮箭雨中,黄忠队压根儿就没倒下几个。

“黄忠的铁骑什么时候连马匹都能完全防护骑弓的箭矢了?这不可能!之前虎豹骑在曹纯将军率领下时,也是跟刘备的铁骑交战过的!

袁绍那儿投降过来的张郃将军也介绍过经验,哪怕是赵云马超的骑兵,也不可能做到让战马完全防箭,最多是马脖子上装胸兜马铠!”

史涣哪里知道,汉军是今年又升级了装备,不但人有铁甲,连马匹都换上了帕提亚铁甲骑兵式样的悬挂铁甲,正面连马膝盖都能防护。

只有战马膝盖以下一截小腿,因为太靠近地面、怕铁铠悬挂得太低摩擦到障碍物,才不得不放弃防护。

史涣的骑兵要是有这个箭术、能专挑马蹄子射,那还是有希望让黄忠人仰马翻的,可惜没这个本事。

黄忠很快冲到了面前,直接如同热钢刀扎进牛油块一样,把史涣的骑兵队形撕扯开来。

“贼将受死!”黄忠大刀翻飞,狂猛冲杀,就盯着曹军有旗帜的方向滚滚砍杀。

毕竟这种乱战也不是斗将,史涣并不会亮明身份,黄忠要斩将速战速决,就只能是朝着旗子多的地方砍。

再说了,退一万步,就算史涣报了名号,黄忠也不认得啊,这算什么无名下将嘛。

这还真不是侮辱他,毕竟哪怕是站上帝视角的人,也没几个听说过史涣这种垃圾的名字。能记住的基本上都是高级三国迷了。

黄忠在极短的时间内就砍到曹军三四面旗帜,杀执旗官兵十余人,包括数名军司马、牙门督级别的中层军官。

黄忠麾下的铁骑,也是左冲右突,疯狂乱搅,正面曹军无不血肉成泥,一时竟不能挡。

铁骑兵的爆发力实在是太过恐怖,第一波接敌时只能是碾压。哪怕铁骑兵一方人数太少,那人多的敌方也只能是先消耗,利用铁骑体力下降过快的劣势,拖住进入疲劳战,才有翻盘的机会。

可惜以黄忠丰富的战场经验和嗅觉,他当然不会给这种机会。

黄忠并不算顶级的骑兵军官,在刘备阵营,要论大规模骑兵决战,马超赵云绝对是第一梯队的。

不过黄忠在这方面和关羽很相似,那就是这两人虽然不是最顶级的骑兵大军团决战大师,却绝对是顶级的斩首行动大师。

要论带一小撮精锐骑兵、靠爆发力突阵斩将,他们的实力甚至在马超赵云之上——注意不是单挑斗将,而是在乱战中突击撕开口子斩将。

赵云马超也是会斩将的,但他们更多是一线平推过去、随机应变见谁杀谁,你让他孤注一掷专门盯着谁斩首,他们还真不一定干得好这种差事。

而年纪大的人,耐力和持久力会衰弱,这是不可避免的,但爆发力的衰弱就没有耐力那么明显了。黄忠和关羽显然都很精于此道。

史涣就这么稀里糊涂地仅仅多坚持了数十息的时间,而且这种“坚持”还是建立在黄忠没找到他的基础上,而非已经跟黄忠交上手之后、靠个人武艺抵挡。

如果真要算黄忠出现在史涣面前之后、到结束战斗所需的时间,那就只能算一瞬间了,一招就秒了,胜之不武。

黄忠继续爆发冲杀,把史涣的骑兵杀散,短短半盏茶工夫,估计斩杀了超过五百曹军骑兵,击坠马下就更不计其数了。

虽然剩下的这部分曹军骑兵还是有可能缓过神来、重新组织队形围攻,但黄忠只要争取到时间差就够了。黄忠看左翼曹军骑兵稍退,立刻拨转马头,号令全部骑兵返身冲杀许褚。

而这时,乐进那边也意识到陈到的工兵战意很坚定,不是被包围就会军心崩溃乱逃的,眼看史涣被斩,他也只好脱离接触试图全力跟许褚围攻黄忠。

战场的更西侧,刘备军的快速反应骑兵,也已经完成了集结,陆续往这边杀来了。

至少有三四千的汉军弓骑,和额外一千多铁骑,全部投了上来。

刘备很慷慨,他自己身边也只留了不到两千骑作为最后的预备队护卫,轻骑一千多,铁骑数百。

黄忠也知道援军马上赶到战场,越打越有信心,直接跟许褚军乱战绞杀在一起。

因为两军是在黎明时分开战的,所以视野也不是很好,都是乱战,遇到什么敌人就杀什么敌人,很难很远就认准了一个目标咬死。

所以黄忠和许褚也并非捉对厮杀,只是冲杀之间错马而过、飞速交换了数招,随后就要面对无穷无尽的敌军杂兵。

许褚势大力沉,使用的大刀分量尚在黄忠之上,以他这样的猛将重兵器砍杀,敌军骑兵有没有板甲护身其实毫无差别。

只要被许褚砍中了,哪怕是砍在板甲最厚实的地方,无法彻底破甲,那也至少是砍一道裂痕、钢铁被砸凹陷进去半尺,至于骑兵的血肉之躯,铁定是内脏震碎、瞬间呕血身亡。

不过许褚身边的曹军普通骑兵就没那么轻松了,跟人马俱覆铁甲的敌人对冲,很快付出了相当的伤亡。许褚自己虽然奋力砸死了十余骑,却也开始气喘吁吁。

一番绞杀乱战之后,随着东边天边第一缕初升的朝阳露出,天色也微微放亮,远处的刘备军骑兵主力,眼看就要进入战场了,许褚极为焦急,很想立刻将黄忠斩于马下。

好在随着视野变好,许褚也重新确定了黄忠的位置,很默契地跟着乐进,还有杂将王忠等人朝着黄忠围杀过去。

殊不知,对面的黄忠也是心中窃喜:太阳总算升起来了!视野又变好了!他可以不用当“射声校尉”了。

与此同时,他眼看许褚乐进王忠要把他围在垓心,黄忠心生一计,立刻拨马往回冲杀,口中大喊:“将士们随我往西冲杀!与主力会合回头再战!”

许褚越发焦急:好不容易趁你落单,身边只有六七百人,血腥搏战绞杀了那么久,付出了数倍以上的伤亡,才啃死那么点全身铁甲的汉军骑兵,哪能让你再跟主力会合?

许褚大开大阖狂吼猛叫地舞刀冲锋,也不顾跟乐进、王忠之间的队形稍稍拉脱节了一些。

黄忠背后看得亲切,还故意调整马头方向,尽量跟许褚在一条平行线上奔驰,让双方的相对角速度降低到几乎为零——

这一点,普通人或许听不懂,但玩过吃鸡《开车与射杀》模式的玩家,肯定不会陌生。

凡是有过打吃鸡时开车切副驾驶位、回头扫射开车追你的敌人的经历的,都知道,双方车子相对速度相对方向一样的时候,是最容易命中的,都不用拉枪跟枪。

骑马也是一个道理。

今天的许褚没有卸甲,黄忠就凭感觉飞速回身,朝着许褚的咽喉就是一箭,毕竟只有脸和脖子是完全没有防护的。

许褚因为之前一直没被精确狙击,此前交战中双方就算骑弓对射,也都是视野不好、听声辨位射个大概。

这一变故来得太过突然,许褚双臂高举还在舞刀状态,兵器沉重根本来不及下压格架,连连全力低头,依然被原本瞄着脖子的箭,射中了鼻尖和上唇。

强弓劲矢削掉了半个鼻尖,随后把上唇人中位置的皮肉直接射断、再扎进上颚牙床,硬生生射掉两颗门牙。

多亏了门牙的阻挡,才避免了直接被爆头穿后脑而过。饶是如此,箭矢还是在舌头上割断了一个半寸宽的口子,扎在下颚上才被骨头挡住。

许褚发出一声压抑的惨嗥,如巨鲸喷水、恶龙吐火一般,口中血如泉涌,随着声浪喷洒而出。旁边的曹军将士无不胆寒。

黄忠一击得手,也不跑了,提前整队再次返身冲杀,汉军骑兵的生力军也加入了战斗,把曹军全部推回防线。后军姗姗来迟的汉军步兵也不示弱,陆续自发发起了冲锋,对着前些日子砸出残破口子的曹军防线四处进攻。

就算夺不下后续几道防线,能逼着曹军打一场大规模的全面野战,也是划算的。仗打到这种乱战的局面,战前的参谋计划方案早就丢到脑后了。

而为了接应明显无法继续支撑的骑兵部队回撤,曹军也只好打成了添油战术,让己方的步兵长枪方阵也是按原计划追击出防线,试图堵住汉军的骑兵追击。

好在曹军两个本家将领夏侯尚夏侯徳用命,他们正是负责指挥曹军接应枪阵的,在他们的努力下,乐进许褚才得以撤下来。

黄忠、陈到、廖化一起冲杀,后面的高顺也大军压上,双方展开了血腥惨烈的绞肉厮杀。

乱战之中,黄忠斩了王忠,又射杀夏侯尚,陈到刺杀了夏侯徳,把曹军杀得七零八落,全部逼回防线。

汉军攻势依然不减,在后方观察战局提供参谋意见的诸葛亮,这时也顾不上陈到的工兵部队此前尚未充分部署、火力准备不足,也直接请刘备下令总攻。

陈到的工兵部队堪称此战表现最佳,立刻切换角色,开始接应后方的神臂弩兵压上投入,进入横向堑壕、按预先的望楼观测结果、盲射抛射覆盖压制曹军后续预备队的投入。

郭嘉安排的交通壕,倒是起到了一定的防护作用。让诸葛亮在进攻方Z型壕里埋伏的火力,对曹军陆续投入预备队的屠戮效率大大降低了。

可即使是面临这样的远程火力输出减益,因为曹军正面士气的普遍低落、将领折损,打硬碰硬的堵口绞肉战,曹军还是渐渐不支。

郭嘉在后方指挥拼命堵漏,依然一筹莫展。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